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零二章 可怜无助又憋屈

  苦无离手,向着池内快枪寿急射而去,虽然周断鄙视大森悠镰,但并不影响周断对池内快枪寿下手,现在看来大森悠镰与凉太联合的确是压制着池内快枪寿,但这只是暂时的,大森悠镰指不定什么时候禁术的持续时间就到了,而且池内快枪寿毕竟有着特别上忍的实力,唯有趁现在痛打落水狗,才能将其干掉!
  周断是这么想的,水门、绳树以及刚刚解决了对手的百掌同样是这么想的,数量庞大的苦无、手里剑、千本被他们不计成本的射向了池内快枪寿,一时间,被大森悠镰和凉太牵制住的池内快枪寿几乎被暗器淹没了起来,转眼之间身上就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混蛋!”
  一口鲜血被池内快枪寿喷了出来,给自己带了帽子,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的队友就在眼前,明明实力不如自己,却因为种种原因反而被其压制,甚至可能连命都保不住,可怜、无助又憋屈的愤懑积郁在池内快枪寿的心头,使其忍不住对着周断一行人吼了起来:
  “你们以为干掉了我你们就能跑掉吗?大森悠镰的禁术不止这一种,我死了,你们也不好过!”
  “嗯?”
  “他说的有道理啊!”
  “我怎么没想到?”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吗?”
  周断和水门、百掌、绳树对视了一眼,皆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而后,纷纷调转方向把手里剑射向了大森悠镰,一时间,大森悠镰的身上也开始出现了大量的伤口!
  “该死的!”
  眼见周断等人的目标转向了自己,大森悠镰登时气的破口大骂:
  “我有禁术,池内快枪寿就没有了吗,他可是个特别上忍,会的东西可比我多,你们看,他已经用上了!”
  “竟然会是这样,池内快枪寿你好卑鄙!”
  看到池内快枪寿使用禁术而使身上的伤口极速愈合,攻击变的犀利,甚至开始占据上风,周断顿时愤怒不已,带头再次调转了攻击方向:
  “池内快枪寿,你这无耻之徒,我与你势不两立!”
  “去他妈的无耻之徒,你们才是无耻之徒!”
  到了现在,池内快枪寿哪里还不知道周断这帮人是在故意消耗自己和大森悠镰,这帮人是看谁占了上风就打谁,看这架势,分明就是想耗死自己和大森悠镰!
  但没办法,池内快枪寿是想先干掉周断的,但没了周断等人的牵制,眼前的大森悠镰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这货是玩了命的和自己厮杀,不管不顾的想要先干掉自己!
  战斗,就此陷入了死循环,而更让池内快枪寿绝望的是,因为大森悠镰不计代价的与自己以伤换伤以及开启禁术后的副作用,自己想要以极小的代价干掉场上的所有人已经变成了奢望!
  而就在池内快枪寿想要愤怒的开启禁术,以此与所有人同归于尽时,一幕让其心胆俱裂的场景出现,十多支带着起爆符的苦无从大森悠镰的背后向着自己袭来,而由于大森悠镰的牵扯,使得自己完全没有躲避的时间,一片耀眼的白光,占据了池内快枪寿全部的视野!
  “轰轰轰轰轰!!!”
  熟悉的爆炸声再次响起,待到熟悉的沙尘落下,原地再次出现了熟悉的巨大圆坑!
  “呸呸!!”
  再次熟悉的从沙子里冒出头来,周断问出了熟悉的话语:
  “大家没事吧?”
  “还好!”
  “没事!”
  “我这里也还行!”
  “情况危机,经历连番大战,这里动静太大了!”
  周断带头向着一片小树林闪去:
  “前面是千手一族战斗后的痕迹,我们先隐藏起来!”
  …………
  战场之上到处是战斗的身影,但经千手一族所造出来的一小片乱石林毕竟是木叶熟悉的战斗地域,砂忍还是要少一些,虽然还是有不少打斗声,但相比于其他地方,这里已经算是小型的安全地带了。
  隐藏在一小片石堆里,周断挨个检查着小队队员的情况,绳树和百掌没事,水门严重一些,但也并没有受到过于影响战斗的伤势,看着周断给水门灌了几瓶药剂,顺带着开着治愈术在短短十分钟就治愈了水门浑身的伤口,绳树和百掌两个人的眼睛都直了!
  “周断,我第一次发现你的治愈术这么厉害啊!”
  绳树咽了口口水:
  “水门的几道伤口都能见到骨头了,你居然连疤痕都没留下,这也太厉害了,我也去过医院,一般的下级医疗忍者可没你这么厉害!”
  “这只是应急处理罢了!”
  周断看了看水门略有些苍白脸色:
  “虽然是恢复了伤势,但这是以消耗大量血液与精力换回来的,虽然我给水门灌了瓶兴奋剂,但这也持续不了多长时间,但总比浑身伤口,血流不止的状态去战斗要好一点,水门,你感觉怎么样?”
  “非常不错,虽然身体有点发虚……”
  水门握了握拳,感受着身体状态:
  “虽然持续战斗的时间减短,但我感觉最少可以再撑一天一夜”
  “队长,水门看完了,你该看看凉太了”
  百掌略有担心的看着怀里的凉太,不得不说,这只灵猫贼的可以,在大森悠镰找上池内快枪寿战斗时,主动退居二线,眼见起爆符袭来,又第一时间窜回了百掌怀里,但即使如此,之前与池内快枪寿战斗时还是吃了不少亏,浑身上下布满了伤口,原本的一只白猫如今已经变成了血猫了!
  “伤口看着吓人,但并不致命,只是血液流失过多,无法继续战斗了!”
  周断将一瓶药剂灌进凉太嘴里,发动治愈术治疗其身上几处严重的伤口:
  “多谢你了,凉太,没了你,面对池内快枪寿的小队,我们兴许连一个照面都抗不过去!”
  “你过奖了,不得不说,你们刚刚的时机抓的真好啊喵!”
  凉太甩了甩自己的尾巴:
  “你们在大森悠镰的背后发动攻击,等他发现时就已经晚了一步,再加上与池内快枪寿的牵扯太深,稍不注意就会被池内快枪寿捅死,想撤离时已经晚了,不过,用了三十多张起爆符对付一个特别上忍是不是太奢侈了,你们木叶的家伙这么有钱吗?”
  “毕竟对方是特别上忍,谁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其他更厉害的禁术,只用了三十多张起爆符就保住了一条命,我可是觉得很赚了。
  而且,不要看我这样,我可是有着不少起爆符的存货呢……”
  周断顿了顿,嘴角流露出了一丝得意:
  “毕竟我可是以绳树姐姐的名义,在自来也那个色坯那里骗了不少的起爆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