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七十八章 目光

  爆炸所造成的漫天烟尘之下,蛞蝓慢悠悠的爬了出来,天空坠落的沙土树枝落在蛞蝓的身上,马上便被蛞蝓身上的黏液沾染,随着重力掉落到了地上,此刻的蛞蝓看上去非但没有爆炸后受伤的样子,就连身上都是洁净如新的!
  而看着因为自己的禁术攻击理应死亡,最次也应该是无法行动的蛞蝓以这副样子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即使冷静如勇太,此刻也是忍不住口吐芬芳了起来:
  “我他妈究竟是在和什么东西在战斗,我知道湿骨林的蛞蝓是厉害,但厉害到了这种程度,这也太他妈扯淡了吧!”
  勇太不可思议的咆哮着,此时他的身体只能用凄惨来形容,连续释放强力的攻击,甚至连禁术都用了出来,这对于勇太的身体所造成的消耗是巨大的,身上的豪猪刺已经没了一大半,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血肉模糊的伤口,原本浑圆肥胖的身躯疯狂的缩水,几乎达到了皮包骨的样子,而这,才仅仅只是危机的开始!
  没有再给武建刚烈和勇太反应的机会,蛞蝓短暂的蓄力之后,再次向着勇太扑了过去,而这一次,由于过量输出查克拉导致身体消耗巨大的武建刚烈,终于是没有来得及防御住蛞蝓,让她直接将勇太压在了身下!
  身为能与通灵兽山椒鱼抗衡的存在,蛞蝓自然不单单只有能抗揍这一个特性,蛞蝓在压制勇太的同时,还在疯狂吸收着勇太的查克拉,而且,趁着勇太被压制,蛞蝓的一部分身体不断的分裂,变成了一群身体还不足拳头大小的小型蛞蝓,虽然行动缓慢,但却不断的从勇太的口鼻之处钻了进去,直到这时,勇太才明白刚刚自己的攻击为什么没有奏效,这个该死的蛞蝓居然是靠着分裂减弱了自己的攻击!
  但是现在明白已经太晚了,蛞蝓从内部外部联合进行破坏,使得原本就皮包骨的勇太,更是以肉眼看见的速度萎缩了下去,眼神中的生命之火正在迅速的熄灭!
  “你这该死的蛞蝓,不要给我太过分了!”
  经过了短暂的休息,武建给刚烈终于是恢复了行动能力,他伸手入怀,顿时掏出了一瓶泛着诡异的红色光芒的药剂,眼神中的犹豫一闪而逝,张嘴便将药剂喝了下去:
  “这是以消耗寿命为代价急速恢复查克拉的药剂,没想到现在就被我用了,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
  武建刚烈的脸上狰狞无比,随着术印的结下,身体顿时透出一股不正常的血红:
  “禁术——血身雾之术!”
  血雾,由淡变浓,由小变大,还未大规模扩散,那刺鼻的血腥味就已经先一步蔓延,提示着所有人——如果被这禁术沾上,那一定会引发相当危险的后果,然而……
  “你以为我还会再给你机会吗?”
  土石崩裂的巨响传来,纲手从忍术的束缚里挣脱了出来,活动了一下双手,而后,急速向着武建刚烈就冲了过来!
  拳,收于身侧;眼,紧盯着武建刚烈,那百米的距离在纲手绝强的爆发下转瞬即至!
  “怪力!”
  狂怒的吼声在武建刚烈身前响起,随之而来的,是那看似平淡无奇,但威力却让人心胆俱裂的恐怖一拳!
  “嘭!”
  沉闷的声音响起,武建刚烈顿时就被打断了攻击,一口老血没有忍住直接喷了出来,狂猛的拳势不减,带动着武建刚烈的身体直接就砸在了勇太的身上!
  “啊!!!”
  武建刚烈被砸落的地点并不好,一根勇太身上的豪猪刺直接洞穿了武建刚烈的腹部,剧烈的痛苦直接让武建刚烈惨叫了起来,然而,与身体上的痛苦相比,更让武建刚烈害怕的,是眼前那越来越大的纲手的拳头!
  “刚烈,小心!”
  到底是一同作战多年的同伴,勇太虽然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但是眼看刚烈即将殒命在纲手那充满了破坏力的拳头下,还是强行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向后退了一步,让刚烈离开了纲手的攻击范围,而这,也仅仅只是垂死挣扎罢了。
  毕竟,武建刚烈能躲开纲手的攻击,但以勇太那巨大的离谱的体型,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纲手那毁天灭地的一击的!
  “怪力拳!”
  一只看似娇嫩的拳头攻击在了勇太那皮糙肉厚的身体上,先是极其诡异的一静,而后,一圈圈强力的波纹自勇太身体与拳头接触的位置疯狂扩散,最后,勇太犹如一只被铁棍击飞的皮球一般,急速的被击飞了出去!
  “切,明明长着那么大的个子,没想到居然是这么经不起折腾的面袋子!”
  纲手站在蛞蝓的头上,看着被自己击飞的勇太,经过了自己的洗礼,勇太那一身本就不剩多少的豪猪刺更是断的断,掉的掉,两条前腿与一条后腿呈现不正常的弯曲,显然是受到了非常严重的骨折,,再加上之前勇太的禁术以及蛞蝓的攻击,眼下的勇太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眼看是已经活不成了!
  而武建刚烈那个家伙,本就受伤严重的身体,贴在勇太的身上不停的翻滚,即使能活下来,显然也是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纲手大人,您还是看看刚才武建刚烈的血雾术吧,您刚刚攻击的时候好像沾染了一些吧?”
  纲手脚下的蛞蝓有些担忧的提醒道:
  “虽然这东西在您看来估计没什么,但我看您还是及时处理的好!”
  “多谢关心……”
  纲手看了看自己右手上飘荡的淡红色的血雾,握拳间,一股绿色的查克拉能量急速的涌上拳头,只是瞬间,那一股危险的红色就已经消散不见:
  “还好这东西对我来说并不难处理,要真是遇到了难处理的东西,说不定我还真得带着这东西直到战斗结束呢!”
  纲手理了理在战斗中有些凌乱的头发以及在战斗中撑坏了衣领的衣服,战斗之中,纲手一直用查克拉包裹着全身,这就导致了战斗中纲手的衣服没有丝毫破损,但是刚刚的怪力拳纲手用力实在过猛,连带着胸部不小心就将自己的衣领撑坏了,但是这里是战场,哪里有什么时间换衣服,再加上只是衣领裂了个口子,影响并不大,纲手再次进入了战斗状态:
  “继续战斗吧,砂忍村不知在这处战场上的巨型通灵兽就这三头,既然我们的对手已经被干掉了,那我们也该发挥我们真正的用处了,仗着体型巨大而大规模攻击敌村忍者,这可并不是砂忍村的专利!”
  纲手带着蛞蝓直奔砂忍本阵而去,丝毫没有支援大蛇丸与自来也的想法——那是对于同伴的充足的信任,然而,也正是这种想法,让纲手忽略了远处少白头自来也投来的一双能把钢铁都烤化了的炙热的痴汉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