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四十七章 大战开始

  看着周断塞到自己手里的东西,犬冢锐陷入了巨大的纠结之中,一方面自己手里的药剂太狠了,而另一方面,夜叉丸远处传来的痛苦嚎叫实在是让犬冢锐心痛不已,但好在,还是有一个一直在暗中观察的人,帮犬冢锐解了围:
  “周断,停手吧,利用职务之便指派你们,这次事情是犬冢锐做的不对,回去我会好好教育他的,夜叉丸被搞得这么惨,你也该解气了吧,停手吧,夜间纠察队已经在往这边赶了!”
  作为一个将周断故意安排在犬冢锐手下,并且一直暗中监视的存在,犬冢烬一直处于一种极其蛋疼的状态:
  虽然白狼丸的事情木叶警卫队因为三代的施压,一直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但是能做出来拔狗毛这种不着调的事情的,想都不用想,那肯定是在村子里臭名昭著的周断!
  在拿到了周断在一乐拉面使用过后的筷子后,族长犬冢獠将其放到了白狼丸的鼻子前,白狼丸当时眼泪就下来了!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都是一个村子的忍者,关键是族长和旗木朔茂的交情虽然说不上特别好,但也不差,更关键的是旗木朔茂是村子里的核心、顶梁柱一般的存在。
  而旗木周断的行为往小了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小屁孩剃了自己家的狗毛,而且在药剂的作用下,白狼丸的毛很快又长回来了!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但是但凡和白狼丸亲近的犬冢一族的族人都受不了这个,所以在前线接到消息后的犬冢烬得知了消息后,才故意把周断分配到了同样得知了消息的犬冢锐的手下。
  犬冢烬的想法是好的,你周断剃白狼丸的毛,我就好好的收拾收拾你,我也不过于难为你,出出气就好,大家都是木叶的权利核心,一般纠察队的忍者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样,就算是旗木朔茂都说不出什么。
  但是万万没想到啊,犬冢烬感叹着旗木朔茂自己不简单,这收来的养子也是更厉害,一个下忍就能让身为上忍的犬冢锐绝望的哭爹喊娘,看来这复仇的事情也只能永远的埋在心里了!
  “行了,小子,别这么不情不愿的!”
  犬冢烬看着还有些磨蹭的周断,头疼的揉了揉脑袋:
  “我可是派人监视了你们一天了,那个排污池你们不到半个小时就解决了,剩下的时间可都是在想怎么对付犬冢锐了!
  我就不明白了,旗木朔茂大人可是光明磊落到了极点的人物,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个阴险狡诈的小子当了养子?”
  “犬冢烬大人,你公然侮辱我为一个阴险狡诈的小人,这是对我的极大污蔑,而且,你居然还承认了对我使用监视手段,这件事情我会如实上报木叶,但是嘛……”
  周断向着犬冢烬伸出了手,做出了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
  “如果你免费送我一些好处,这些话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听见!”
  “目前前线调动频繁,不能轻易调换小队……”
  犬冢烬明显无视了周断的话:
  “你们还是归犬冢锐负责,别的不说,这小子公私还是分的很明白的,而且,相信他经过了今天的事情,应该也不会再找你们麻烦了,犬冢锐,你别拿这种眼神看我,自己事情没办明白,后果得自己承担!”
  话说完,犬冢烬也不等其他人有什么表情,照着犬冢锐的后脑勺狠狠的锤了一拳。闪身离开了这里!
  …………
  “上了战场别第一时间冲上去,我们与砂忍交战的地点是一片开阔地,双方忍者会在交战前使用大范围忍术对轰一阵。
  这个时候,你们要做的不是无脑往前冲,而是尽量躲避,保护好自己,双方忍者会有专门的突击忍者第一时间冲上战场交锋,你们要做的是看准时机跟随大部队杀敌……”
  “冲锋时,尽量走前面忍者走过的区域,虽然这么说有点不负责任,但你们是实力很强的下忍,活下去才能给敌人造成更大的伤害……”
  “我知道你们有过越级击杀中忍的实力,但你满还是尽量不要越级挑战,得不偿失,尽量保留实力,击杀更多下忍……”
  “上忍或中忍的残血敌人尽量不要补刀,毕竟是高级忍者,肯定都会藏一手,兴许你们会被这一手灭的灰都不剩……”
  “记住,在战场上,除非你有着顶级上忍的实力,否则尽量不要太张扬,你很可能会成为被集火攻击的对象!”
  犬冢烬说的没有错,犬冢锐还是一个非常称职的队长,私事是私事,公事是公事,分的十分明白,两天过去了,犬冢锐并没有因为那天周断的所作所为再给周断下绊子。
  当然,也不排除这货被周断不要脸的下黑手给弄怕了,虽然说的内容大部分周断都知道,但还是给周断补全了不少战场知识以及砂忍新推出使用的陷阱战术等等。
  “旗木周断、波风水门、千手绳树、日向百掌,战场要点我也说的差不多了,对于你们,我再提最后一点……”
  犬冢锐认真的看着四个人:
  “战场对于忍者的影响非常之大,哪怕战前准备的再充分,上了战场就会被影响,兴许是懦弱的躲在一边,兴许是热血沸腾不要命的想敌人冲刺。
  但对于第一次上战场的忍者,最多的还是在交锋的一瞬间就被冲开,和自己的小队分开,这是非常危险的处境,我希望你们能有自己的预案,被分开了,应该如何找到自己的队友。”
  “这个我早就想到了!”
  周断从怀里掏出了一瓶药剂,向着大家展示了一下:
  “这是我今天刚刚制作出来的药剂,被忍者喝掉后,会散发出一种极为轻微的气味,几乎可以隔绝所有的探查,只有我的召唤忍龟可以辨别出来气味,而且即使处在血腥味道刺鼻的战场也不会对忍龟有影响。
  不过这个的持续时间不是很长,如果可能,我还是希望能在进入战场之前在让你们喝掉它!”
  “看来你不用等待了!”
  一声嘹亮的号角声响彻山谷,犬冢锐的脸色严肃了起来:
  “是战时集结令,大战——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