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六十一章 和摊贩过不去的水门

  “虽然是让人略微有些蛋疼的名字,但也并非不可理解……”
  隐藏在百掌的身边,周断的眉毛也是止不住的跳了两下:
  “看这样子刚才的攻击应该是水门刚开发出不久的招式,连名字也没有起好,情急之下,就随便起了个名字喊了出来,毕竟,技能释放的同时喊出招式的名字,这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能有一种能让招式释放的更加畅快的感觉的!”
  “周断说的没错,而且我觉得,水门的记忆深处应该是对村里的西瓜摊贩有着一些怨念……”
  绳树很多时候虽然是个逗逼,但对于水门所起的名字,也是露出了一丝尴尬与痛楚:
  “这是对于心理的执念过深而情不自禁的喊出来的招式,让我想起来了我第一次挑战三代老头而喊出的招式——打倒三代傻大叔成为火影之术!我永远忘不了三代大叔那天的脸色,没等我释放出忍术就被三代大叔按在了地上,那是被好一顿毒打啊!”
  虽然水门对于招式的起名已经歪到了天际,但作为水门队友,周断和绳树还是下意识的维护起了水门,毕竟按照常理来说,既不是必杀技,也不是禁术,正常的忍者哪里会在一些普通的小招式上面费心尽力的去想那么多狂拽酷炫的招式,能随便喊出来个招式名就不错了,相比于波风水门刀术一式、波风水门刀术二式这种烂大街的招式名称,“砍碎西瓜摊之术”也算是有些自己的特点了!
  周断和绳树为了保持水门在自己心中的形象这么想着,但随后水门的所作所为就犹如一记响亮的巴掌对着周断和绳树的脸上狠狠的扇了过去!
  “不愧是能在我手里扛了这么长时间的忍者,居然在仓促之间就防住了我的砍碎西瓜摊之术,看来,你倒是一个耐砍的忍者!”
  看到了虽然已经浑身浴血,但还是勉强在自己的攻击之下,坚持了下来的砂忍,水门露出了赞赏的表情,但随后就双眼血红的再次冲了出去:
  “既然如此,那就再尝尝我苦练已久的刀术——砍瓜切菜不留痕之砍翻鱼贩子之术!”
  周断:“……”
  绳树:“……”
  百掌:“……”
  “所以说水门根本就不是临时起意起的名字,而是早就已经确认并且很自然的就把这么无厘头的招式名称喊出来了吗?而且砍瓜切菜和鱼贩子是怎么硬生生的组合到一块去的啊,这名字也太让人怨念了吧!”
  看着战场中水门攻出了一道道华丽到了极点,但招式的名称却让人极其残念的招式,百掌只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绝望:
  “继有一个使用着让人鄙视到了极点的药剂的队长,一个中二到了没脑子的蠢货之后,队伍里仅剩的水门,在离开了队伍之后也放开了天性吗?他这名字起的会让人嘲笑死的,天啊,我究竟进了一个什么样的队伍啊!”
  看着战场中心的水门,用极度嗜血的神情,喊出了极其让人蛋疼的招式,百掌只感觉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恍惚之中,似乎看到了队伍里的最后一丝光明也被水门用坚定不移的势头给堵了起来:
  “忍者之神在上,我们这个团队已经彻底没救了啊!”
  “的确有些麻烦了啊,起名字起成了这般毁天灭地的程度,这样子的水门以后是拿不出手的啊!”
  心中的忧伤使得周断无视了百掌的吐槽,此刻,尘封在记忆深处的一些片段无比清晰的出现在了周断的心头,那是很久以后已经成为了四代目火影的水门命名或渴望命名的招式——螺旋闪光超轮舞吼三式、以及灼遁光轮疾风漆黑矢零式!
  看来,水门以后的令人绝望的起名一定是和现在分不开的,而水门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周断的心里也是有了个大概的猜测,不会有其他人,也就是看上了水门的天赋偷偷教导水门的自来也,别忘了,自来也那召唤忍蛙泰山压顶的一招,可是被那个智障硬生生的叫成了压垮摊贩之术!
  耳濡目染之下,水门起的名字能好听才奇怪了!
  且不说周断这边复杂的心情,身处战场中心的砂忍心情也并不好受。
  “可恶!”
  虽然勉强防御住了水门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可是,水门所造成的伤害还是让浑身浴血的砂忍感到自己的生命力急剧下降,而一想到自己即将殒命于对方嘲讽意味十足的招式上面,砂忍也是露出了想要同归于尽的神情!
  沙忍一把扯掉身上的忍者外衣,里面的衬衣上,十几张闪耀着即将爆炸光辉的起爆符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你这个可恶的小子,我已经受够了你的侮辱,什么西瓜摊、不留痕,我可不是为了忍受你的羞辱而上战场的,就让那些见鬼的招式去死吧,接招,秘术土遁——土疾潜之术!”
  抱着必死决心想与水门同归于尽的砂忍瞬间遁入了地下,而后,一道隆起的土堆急速的向着水门疾驰而去!
  不愧是起名为秘术的忍术,这名砂忍在土中穿行的速度最起码比平常的急速冲刺快了三倍以上,几乎是刚刚遁入地下,下一瞬间便已经出现在了水门的面前,然而,被怒火袭上心头的砂忍忘记了两件事——千手一族的岩砾树界降临改变了此地的地质地形,大大延缓了他的穿行速度,而水门,更是一名瞬间反应程度高到了天际的忍者!
  砂忍几乎是刚刚出现在水门的面前,水门手中的攻击便已经对着砂忍释放了出去!
  短刀挥舞间,无数道银亮的丝线出现在砂忍四周,而后,迅疾延展出了无数的刀光,疯狂的消磨着砂忍所剩无几的生机,刀光翻涌之间,连带着起爆符也一起被砍成了碎片!
  不甘、愤怒、绝望,无尽的怨恨充斥着已经走到了生命尽头的砂忍心中,而就在这名砂忍的意识即将陷入黑暗的最后一瞬,他听到了水门所喊出来的招式:
  “刀术——被肉贩子坑后,缺斤少两的愤怒!”
  砂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