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七章 来自死敌的凝视

  “千手绳树!”
  “到!”
  “宇智波美琴!”
  “到!”
  “波风水门!”
  “到!”
  木叶学校教室里,名为加藤鹰的忍术老师正在点名,而周断看着这熟悉的一幕,不禁对着面前桌子上的乌龟无奈开口:
  “喂,水健,好无聊啊,你说明明已经有了中忍的实力,谁缺席一眼就能看出来,为什么还要点名啊?过一过当老师的瘾真的就这么让他愉快吗?还有他这个让人残念的名字,加藤鹰,为什么要叫加藤鹰啊,其他名字不好吗,叫加藤段、加藤铭也可以啊!”
  “诶?”
  趴在桌子上,有脸盆大小的红色乌龟,慢慢的把头伸了出来,羞涩的开口道:
  “这……这个,虽然加藤鹰老师有着这样的实力,但……但是老师点名在我看来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呢,它可以潜移默化的加深老师在学生中的地位,使……使得老师在教学过程中更加自信,学生对于老师说的话听得更加仔细,我们的上级忍龟也在施行这个点名,而且……”
  水健的害羞性格使得它在周断这个刚刚认识不久的人面前说话断断续续:
  “加……加藤鹰这个名字我觉得很好啊,鹰是一种很锐利高傲的动物呢,老……老师的父母一定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像鹰一样成为一个厉害坚韧的忍者呢!诶,怎……怎么了吗?”
  “切!”
  周断一脸不爽的看着面前胆小的忍龟,那恶意满满的眼神直接吓得忍龟把头缩回了龟壳里:
  “明明是一个这么胆小的家伙,居然敢用说教的语气对我这么说话,看来你没有表面看起来的这么简单啊……”
  周断直接粗暴的把手伸进了龟壳,捏住了水健的头:
  “区区一个下级忍龟不要给我太嚣张啊,信不信我把这次强化的名额送给别的忍龟啊!”
  “请……请住手!”
  “你在做梦!”
  “不……不要这样!”
  “怎么可能!”
  “亚……亚麻带!”
  “呵呵,既然已经落在了我的手里,犯了错误哪有轻易就饶过你的道理……”
  周断一脸冷笑的看着水健,右手捏住水健的头部,不断的一拉一缩,那残暴的动作,恶鬼般的行径,炼狱般的行为,看的同座的漩涡玖辛奈脸红不已!
  “嘭!”
  “周断,你闹够了没有!”
  讲台上,看着越来越过分的周断,加藤鹰忍不住青筋暴跳:
  “周断,你虽然只用了仅仅两年的时间就进入了高级班学习,但并不意味着你真的就已经拥有了下忍的实力,而且,我接下来要说的是下忍考试的内容,这里才是真正的核心,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进入高级班,说明你的资质是得到所有人肯定的,你不要进入了高级班,却在下忍毕业时被淘汰,白白浪费了自己的天赋,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到讲台前来站着!”
  周断看着讲台上的老师正气十足,气势满满的讲出了这番话,霎时间被震慑,一股来自学生对于老师天然的畏惧感直接就让周断呆滞在了原地,之后,“颤颤巍巍”的冲着加藤鹰甩出了一个中指!
  “天啊,周断这小子还真有胆子!”
  “是啊,敢和老师顶嘴,不知道加藤鹰老师曾经也是名震木叶的忍者吗?”
  “没错,虽然老师没有升到上忍,但也是中忍里面数一数二的忍者!”
  “老师的成名技——加藤鹰禁断之指,可是能同时对付三名中忍的可怕技能,周断这小子不要命了吗!”
  听着周围同学那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看着讲台上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加藤鹰,周断丝毫没有一点犯错的觉悟,反而是拉乌龟的速度越来越快,玖辛奈都已经用手捂住了眼睛,只透过手指间的缝隙来看了!
  就在气氛越来越紧张,加藤鹰越来越挂不住脸,周围的同学就等着加藤鹰爆发出中级忍者竟恐怖如斯的气势时,加藤鹰轻轻的咳嗽一声:
  “同学们,我们接下来讲一讲关于一会儿要进行的下忍考试细节!”
  “咦,居然就这么过去了吗?”
  “老师的记性不会这么差吧”
  “上回的秋道丁元可是被老师罚站了一上午呢!”
  “你们特么的是有多闲!”
  周断无奈的看着这帮闲的蛋疼的同学们,你们就这么喜欢看热闹不嫌事大吗?没注意到加藤鹰藏在身后紧紧握住的右拳吗?一会儿就是下忍资格考试了,你们真的一点儿都不担心吗?
  当然了,造成周断如此不给加藤鹰面子的原因有三,一是这货关于下忍考试的内容已经接连说了有一个多月了,实在烦人;
  二是虽然周断已经升到了高级班,但加藤鹰所教的内容周断已经都掌握了,而因为还要积攒一些医疗经验的关系,周断并不想太早毕业去前线,所以每次周断听课都无聊透顶,在做自己的事情时还经常被加藤鹰点名,每次都让周断抓狂不已;
  至于第三吗……加藤鹰因为和众多小姐姐快乐过后,裤裆下的小兄弟无法再次雄起,而这一幕正好被周断发现,在经周断成功治疗后,加藤鹰对于周断感激不已,周断也在心里表示,能把一次性治疗好的病症变成长期阶段性治疗,一方面表示自己的医疗水平显著提高,另一方面抓到了班主任的把柄真的是太特么棒了!
  兴许是今天是考核的日子,也兴许是今天被周断顶撞的难受,加藤鹰在草草说完几句班里所有同学早已熟悉的不能再熟的考试细节之后,大手一挥:
  “时间差不多了,专门考核你们的下忍也该到了,所有人跟我一起去操场,不过鉴于你们是最后一次离开这个教室了,我决定……”
  “哗啦!”
  一声撞碎玻璃的声音传来:
  “我们从窗户出去!”
  被选为木叶学校的老师,不得不说,加藤鹰对于学生们还是很呵护的,硬顶着带头破坏窗户被批评罚款的后果,还是毅然决然的带领学生们破窗而出,而这一行为也的确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五十多个还在暴躁期的熊孩子嗷嗷嚎叫着撞碎玻璃从窗户口跳了出去,原本面对下忍考试而暴躁不安的的情绪霎时间被高涨的热情所取代,即使是周断这样对加藤鹰这个名字感到残念的家伙,也对做出这一举动的老师感到赞扬。
  然而,还没等周断表示什么,一处聚集了无穷恶意的眼神就已经让周断浑身的汗毛直立——身穿绿色变态紧身衣,浑身上下甚至连脸上都贴满了起爆符的陌上时针正在冷冷的盯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