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五十八章 老父亲的笑容

  “辰、丑、亥、卯,土遁——飞石突袭!”
  “绳树,你脑子进水了吗,对方就一个人,你放什么大范围攻击忍术,疯了吗?冲击性强的忍术你不会吗?”
  “周断,你这个家伙不要太过分了!”
  绳树恼怒的看了周断一眼:
  “我是为了小队的团结不和你一般见识,下次你再侮辱我,我会和你拼命的!
  未-午-辰,土遁——土龙弹!”
  “绳树,你是智障吗,我平日都白教导你了吗?根据场上情况来判断自己使用什么忍术,不要释放一次性忍术,给我释放持续性的!”
  “周断,你再骂我一次试试?”
  绳树对着周断咬牙切齿:
  “如果现在不是在战场,我一定会和你拼命的!
  亥、卯、申、巳、未,土遁——岩枪攒射!”
  兴许是周断对于绳树积威已久,又或者是绳树对于刚刚的“倒立钻树”药剂心有余悸,绳树虽然嘴上怒斥着周断,但身体却还是很诚实的听从了周断的命令,这本应该是十分轻松的热血与训练的场景,却无论如何也让艰苦防御中土堂龙岛轻松不起来!
  十个忍术,这个名叫千手绳树的小子从上场到现在已经释放了整整十个忍术了,往日里,就算这个忍术的数量乘以五六倍,土堂龙岛也能轻松防御住,可是在经历了周断的药剂后,土堂龙岛的查克拉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散!
  土堂龙岛已经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虽然自己掌握着一般忍者不会的的单手释印,但自己也只会结出有限的几个忍术,而且为了不产生强烈的查克拉气流,土堂龙岛也只敢放出土墙术这一个最基本的忍术!
  好在,自己已经脱下衣服将化成两堆土的小臂和小兄弟包了起来,以自己现在存留的查克拉,逃跑应该还是勉强可以的,土堂龙岛这么想着,然而,土堂龙岛刚想撤离,却是身体猛的一颤,突然之间,自己释放的土墙全部失效,而自己的双脚也突然化作了两捧沙土!
  “呦,我等了半天,终于是到时间了吗?”
  看到土墙全部崩塌,暴露在自己面前的土堂龙岛,周断一脚踹飞了还想乘胜追击的绳树,慢慢的走到了土堂龙岛面前,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土堂龙岛,我这个人一向很直接,第一,交出你所有的忍术和财物,我可以留你条小命;
  第二,你可以选择顽抗到底,但是相信我,我会让你死的非常非常屈辱,然后再拿走你所有的家底!”
  说着,周断上前一脚踢开了土堂龙岛身边用衣服包着的小包,露出了里面的沙土: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土堂龙岛:“……”
  看着周断恶魔一般的行径,饶是土堂龙岛见识过了不少的险境,也还是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忍界是一个残酷的地方,实力没有强大到有自保之力的时候,所有人都在伪装着自己,渴望嗜杀并不代表不怕死,很显然,土堂龙岛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剖开了他残暴嗜杀,看似强大的一面后,剩下的,就只是一个为了保命什么都可以抛弃的家伙!
  “土遁——血肉磨盘之阵,一般;土遁——灵柩之术,烂大街了;秘术——激发潜能,虽然是秘术,但副作用太强,也太垃圾了……”
  站在一脸死灰的土堂龙岛的身前,周断一件件的翻看着土堂龙岛交上来保命的东西,却是郁闷的发现,这个家伙不光苦无、手里剑之类的武器类资源少的可怜,就连卷轴类的忍术也也没几个看得上的:
  “啧,真是个穷鬼啊!”
  周断手里拿着唯一还算是勉强看得过眼的土化术一阶卷轴:
  “我能看得出你是为了万一遇到险境,为了保命而留下这些东西的,但是你这些东西也太廉价了吧!”
  周断扫视了土堂龙岛一眼,露出了聊胜于无的表情:
  “不过毕竟这是我们上战场以来的第一次战利品收获,虽然东西少一点儿,看在其象征的意义上,也勉强看的过去吧!”
  “那解药呢?”
  看着周断虽然嫌弃但还是将战利品收了下去,土堂龙岛马上激动了起来:
  “我受够现在这个样子了!”
  “嗯?”
  听了土堂龙岛的话,周断顿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喂,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在忍界里研发出一款解药有多难?你知道我为了研制出这款解药花了多少心血,付出了多少汗水吗?你居然要解药,你不要太过分了!”
  土堂龙岛:“……mmp!”
  “队长,差不多就行了!”
  看着周断恶魔一样的行径,百掌也有些看不下去:
  “毕竟这个叫土堂龙岛的家伙还算配合,你也就不要太过分了,毕竟我们的时间不多,还要去寻找水门,你也别继续羞辱他了,直接干掉他就完事了!”
  土堂龙岛:“@#¥%@!%*!”
  此时的土堂龙岛心里是崩溃的,本来没有解药自己只会是很危险罢了,毕竟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自己已经适应了这个固话药剂的效果,即使没有解药,自己费一些时间还是能复原的,但百掌的一番话,直接将土堂龙岛本就已经在地狱的心直接打入了深渊,看着露出一脸阴笑向着自己走来的周断,土堂龙岛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变了:
  “喂,小子,你不是说放过我的吗,你要出尔反尔吗?”
  “嗯?天啊,你这么天真的家伙我可是第一次见啊,就你还好意思说绳树智障,以你的智商简直就可以与绳树比肩了!”
  周断就像是重新认识了土堂龙岛一样:
  “如此轻易就听信了敌村忍者的话,这可是珍兽级别的存在啊,既然如此……”
  周断对着土堂龙岛露出了老父亲一样的笑容:
  “看来,我有必要给你这个天真的家伙上一课了!”
  话音落下,在土堂龙岛震精绝望的目光下,周断一口气,将土堂龙岛死死守护住的那一小堆儿由小兄弟化成的沙土,吹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