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四十九章 两个人的蛋疼

  “你们这七个智障!”
  虽然面前这七个家伙都是值得尊敬的精英上忍,但完全发了火的奈良智渊根本顾不上这些,早就知道千手一族神经大条,但面前的一幕完全是出乎了奈良智渊的预料:
  “你们疯了是吧,我知道你们想大量杀敌,但你们也别太过分了,这个忍术充其量只能大量杀伤低级的炮灰忍者,对高级的忍者造不成多大的威胁,我还要靠着你们去对付砂忍的高级战力呢!
  沙蛇之牙,流沙血刃,剧毒土蜘蛛,血沙三人组哪一个不得靠你们来对付?”
  “忍者,就要……使出全力!”
  像是终于缓过了一口气,其中一个身披黑色护甲满脸大胡子的家伙一脸坚定的开口:
  “所谓忍者,就是要发出绝对辉煌的一击,这就是我,千手冈本的忍道!”
  “忍道你个大头鬼啊!”
  看着千手冈本一脸的豪迈与身边六个一脸赞同的千手一族,奈良智渊只感觉蛋疼无比,要成为高级忍者有两个方式,一个是智商与忍术都达到目标的全能型忍者,另一个就是不考虑智商,以忍术达到顶点的武力威慑型忍者!
  十分不幸的,面前这七个人就是完全不考虑智商,把技能点全部点到了忍术方面的家伙,到了他们这个层面,已经不是单单靠责骂就能解决他们脑残问题的了!
  “医疗班,去把恢复查克拉的药剂给我搬过来,统统给他们灌下去,我不说停就给我一直灌下去!”
  虽然绝大部分忍者在第三轮忍术释放完就已经冲出去了,但是作为指挥中心,这里还是留下了不少的忍者,而为了及时治疗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受伤忍者,医疗忍者更是占据了一大半,此时听到了指挥官的话,早在旁边守候着的几名医疗忍者急忙取过来了几桶药剂,在奈良智渊的示意下,扯开七个人的嘴,抱着药桶就灌了下去!
  如此“豪放”的药剂饮用方式,让七个千手一族的精英上忍瞬间变了脸色,徒劳的躲避着能把人撑死的药剂。
  “呜……呜……奈良智渊,我们可是好兄弟啊……”
  其中一个与奈良智渊年龄差不多的光头打出了友情牌:
  “你儿子的满月宴上我可是随了不少银子的!”
  “少废话!”
  奈良智渊的脸色铁青:
  “你但凡有一点儿脑子,我现在也不至于这么对付你!”
  “呜……呜……奈良家的小子,看在你是晚辈的份上,我今天饶过你,马上放了我们,我今天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眼见光头失败,一脸大胡子的家伙马上打出了长辈牌:
  “好歹我也是你的长辈,你差不多就行了!”
  “你当我愿意这么干吗?”
  奈良智渊咬牙切齿的看着一脸堆笑的大胡子:
  “我给你们喂的可都是最顶级的药剂了,其他忍者一小瓶就能恢复查克拉的药剂,到了你们身上,必须得用一桶,我……”
  “呜……呜……呜……
  不要啊,放开我啊!
  啊,不可以继续了,我已经受不了了!
  啊,我的身上好多手,你们都把我弄湿透了,真的好粘啊!”
  没等奈良智渊的话说完,一阵女性的哭腔就从不远处传了过来,奈良智渊的眼角止不住的抽搐着,看着七个人里唯一的女性忍者——千手佳慧在明明很正常的补充药剂的过程中发出了如此意味不明的话语,险些原地爆炸了起来!
  奈良智渊攥着拳头,对着按住千手佳慧的医疗忍者冷冷的开口道:
  “再给她灌一桶!”
  毕竟是千手一族的精英上忍,无论是一代目和二代目后代的身份,还是本身的实力,这都是身份显赫的存在,正在灌药剂的忍者刚想劝阻几句,可是看着奈良智渊那一脸能把火焰冻住的冰冷脸色,还是很明智的选择了闭嘴接受命令!
  按理说以这帮才堪堪达到了普通下忍水平的医疗忍者们是根本按不住七个精英上忍的,但是在作死导致瘫痪的千手一族的配合下,医疗忍者们还是顺利完成了奈良智渊的任务。
  等到医疗忍者们散去,原地只留下了七个躺在地上,胖了三圈的千手一族的精英上忍,而原本唯一的女忍者千手佳慧,更是犹如十月怀胎了一样绝望的躺在了地上!
  “赶紧给我消化药剂恢复查克拉……”
  奈良智渊丝毫不在意七个千手一族眼神里传来的怒火,直接将目光转向了战场:
  “希望你们能在对方的高级战力出站之前完全恢复吧!”
  …………
  灌药剂的这一幕并没有被早早就冲上了战场的周断知道,当然了,即使知道,也不会被现在的周断所在意,隐藏在因为土遁而钻出地面的一截岩石树根的阴影里,看着四周战场上不断厮杀着的忍者,周断只感觉到了一阵阵的蛋疼。
  早就在冲锋之前就对着三个队友千叮万嘱,千万要在一起,不要分开,可是一上了战场,原本一直温和开朗的波风水门被激烈的战场所刺激,第一时间就双眼血红的冲了出去!
  千手绳树不甘示弱,马上冲着另一个方向就冲了出去,唯一还记着周断话的日向百掌本想和周断待在一起,可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就被激动到了极点的绳树一把拽住跑没了影!
  周断至今还记得百掌那一脸无奈加日了狗的表情,三百六十度的白眼防御住了四周,可却是完全没有防御同是队友的绳树,估计当时的百掌还以为绳树拉住他是在躲过暗处飞来的暗器!
  这还不是让周断最闹心的,最闹心的是,其他队伍是被敌人冲击、无奈的被动分开。
  自己小队倒好,顶住了第一波最猛烈的冲击,本想着稳固住小队,稳扎稳打的继续行动下去,这倒好,还没有被敌人打垮,自己队伍就分崩离析,直接就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长叹了一口气,周断召唤出了忍龟,刚想离开这里挨个把绳树他们找出来然后狠狠的教育一番,眼前,顿时被一个背对着自己的人影占满!
  周断想了想,拍了一下身穿砂忍战斗服,蹲在自己身前本以为隐藏的很好的下忍的肩膀,在砂忍惊恐的扭头看过来时,表情残酷的送出了一记特制的千本杀!
  。。。。。。我点了定时发布,结果时间搞错了,我居然才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