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四十六章 让狗绝望的牙通牙

  两个小时,四个人的收索探查,终于是让周断他们发现了一点儿有用的信息:
  犬冢锐,木叶上忍,资质很好,但因为年龄的缘故,实力一般,但因为和培养的忍犬——夜叉丸配合的缘故,一人一犬实力足够达到一般上忍的实力,与大部分犬冢一族一样,夜叉丸和犬冢锐是从小一起长大,所以犬冢锐对于夜叉丸简直不是一般的好,无论是各种顶级的狗粮还是各种漂亮的母忍犬,犬冢锐都会为夜叉丸想尽办法。
  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犬冢一族的忍者其实还是很愿意让自己家的母忍犬与夜叉丸在一起玩的,毕竟夜叉丸的实力强大,这就代表了良好的基因,配种后生下来的忍犬崽也是归自己的,所以夜叉丸在母忍犬这方面一直是不愁的,直到它遇到了一条名为白雪的忍犬。
  犬冢流,木叶犬冢一族普通下忍,资质一般,性格内向,朋友极少,唯一的朋友就是从小到大一直在一起的忍犬,白雪,当得知了上忍犬冢锐看上了自己家的白雪时,犬冢流感觉天都塌了下来,但是为了白雪,哪怕豁出去这条命,犬冢流也要保护好白雪!
  犬冢流自认为白雪很纯洁,但是,狗的天性就是很混乱,白雪在一边很享受,犬冢流却在一边痛哭流涕,绝望的不能自己,这狗血的一幕让周断本来还想继续看看热闹的,但是想到要给犬冢锐一个教训,周断不得不拿出刚配置好的药剂向着屋子里砸了过去!
  “犬冢锐,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既然你报复我在先,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作为对你报复我的惩罚,尝尝我特制的药剂——狗鞭充血药剂与二哈药剂的厉害吧!”
  “狗鞭、二哈,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周断,你怎么会在这里?”
  犬冢锐对于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周断很是惊讶,自己开完战斗会议已经很晚了,刚回来就被急着去找白雪的夜叉丸拦住了,相对于其他事,还是夜叉丸更重要一些!
  至于周断四人,在自己的预想里,应该还在排污池那里绝望的工作,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给自己这里扔了一瓶莫名其妙的药剂?
  “药剂,狗鞭,二哈……不好!”
  身为一个上忍,犬冢锐在第一时间就已经闪避到了周断的药剂范围之外,但是,原本也应该能闪避到药剂范围之外的夜叉丸还在快乐的前后运动着,想到这里,犬冢锐急忙把视线掉转向了夜叉丸的方位,却是看到了让自己惊恐异常、肝胆俱裂的一幕!
  因为在角落里愉快的玩耍而躲避不及的夜叉丸和白雪,在吸入了药剂后,先是同时僵硬了一下,而后,白雪拽着还来不及拔出狗鞭的夜叉丸在屋子里开始了疯狂的奔跑!
  “怎么样?我的药剂还不错吧?”
  周断站在犬冢锐的身边,根据两条忍犬的状态给自己新研制出的药剂记录在系统上:
  “狗鞭充血药剂
  针对目标:一切雄性忍犬
  药剂效果:药剂气化性快,不受雨水与风力影响,被目标吸入后,目标狗鞭保持充血状态最少一小时!
  二哈药剂
  针对目标:一切雌性忍犬
  药剂效果:药剂气化性快,不受雨水与风力影响,被目标吸入后,所有的行为犹如哈士奇一样,行为不受控,思想不受控!”
  哈士奇,在忍界里有着鼎鼎大名,一种二到不能再二的忍犬,自古以来,和哈士奇组队的忍者,没有一个是好下场的!
  本来一起隐藏的好好的,突然就开始撒欢乱跑了起来;本来一起在释放牙通牙,结果释放到了一半,突然把同伴撞飞;自己的同伴在释放忍术,结果被哈士奇一口咬在了手上,惨被干掉!
  忍界里无数血淋淋的教训警示着后人,现在犬冢一族的忍者也只会把哈士奇品种的忍犬放到战场上去干扰敌对忍者,而这样一种哈士奇的精神被周断用药剂附在了白雪的身上,会发生什么呢?
  答案是白雪在夜叉丸还插在自己身上的情况下,释放起了牙通牙!!!
  “真不愧是周断啊……”
  在一旁看热闹的绳树满眼都是崇拜的目光:
  “这种牙通牙的释放,除了我们,其他人一辈子也见不到了吧,这可真厉害啊!”
  “的确厉害!”
  水门也是一脸的赞赏:
  “虽然我是想过利用周断的药剂加上我们趁犬冢锐落单时揍他一顿,但这次的效果明显更好!”
  “真是解气啊!”
  百掌靠着窗户,看着撞破了墙壁,带着夜叉丸满驻地乱放牙通牙的白雪:
  “多亏了周断,要不然,犬冢锐第一天就给我们安排了排污池的工作,接下来几天不一定还会有什么其他的倒霉事情等着我们呢!”
  三个人在一片没心没肺的看着热闹,他们倒是不担心会有什么麻烦——清理排污池的任务本来就有专人负责,犬冢锐的任务已经有了一些违反了规定的倾向,吓一吓没有背景的下忍还可以,但是对于周断和绳树这两个官二代,官三代来说,虽然事情不严重,但是如果去上级反映的话,还是会对犬冢锐有影响的,最起码,周断给夜叉丸下药,无论他有多大的怨言他也是不敢报复上报的!
  “周断,你住手吧,我求你了还不行吗?”
  犬冢锐崩溃的看着拽着夜叉丸漫山遍野乱跑的白雪,旁边的犬冢流因为刺激过大早就晕过去了,虽然早就知道周断不好惹,但是犬冢锐也没想到周断混蛋到了这个地步:
  “我故意刁难你是我不对,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吧,夜叉丸是无辜的啊,几天后我还要带它去战场杀敌的啊,周断,看在同是战友的份上,你就放过它吧!”
  “我也想放过它……”
  周断一脸为难的看着犬冢锐:
  “可是你事后不会报复我吧?”
  “我哪敢啊!”
  犬冢锐都快哭了,看着夜叉丸在白雪的拖拽下,发出的痛苦的嚎叫,犬冢锐的心都快碎了:
  “我发誓不找你的麻烦,以后绝对不会了!”
  “那就好,给,这是长毛发的药剂和拔毛药膏……”
  周断递给了犬冢锐一瓶药剂和一盒绿色药膏:
  “喝下药剂后,白雪会直接恢复正常,而夜叉丸在解除充血药剂的同时,狗蛋附近的毛发会不断的生长,会持续一小时,而你要做的就是用绿色药膏不断的把夜叉丸狗蛋上的毛拽下来,直到药剂时间结束为止,这样才能彻底结束狗鞭充血药剂的效果,诶,你不要这么看着我啊……”
  面对着犬冢锐,周断露出一抹灿烂的微笑:
  “毕竟兄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