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五章 迈特戴

  自来也,周断,这是两个良心都被忍犬吃了的家伙,自来也更是将节操都扔了的家伙,周断好歹还因为药剂配方的关系去忍蛙身上“借”材料,而自来也这货,直接为了金钱就把忍蛙出卖了!
  按理说以自来也精英上忍的实力,不愁金钱,可是,无数次的想找漂亮小姐姐探讨人生而耽误任务的行为让三代火影暴怒不已,直接就限制了自来也的收入,万般无奈之下,自来也不得不向着名为周断的深渊渐行渐远!
  然而,自来也再人渣也是有着底线的,每次让周断在忍蛙身上“发泄兽欲”后,都会狠狠的坑周断一顿,而上一次,更是拿走了周断身上所有的钱后,大大的放了周断一个鸽子!
  然而,即使周断以医疗忍者的身份“盛情难却”的收了病人很多好处,再加上旗木溯茂给的生活费,可为了时时补充自己的药剂材料,金钱也是不多的,在忍痛拿出辛苦积攒了3个月的积蓄后,却被自来也放了鸽子,这才有了周断坑了自来也后,还“见死不救”的桥段!
  摇摇头,周断将思绪隐去,看着床上正在安慰着忍蛙自来也,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虽说自来也为了金钱经常拿忍蛙挡刀,但这货对于忍蛙还是不错的,经常去各地解救受困的忍蛙不说,更是几次帮忙化解了妙木山的危机,要不然就凭这货现在的行为早就被忍蛙集体毁灭了,而要不是自来也拦着,恐怕周断也免不了被怀恨在心的忍蛙叫出老大再被一屁坐死的惨剧!
  不过现在吗……
  周断将手中的青蛙肉放进了不知何时掏出的药剂试管里,里面的液体立时由鲜红变得翠绿,系统也适时给出了药剂配制成功的提示,然而,药剂配制成功的现象却并没有让周断露出笑容,反而是表情渐渐凝固,眼神变得危险了起来,第一次露出了视死如归的表情:
  “虽然药剂已经配制成功了,但接下来的才是最重要的,虽然前方是刀山火海、恶鬼丛生的地狱,但是我也已经没有别的退路了……”
  不再去看床上一人一蛙那跨越友谊默默对视的眼神,周断留下了赴死的背影:
  “希望,我还能平安归来吧!”
  ……
  无人的密林深处,一道人影正用堪称疯狂的方式磨练着自己的身体,故意散去了充盈的查克拉,仅仅只用肉体的力量对着前方十人合抱的巨树疯狂的撞击,拳头、头部、后背、大腿……人影疯狂的利用着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分,不知疲倦、不知痛苦的发出着攻击,面前的巨树被撞出一个微微内凹的血洞,而人影那满是划痕与撞伤的身体却是发出了不屈的怒吼:
  “1328,腿、1329,拳、1330,头……”
  不间断的怒吼,不间断的肉体与树木的撞击声,这是战吼与战鼓交织的声音,犹如狂兽降世,又如战神狂怒,仅只一人,却犹如将人带到了千军万马,杀伐不断的战场!
  “啊,每次一见到这种场景,都会给人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啊,你说是吧,系统!”
  “滴,报告研究者,系统没有“热血沸腾”这种感情,但经系统扫描后发现,研究者现在的状态并不是热血沸腾,而是参杂了恐惧、痛苦、绝望等等负面情绪的状态,本系统经权威认证,绝不存在误诊情况!”
  “切,一个毫无感情的系统,如何能扫描出人类的情感,我告诉你……”
  “呦,这不是周断吗?来到这里找我,是想和我一起进行愉悦的锻炼嘛?”
  周断反驳系统的话还没说完,一道豪迈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不知何时,一直在撸树的人影已经停止了自撸的行为,仰头看着树枝上的周断,那血液与汗水混杂的坚毅面孔早已消失,反而是换上一脸高潮的嚎叫道:
  “周断,你终于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要拜我为师,学习热血男儿才配学习的忍术吗?”
  “不是……”
  “看你的风尘仆仆就急忙赶来的样子,是想现在就进行拜师仪式吗?”
  “没有……”
  “看你这急切的表情,是想现在就了解忍者真正强大的奥秘吗?”
  “等等,你听我……”
  名为周断的存在拼命的想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然而,对面兴奋到了极点的家伙却是丝毫没有听进去,只见人影微微蓄力,下一秒,原地只留下了一个满是龟裂的地面,而人影早已经从周断的视野里消失不见!
  “变身术!”
  “分身术!”
  “替身术!”
  没有一丝顾虑,更没有丝毫的犹豫,在人影微微蓄力的阶段,三身术就已经被周断在瞬间使出,周断发誓,从接触忍术到现在,这是自己三身术用的最好的一次!
  隐藏在一棵树叶繁茂的大树背后,周断连一口气都不敢发出,原本严肃的脸色,早已被恐惧、绝望所掩盖!
  想到人影将要对自己所做出的恶行,周断忍不住浑身都战栗了起来,那让全村人都闻之色变的行为,绝对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承受的,虽然早就有了心里防范,但周断也没想到人影刚一见面就要动手。
  抬起胳膊想要擦一擦额头上的冷汗,但周断的眼神刚刚落到胳膊上,瞳孔霎时间缩成了针尖大小!
  周断的目光向下看去,那噩梦中的场景终于化为了现实,终于,周断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喃喃自语:
  “我已经中招了吗?就在刚刚见面的一瞬间就把我的衣服换走,而变成了这副鬼样子,这绿色的紧身衣上衣,绿色的紧身衣裤子,将胸前的两点与裤裆下鼓鼓囊囊的一团完美体现,这羞耻度爆表的装扮……”
  绝望中的周断发出了濒死野兽的凄厉嚎叫:
  “迈特戴,我他妈和你拼了!”
  “嗯?”
  三七分的发型,和胡子一般长宽的眉毛,一套同样紧身衣打扮的迈特戴出现在了周断面前:
  “我的徒弟啊,想要拼命锻炼是好事,但是你说的话很容易让人误解成你要和我拼命的,下回可不要说出让人产生误会的话了呦!”
  迈特戴货露出了标志性的傻笑,冲着周断一甩大拇指:
  “而且,热血男儿的锻炼不需要其他乱七八糟的衣服,这会消磨你的热血,就让我来帮你把这拦路的荆棘撕扯殆尽吧!”
  “撕拉!”
  伴随着衣服撕碎的声音,周断来时那身白色的练功服变成了布片,而周断也面临着一个让人绝望的选择——究竟是选择不穿紧身衣,赤果果的横穿村子回到家中,还是穿着和不穿一样的紧身衣,横穿村子回到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