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八十三章 我已经付出了太多

  四肢被固定,查克拉无法运行,下面赤果果并被泼了一杯羊奶,对面,则是一只饿疯了的只能吸奶的羊羔,这种场景,秋道丁烈虽然没经历过,但也差不多能明白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
  “周断!”
  看着对面的羊羔一步步的向着自己走来,秋道丁烈吓的声音都变了:
  “你这个王八蛋,赶快放了我,有本事我们正面决战,你使用这种卑鄙的伎俩,就不怕被人耻笑吗?”
  “呵呵!”
  虽然周断已经走到了屋外,被百掌死死扯着看不到这非常刺激的一幕,但这并不妨碍周断贴着门缝听一听里面的声音:
  “耻笑?秋道丁烈,你好像搞错了一点,这种事情发生后,被耻笑的对象只可能是你,至于我嘛,只会让其他人胆寒的!”
  “混账,这种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
  眼见嘲讽无效,秋道丁烈只能用上了威胁:
  “周断,你就不怕我事后报复吗?”
  “你要是不怕你喂羊的事情传遍整个木叶,乃至整个忍界……”
  周断耸了耸肩:
  “那我宁可等着你的报复!”
  “该死的破羊,你他妈离我远点,周断啊……”
  看着羊羔已经顶到了自己腿上,秋道丁烈吓得魂都飞了:
  “周断,怎么样都好,你怎么才能放过我,我求你了还不行吗?我们是一个忍村的忍者,有了误会应该相互体谅的,你就放了我这一次吧!”
  “忍者,要勇于正视自己的错误,并勇于承担自己的错误,秋道丁烈,我本来并不想用出这一招的,但是你错就错在把我茂叔叫了过来!
  这是你自己造成的后果,提示你永远记住,忍者决不能被一时的感情所左右,这一次,只是我微小的惩罚,如果你不记住这次教训,那你以后所面对的,很可能就是导致村子生死存亡的大危机了!
  秋道丁烈,我不要求你感激我,我只是希望你以后再遇到类似的情况,你可以想到今天的遭遇!”
  周断仰头望天,一时间感慨良多:
  “更何况,忍者,就是要忍常人所不能忍,实力的强大只是次要的,苦练心智,使自己遇到任何事情都面不改色,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忍者,秋道丁烈啊,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
  秋道丁烈:“……”
  波风水门:“……”
  日向百掌:“……”
  千手绳树:“……”
  “能把如此丧心病狂的操作说的如此合情合理……”
  紧紧拽着周断,也在贴门缝听声的百掌忍不住惊叹的看着周断:
  “队长,看来我对于你的下限又有了新的认识啊!”
  “我以前看过一些案例!”
  同样趴在门上的水门提示着周断:
  “当忍者遭受重大刺激时,查克拉会不受控制的急速流动,最好有人在一旁及时进行疏导,否则轻者身体被混乱的查克拉冲击的重伤,重则可能危急生命!
  队长,你要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放心吧,你也不想想我的老本行是干什么的!”
  周断从怀里拽出来了十来支充满着药剂的注射器,向着水门示意:
  “就算他真的只剩一口气,我也能给他治好!”
  “比起这些……”
  趴在百掌背上,同样在偷听的绳树疑惑道:
  “你们发没发现,屋子里突然安静多了!”
  由于绳树用土遁造出的房子并不太隔音,而且里面的秋道丁烈一直在大声的咆哮,所以刚刚周断几人并没有认真去听屋里的动静,直到绳树的提醒,周断几人才真正集中了自己的听力,而就是这一听,周断几人顿时就听出了不一样的声音!
  “只有羊羔的声音,秋道丁烈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百掌惊叹的说道:
  “不得不说,虽然秋道丁烈刚刚的所作所为有些白痴,但仅凭他能咬牙不出声这一点,他就值得肯定!”
  “不光如此!”
  水门也在一旁评论道:
  “直到现在,秋道丁烈不光嘴里没有发声,就连身体的颤抖都控制在了一个很让人佩服的幅度内,他应该是对于自己的身体控制,有着很高的造诣!”
  “这是人才啊,面对着如此酷刑,居然还能坚持到如此地步!”
  绳树也在一旁感叹:
  “我的手里就缺这样的手下,他会是我在火影之路上的可靠助力啊!”
  “不经历一些事情,你永远无法发现一个人的闪光点,秋道丁烈这个人啊……”
  周断与三名队友对视了一眼,齐声说道:
  “这就是木叶的希望之星啊!”
  “啊啊啊啊啊!!!!!”
  身体上的折磨,心灵上的痛苦,以及门外之人看似赞叹,实则让人绝望的话语,这样的遭遇,估计是个人都受不了,而秋道丁烈能坚持到现在,已经足可以说明其内心的强大了!
  而发出怒吼的同时,体内因遭受巨大刺激而混乱的查克拉,直接就冲破了百掌对他的封印,而秋道丁烈趁着这个时候,直接就把一颗黄色的药丸扔进了自己的嘴里,顿时,狂乱的查克拉直接就把木屋吹的支离破碎!
  “这个查克拉量,他应该是吃了咖喱丸!”
  周断看着爆发的秋道丁烈,直接叫了起来:
  “点子扎手,百掌、水门,你俩第一梯队先放c级防御忍术、我第二梯队释放b级防御忍术,绳树,你第三梯队释放a级防御术,挺过了这些忍术,木叶纠察队应该就能过来了!”
  不怪周断如此小心,实在是一个中忍吃掉咖喱丸所造成的破坏力是相当巨大的,如果不这么防御,周断小队还真不一定能防御住,然而,就在百掌和水门都已经释放完了防御忍术时,秋道丁烈却并没有攻击,反而是向着周断冷冷的开口:
  “周断,你的眩晕药剂还有吗?”
  “呃……”
  周断想了想,还是从怀里掏出了一瓶药剂扔了过去:
  “给你!”
  “嗯!”
  秋道丁烈接过了药剂,随后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临了,只留下了一句话:
  “在这里等着我,我会给你你想要的!”
  周断点点头,并没有趁着秋道丁烈离开的这段时间再做出什么事情,周断总觉得秋道丁烈会带给自己一些惊喜,果然,周断的感觉成真,一个小时后,秋道丁烈再次出现在了周断面前,并扔给了周断一个小木桶,周断掀开盖子一看,里面是多半桶的血液以及漂浮着的两块屁股上的肉!
  “这是……”
  周断挑眉看向了秋道丁烈:
  “秋道丁莽身上的?”
  “对,秋道丁莽身上的!”
  秋道丁烈的语气冰冷:
  “我为我三叔付出了很多,然而,就在刚才我才发现,有些事情,并不是只靠一个人付出就够的!”
  这天的下午,一个名叫秋道丁烈的热血单纯少年死去,一个名叫秋道丁烈的青年彻底成长了起来,无数年后,每当有人询问秋道丁烈如何从一个热血到有些智障的少年成为一个无论是智力还是忍术都响彻忍界的忍者时,秋道丁烈都会不自觉的想起这一个令自己难忘的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