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零七章 迈特戴与团藏的小秘密

  “团藏大人的成名技,风遁——极·天地双刃,真是每一次看都觉得很震撼啊!”
  一座不起眼的山丘之中,石桥龙岗带着周断等人通过观察孔,正在观看着团藏的大杀特杀,这货不愧是能被团藏带在身边的人,不光有着极强的防御性忍术,他的伪装技术更是出神入化,在团藏刚刚离开,石桥龙岗就在原地扔出了大量的烟雾弹,带着周断一行人钻入了远处的沙丘并开辟了一处不小的空间。
  这些都不算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做到这一点,真正让周断佩服的是,这个家伙拥有着极强的防御侦查的忍术,这一波操作下来,周围愣是没有一个忍者发现他们!
  “石桥龙岗前辈,没想到您的实力这么强啊!”
  周断感叹道:
  “怪不得团藏大人把你带在身边,你这躲避侦查与伪装的技术真不是盖的!”
  “哪里哪里!”
  石桥龙岗摆摆手:
  “我对于攻击类的忍术并不擅长,唯一拿手的也就是这一类偏向辅助类的忍术了,索性团藏大人没有嫌弃我,能被团藏大人看中,我就很知足了!”
  周断深深的看了石桥龙岗一眼,这个家伙并不是被团藏洗了脑,而是现阶段的团藏,的确是有着一定的人格魅力,虽然现在的三代没有考虑退位的事情,但是现在的团藏同样正值壮年、处在实力的巅峰期,无论是论资排辈,还是个人的头脑实力,团藏对于自己接任四代火影还是有着很大的把握,所以团藏并不介意把自己好的一面展露出来,为自己造势,收买人心。
  而之所以团藏变成了后期那个彻底黑化的存在,完全是被三代的骚操作彻底整的原地爆炸——你火影之位不传给我就算了,传给同一辈的转寝小春或是水户门炎我撑死了就和你玩玩命,哪怕你传位给了大蛇丸或是自来也,我最多也就爆爆他们的黑料让他们当不上火影罢了!
  可你居然传位给了徒孙辈的波风水门,你这不是恶心人吗!
  哪怕自己以后可以成为火影,但从徒孙子辈的手里接过火影之位,自己的脸还要不要了!
  而且你宁可把火影之位给水门都不给我,你猿飞日斩是得有多看不上我,以前队友间的基情四射都是虚假的吗!
  “真是没想到啊,团藏大人不光体术厉害,连忍术居然这么厉害呢,哈哈哈哈,真是一个值得挑战的好对手呢!”
  大笑着的迈特戴打断了周断的思绪:
  “看来,我以后有时间,还是要好好的和团藏大人再多切磋几次才是!”
  “嗯?”
  听着迈特戴的话,周断、水门、百掌、绳树同时一愣,百掌更是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迈特戴前辈,没想到您还和团藏大人切磋过吗,真是了不得的经历啊,诶?”
  说到了这里,百掌不禁愣住,看着迈特戴,疑惑的开口:
  “团藏大人好歹也是德高望重的存在,在与您切磋过后,对您的实力也应该有所了解了吧,看见您身为下忍却拥有着轻易干掉中忍甚至特别上忍的实力,怎么样也会为您正名的吧,不说上忍或者是特别上忍了,就算是当个中忍吧,团藏大人也应该会为您说一说的,可是,您到了现在可还是一个……一个,呃,您懂的吧?”
  “哎,说起这件事,我也很是疑惑呢!”
  听了百掌的话,迈特戴也是苦恼的挠挠头,一副很是疑惑的表情:
  “第一次碰见团藏大人时,团藏大人对我还是很友好的,看见我拥有着强大的体术,还义愤填膺的对我的遭遇表示了愤慨,说要对于给我不公平待遇的考核忍者一些斥责、惩罚,可是团藏大人与我切磋到一半后,立刻表示有工作上的急事要去办,当时就离开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第二次再与团藏大人切磋时,又是只切磋到了一半,团藏大人就再次有工作上的急事走了,以后碰见也不和我说话了,关于我忍者评定的事也就这样没结果了。
  诶,团藏大人真是个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好忍者呢,对于这样繁忙的忍者,我也不好意思去询问我的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我总感觉事情有一些不对!”
  周断听完了迈特戴的话,总感觉哪里怪怪的,看看周围的其他人更是一脸明明抓到了一些关键,可还是的云里雾里的表情,然而这时,眼尖的周断忽然发现了眼睛观看着战场,嘴角却一直在抽搐着的石桥龙岗,立刻把探寻的目光投了过去:
  “石桥龙岗前辈,关于此事,您怎么看?”
  “这个吗……其实吧……我本来不能……但是……哎!”
  身为团藏的贴身护卫,石桥龙岗本来应该对于团藏的事情守口如瓶,然而,迈特戴的一番解说实在是与事情的真相南辕北辙,最让石桥龙岗受不了的,是迈特戴自己也一脸迷茫的表情,石桥龙岗想了想,这件事如果不说明白,就以迈特戴那脑子指不定还会对团藏大人做出什么,所以最后还是把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
  “第一次见面,团藏大人的确是被迈特戴的体术所惊艳,甚至产生了想将其收入暗部的想法,按照迈特戴的实力,成为一个暗部的小队长应该也是不成问题的,然而,团藏大人毕竟是暗部的头领,总不能以势压人,直接就要求迈特戴进入暗部,这与他的身份不符!
  所以团藏大人就提出了切磋比试,而为了表现出自己的诚意,更是表示自己只用体术与迈特戴比试,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即使不愿意进入暗部,那也会对对自己表示出了极大诚意的团藏大人有着极大的分寸,即使体术再强,也会点到即止,然而……”
  石桥龙岗眼睛上扬,似乎是在回忆不堪回首的往事:
  “听到了团藏大人提出切磋,迈特戴这个没脑子的家伙当时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八门遁甲瞬开三门直接就冲了上来!
  团藏大人虽然厉害,但专修的是忍术,对于迈特戴这种主修体术到了极致的家伙根本吃不消,这货是每一拳都往人的脸上揍,这种情况,团藏大人即使想用忍术反抗也已经晚了,想用出忍术防御,那也得先用脸承受住迈特戴的十几拳再说!
  无奈之下,丢不起那人的团藏大人只能先行撤离,然而,迈特戴这家伙又是开启了两门追了上来!我们六七个人是拼了命,才把一边狂笑,一边追人的迈特戴拦了下来!”
  石桥龙岗平复了一下激动的语气,又是极其蛋疼的指着迈特戴:
  “至于第二次见面,那就更惨了,团藏大人本想用忍术找回点儿面子,可是迈特戴这个家伙一见面连招呼都没打,直接就将八门遁甲开到了第六门,可怜团藏大人只来得及开了一个简易的防御忍术,就被迈特戴骑着脸一顿暴揍!
  我们不敢用大型的攻击忍术,怕伤害到团藏大人,只能是一起扑到了团藏大人和迈特戴的身上,可是迈特戴这个家伙反而更兴奋了,硬顶着七八个忍者一顿爆锤,要不是我防御高,抱着迈特戴跑离了团藏大人,指不定这货还能打多久呢……”
  石桥龙岗仰头,满脸的往事不堪回首:
  “那一次可真的是好一顿毒打啊!”
  周断:“……”
  水门:“……”
  百掌:“……”
  绳树:“……”
  迈特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