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十七章 日向百掌

  从水门、百掌、绳树出现,到绳树绳树开始挑战权威,再到绳树被整治的服服帖帖,看似过了很久,其实也没过多长时间,周断抬头看了看几乎没怎么移动的太阳,第一次在小队成员面前露出了认真严肃的表情:
  “距离汇合物资队伍还有一段时间,为了今后队伍的配合,大家说一说自己掌握的技能吧,绳树,你先来!”
  了解队友能力,并根据其进行有效的团队互补,这是忍者学校第一堂课教的内容,被周断点了名后,早已经在周断的淫威下瑟瑟发抖的绳树立刻老老实实的开始汇报了自己的能力:
  “千手绳树,擅长忍术攻击,土遁,水遁双属性,A级忍术会六个,其中单体攻击忍术一个,群体攻击忍术三个,控制型忍术一个,防御型忍术一个;
  B级忍术会四个,单体攻击忍术一个,群体攻击忍术一个,控制型忍术一个,防御型忍术一个;
  C级忍术会四个,单体攻击忍术一个,群体攻击忍术一个,控制型忍术一个,防御型忍术一个;
  D级忍术会一堆,土遁、水遁;攻击、控制,防御都会,嘿嘿,周断,怎么样,厉害吧,我可是知道,三代目老头在我这个年纪都没我这么庞大的查克拉量,就算你刚刚靠诡计赢了我,但你也得承认,我比你天才的多!”
  一开始述说自己能力时,绳树还在周断的淫威下老老实实的叙述,但说着说着,绳树莫名就有了优越感,指着周断一个劲的得瑟,但不得不说,单以绳树所掌握的忍术,已经比得上一般的上级忍者所掌握的忍术了,以刚刚毕业十一岁的年龄就有如此的天资,不得不说绳树确实不愧为忍者之神的孙子,但面对此情此景,周断却是冷冷一笑,面露不屑的说道:
  “小子,你现在的结印速度是多少啊?”
  “这个吗……”
  刚刚还意气风发的绳树顿时就像蔫了的茄子,尴尬的开口:
  “那个……一秒钟……一个印!”
  “一秒钟一印啊,可我记得正常忍者的结印速度最差也是一秒钟三印啊?”
  周断饶有兴趣的看着绳树:
  “也就是说,敌人放出三个忍术你才能放出一个忍术是吧?”
  “这个……”
  绳树尴尬的不能自已,但所幸直到没有再抓着他不放,转头看来波风水门一眼:
  “水门,说说你擅长的吧!”
  “我主修的是体术,用风系忍术作为辅助!”
  水门一副邻家大男孩的样子,爽朗的开口:
  “至于所会的忍术吗,B级忍术会一个,是提升自身灵活性的忍术;
  C级忍术会六个,单体攻击一个,群体攻击一个,控制型忍术一个,防御型忍术一个,辅助型忍术两个;
  D级忍术会很多,但大体都是辅助型忍术,另外,我还会一些简单的陷阱布置以及现场粗略的急救包扎!”
  周断点点头,波风水门想当近战型忍者的目标十分明显,从他掌握的能力就能很明显的看出来,而且在与下忍考试时,这小子所显露出的疯狂战意让周断都有些讶异,很明显,水门是一个天生的近战型忍者,而且,周断曾仔细观察过水门,所得出的结论是——波风水门同样拥有着极其庞大的查克拉量,甚至达到了不逊色于绳树的程度,毕竟是将来学会了最为困难也是最为耗费查克拉的忍术——飞雷神的男人!
  并且水门的结印速度也达到了一秒六印的速度,更可怕的是这货的查克拉控制也很不错,这也就意味着只要水门想,他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变成一个忍术炮台!
  如此出色给力的队友扫淡了周断因为有绳树作为队友而有的淡淡的忧伤,周断向着日向百掌开口:
  “百掌,该你了!”
  “我的能力有些一般。”
  日向百掌的语气里有着一丝自卑:
  “我主修的是日向家的柔拳术,其中最厉害的是八卦十六掌,使用水属性忍术;
  C级忍术会八个,范围攻击忍术会三个,防御的有两个,强化身体的有三个;
  D级忍术会一些,但大部分也是辅助型忍术!”
  相比于基本功过于扎实的波风水门以及恬不知耻但技能树偏科偏到天际的绳树来说,日向百掌的能力就有点一般了,但周断却并没有小看百掌,能力一般也是分和谁比,与这一届的毕业生相比,日向百掌已经算是中上游的存在了,一个是忍者之神一代火影的孙子,一个是未来的四代火影,日向百掌能比的过就出问题了!
  看了一眼日向百掌,周断却并没有多说什么,信心是靠在战场上打出来的,现在的鼓励或刺激兴许会起到反效果,但不等周断说什么,急于表现自身优越感的绳树又忍不住跳了出来:
  “百掌,虽然你现在是个面逼,但不要怕,我可是未来的火影,无敌的忍者,相信我,我会做一个保护你这个菜鸡的大哥……啊啊啊!”
  没等绳树这个逗比说完,周断早就一瓶试剂砸在了绳树脚下,已经有了心理阴影绳树嗷的一嗓子就窜到了树上!
  周断撇撇嘴,捡起了嵌在草地里的药剂,缓缓开口:
  “旗木周断,下级忍者,同时也是下级医疗忍者,擅长风遁,正在开发第二属性火遁,B级忍术会一个,是风属性大范围攻击忍术;
  C级忍术会十个,控制型的忍术会五个,防御型忍术会三个,大范围攻击型忍术会一个,辅助型忍术会一个;
  D级忍术会的很多,但都偏于辅助;
  会召唤忍龟和一些简单的封印术!
  而且……”
  周断拿出了两个卷轴:
  “因为我是医疗忍者和绳树是个吊车尾的关系,我弄到了其他下忍小队三倍的医疗药品!”
  周断的话一说完,绳树、水门、和百掌的眼睛同时亮了一下。
  战场上什么东西对于现在的自己最为重要,毫无疑问是提升战场生存率的药剂,虽然谁都没有明说,但是下忍去了战场,能回来的十不存一,这可是透过木业墓碑上的一排排名字亲眼看到的!
  而且真的身为医疗忍者,对于药剂的使用效果肯定更好,再者说,周断的名声三人也都有所耳闻,典型的不吃亏的主,身为医疗忍者,能没从医院里准备点儿更好的药品?
  看到了水门、绳树、百掌三人的眼神,周断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绳树三人想的什么他也知道,事实上这个无耻的家伙也是这么做的,收起了手中的卷轴,周断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日向百掌一脸鬼畜的开口问道:
  “百掌,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了,你的名字我听的怪怪的,日向百掌,是不是有什么深刻的寓意啊?难道是想对一百个不同人的手掌……”
  日向百掌:“……”
  波风水门:“……”
  千手绳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