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三十九章 战况

  看着脚下死死盯着自己的人头,一种名为卧槽的情绪在绳树心里挥之不去,成千上万只绳树并不认识,但脖子以上酷似骆驼,脖子以下酷似山羊的动物在自己的脑子里面疯狂的奔跑!
  “周断!”
  刚刚经历了上忍的恐怖杀意侵袭,现在就又经历了“仰望星空”,惊恐后的愤怒让绳树再也压抑不住,上忍绳树惹不起,但周断自己还是可以试一试的,想到这里,绳树忍不住对着周断爆吼了起来:
  “你在故意玩我是吧!”
  “诶,不要激动吗……”
  周断的确是存在着恶搞一下绳树的心思,但一看绳树的反应这么大,心里也的确是有一些不好意思,想到这里,周断连忙在怀里掏出了几瓶紫色药剂,安慰的对着绳树开口:
  “没错,我就是在玩你!”
  “哼!”
  绳树冷哼一声,不屑的转过身去:
  “既然你都承认故意耍我,那我就不和你一般计较了!”
  “少给我废话,滚我身后去!”
  “哼,当然没问题!”
  绳树话落,立刻就大步走到了周断身后那十足的气势,那坚毅的脸孔,那丢人的行为,让所有在屋子里的人嘴角止不住的抽搐!
  “好了!”
  欣赏完了闹剧,登记处的忍者还算是没有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他将地上的人头拿起,取出来了几摞资料仔细比对了起来,半晌,他才声音嘶哑的开口:
  “已经确认其中两名中忍,分别是砂忍的镰刀手秋镰志信,与快刀明田光中,剩余的六名忍者应该是下忍,我们没有详细记录,不过这也没办法,除非是特别一些的,否则我们是不会记录砂忍的下忍资料的,毕竟下忍没有需要记录的意义,哦,对了……”
  记录的忍者抬起头看着周断:
  “你不是说干掉了三个中忍吗?剩下的一个呢?”
  “剩下的一个死的比较惨……”
  没等周断开口,绳树直接抢着说道:
  “被我们队长用起爆符裹着千本从他的屁股位置捅了进去,炸的连渣都不剩,这可是木叶隐秘传体术奥义——千本杀啊!大蛇丸大人也看见了,那个忍者死的非常壮烈,呀,不好……”
  绳树后知后觉,警惕的看了记录信息的忍者一眼:
  “我口快把木叶流传的体术奥义暴露了,你不会泄露出去吧?”
  “我对于这种所谓的木叶体术奥义没有任何兴趣,我甚至都想把这个奥义彻底的从我脑子里删除出去!”
  记录的忍者咧着嘴,咬着牙岔开了这个话题:
  “好了,现在你们小队的队伍信息以及战果都已经存好了,虽然你们的实力很强,但等到我遇见了大蛇丸大人,我还是会向他确认一下的。你们根据顺序,被分到第五战斗大队,队长是犬冢一族的上忍,犬冢烬,给,这是战场的即时信息!”
  登记的忍者表情严肃了下来,从抽屉里拽出了一个卷轴:
  “虽然只是简略的信息,但是也只能在这间屋子里看完,记住,就算是这些简单的情报,也不许暴露给敌人!”
  “嗯,了解!”
  周断伸手接过了卷轴,打开铺在了桌子上,而水门,百掌和凑热闹的绳树也围了过来,卷轴上的信息虽然简略,但也让周断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算上现在周断所在的钢岩谷,木叶的前进部队共有三支大部队,另外两支部队驻扎在常固绿洲与流沙骨地,常固绿洲是一处一直存在于沙漠里的绿洲,几百年来一直没有消失,其中大部分是一种名叫坚骨的树,这种树木坚固异常,几乎可以抵御各种属性的A级忍术以及普通上忍全力的忍具劈砍!
  但奇特的是,这种树木只要一被砍断,被砍断的部分就会变得脆弱无比,毫无用处,这也避免了这种树木被砍伐一空的命运,毕竟这能防御A级忍术,费点精力砍下来,这也是一种顶级的材料了!
  而流沙骨地则是一处大型的流沙坑聚集处,大大小小的流沙坑遍布方圆几十里,而且这是一处忍兽埋骨地,每当忍兽寿命将尽即将死亡时都会来到这里,各种坚固的忍兽骨骼遍布这里,这也导致了如果这里被人摸清了详细路线制作成地图,绝对是一处安心的堡垒,而幸运的是,木叶将砂忍耗时费力辛苦制作的流沙骨地地图偷到了手,并对流沙骨地进行了修改,虽然因为时间原因,只进行了简单修改,但砂忍原先的地图路线可以说已经是报废了!
  这两处地方都十分诡异,却也易守难攻,如果不是一开始木叶就强攻下了这两处战略要地,接下来的战斗会十分艰难!
  三处地方分别有一万多人,共计四万多名忍者呈半包围之势攻击,虽然与砂忍的战斗很是胶着,但却是稳步的向前推进着,另外,还有两千多忍者更进一步的突入到了风之国,或潜入砂忍附属的小忍村进行破坏,或不断的袭击砂忍的物资运送部队,不断的对砂忍进行骚扰!
  另外,钢岩谷这里是最重要的战场,不光人数最多,除了木叶三忍——大蛇丸、自来也、纲手外,就连最顶级的战斗力之一——旗木溯茂也在这里坐镇!
  看的出来,木叶这回是下了血本,只留不到一半的忍者守在家里,剩下的忍者都拉上了战场!”
  “我们出动的忍者不少啊!”
  百掌开口道:
  “在村子里只觉得少了不少人,没想到我们几乎把老底都拿出来了!”
  “出动了多少人是次要的……”
  周断看着面前的忍者:
  “我想知道的是,我们现在的伤亡数量是多少?”
  “唉!”
  记录的忍者表情有些阴沉的开口:
  “四千!”
  “很高的战损率啊!”
  听到这个数字,性格开朗的水门也是脸色沉了下来:
  “这还只是前期的战斗,大战结束后,这个数字最起码还会再翻一番,一比五的战损率,很高了!”
  “是啊,很高的战损率了,不过处在这样一个战乱的世界,战斗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唯有自己强大起来,才会有改变这个世界的资本,这是我们目前唯一能做到的!”
  周断安慰的拍了拍水门的肩膀,随手将卷轴还给了审核忍者:
  “沉重的话题就不要再继续下去了,接下来,我们说些别的吧,物资兑换点在哪,我们还有一些损坏与不用的忍具,需要更换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