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二章 旗木周断

  旗木周断,原名周断,原本是一家国营药剂厂的技术工程师,在一次实验过程中,突发奇想,把提纯后的安眠药冲水喝了下去,结果,在极其强烈的窒息感中昏迷,醒来后,就来到了火影的世界。
  且不说这货为什么会在年纪轻轻前途无量的时候,脑子有坑的喝安眠药,但周断的的确确是来到了这个充满了黑科技,十分不科学的火影世界。
  在经过了突然穿越到战场中心,被嗜血残暴的敌人追杀,被木叶白牙拯救收留并经过村子考验等一系列其他作者可以水三四十章的经历后,周断终于是在火影世界,木叶村,旗木朔茂的家里安了家。
  周断站在家里的镜子前,看着镜子中8岁的黑发可爱小男孩,一种不真实感油然而生,然而,再不真实,自己现在也已经出现在了这里,即使是个梦,周断也要咬着牙把他做完!
  “周断!”
  回到家里,看着面对镜子“反思”的周断,旗木朔茂拍了拍周断的肩膀:
  “周断,我将你带回村子,是不忍心你死于战场上,在你年幼时,木叶会照顾你,当你成为忍者后,也必须将为村子付出,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给予,你的天赋极好,仅仅半年,就已经掌握了下级医疗忍者的一切,这也是三代目对你平常惹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但你不能就因为这样而肆无忌惮……”
  “茂叔,我知道错了!”
  周断打断了旗木朔茂的话,看着身前严肃的旗木朔茂,脸上带着一丝羞愧的纯真:
  “您接下来是要带着我,挨家挨户的去解释陌上时针为什么会对各大知名忍者挑衅吗?我记得这里有自来也、纲手、团藏大人、日向宗家、宇智波的……”
  “咳……”
  旗木朔茂极其不自然的咳嗽了一下,脸色略有些尴尬的对着周断开口:
  “这个周断啊,你也懂事了,我接下来再教你一个忍者的准则,那就是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即使被下了药,忍者都不要迷失自己的本心,一旦控制不住,就会发生极其严重的后果,陌上时针就是例子,这个时间不早了啊,我去准备今天的晚饭了啊……”
  “嘭!”
  伴随着房门的紧闭,旗木朔茂也踉踉跄跄了离开了屋子,看着旗木朔茂略有些尴尬的背影,周断的小脸上却是出现了一抹阴谋得逞的坏笑:
  “旗木朔茂哪都好,就是对小孩子很无解啊,也亏的如此,我这天才般的试验药剂才可以肆无忌惮的用在其他人身上啊,嗯,以这个架势来看,再有两年茂叔就不会护着我了,我要再想为这些能震撼忍界的药剂找到“自愿”的试药人,而不被责骂,就必须要在这两年里升级到中级医疗忍者啊……”
  周断正在美滋滋的回想着旗木朔茂这个背锅侠加接盘侠融合体的好处,屋内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阵查克拉的突然聚集!
  “有情况!”
  周断急忙向着查克拉聚集的地方看去,却只见一股白色的水流直接喷到了自己的脸上!
  一股尿骚的味道传来,周断原本满脸的坏笑立时间变成了苦瓜脸,而向着射来水柱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木制的摇篮里,一个头发雪白,瞪着死鱼眼的婴儿冷冷的瞪着自己,那不满的情绪通过那万年不变的死鱼眼已经完美的表达了出来!
  周断默默的对着婴儿甩出了一个中指,接着,不顾自己一身的味道,先帮着旗木卡卡西换起了尿布。
  没错,这货就是卡卡西,哪怕扔在一万个婴儿堆儿里,那双万年不变的死鱼眼就能让人一眼认出他来,而周断之所以不顾自己先帮卡卡西换尿布,则是因为如果不这样,这倒霉孩子绝对会使出婴儿时期的究极技能——嚎啕大哭!
  在恩人家里把恩人的孩子弄哭,自己还想不想混了!
  “该死的,该说果然不愧是卡卡西吗,明明两岁就可以聚集这么大的查克拉量发出尿尿的提示了,真是的,我不就是晚一点给你拿尿壶吗,至于吗?”
  周断骂骂咧咧的帮卡卡西换着尿布,可虽然听不懂周断说的什么,卡卡西还是对着散发着不爽气息的周断甩出了一个中指!
  周断:“……”
  再次与那双死鱼眼对视了一眼,周断露出了蛋疼的目光,拿着刚换完的尿布,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还有一瓶药剂没有试验完效果,赶在吃饭之前,赶紧骗人把这东西喝下去吧!”
  ………………
  刺猬般的白发,健壮的身躯,眼角涂上红色油彩更显坚毅的面孔,此刻,自来也正通过墙上的小孔全神贯注的监视屋内的情报!
  周断看着全身几乎贴在女浴池木墙上的自来也,眼角抽搐了一下,在这个时代的忍者,尤其是有危机感的忍者,每个人都是拼命压榨锻炼着自己的身体,由此而得到的,是一副副堪比模特,健美先生的身体。
  再加上自来也本来就是上等的面貌,光明的前途,肯定会有大批的美女扑上来,可是这货就是脑子缺根筋似的非要像个痴汉一样的去偷窥,能有女孩子喜欢那就怪了,即使有喜欢的,但一听这货的名声那就不敢靠近了,你看看大蛇丸,天天顶着一副面瘫甚至阴狠的面孔,照样是美女们的大众情人!
  但鄙视归鄙视,也亏得自来也如此,周断才有把握把自己的药剂推荐给这货,想到这里,周断默默的走上前去,拍了拍自来也的肩膀!
  由于自己的全部精力全部放在了“监视”女浴池上,所以自来也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风吹草动,直到周断拍到了他的肩膀,自来也才惊醒过来,但到底是有着上忍的专业级素养,即使自己后背的冷汗直冒,自来也也没有发出一丝响动,而是默默的转过头,看着周断低声说道:
  “周断,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快点离开,我怀疑有其他村的忍者混入了这里,正在监视,这里太危险了,你快点离开!”
  “你特么在逗我,你要换个地方这么说兴许我就信了!”
  周断在心里想到,但却并没有说出来,反而是一脸敬佩的开口:
  “真的吗?自来也大人,混入村子的奸细居然就被你一个人发现了,你可真是村子里的栋梁啊,正好,我这里有一副可以让监视敌方的人员观察的更清晰的药剂,我就免费送给你了!”
  “真的吗?”
  进入痴汉模式后,智商已经变成负值的自来也丝毫没有去怀疑周断的话,在他现在的思想里,周断既然没有立即揭发他偷窥的事情,那接下来也不能害了自己,一口闷掉了周断的药剂,自来也却是立即发现自己的查克拉不受控制的涌出体外,只听轰然一声巨响,面前那用木板制成的墙壁,轰然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