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九十章 我要给猿飞日斩生猴子

  审讯间内,两个木叶的忍者正在审讯着砂忍俘虏,一个黄色头发的干瘦男子坐在椅子上,一手结印,一只手按在砂忍的头上,另一边,一个神情阴冷的刀疤脸正在拿着一柄小刀,不断的在俘虏身上制造着伤口,听到了门口传来的声音,刀疤脸停下了动作,在看到了周断等人进来后,缓缓呼出了一口气:
  “又来人了吗,虽然你们不见得能问出来什么,但我终于能缓一缓了,连续三个小时的工作,我也是有些累了!”
  刀疤脸在一边的水盆里把自己双手上的血迹洗净,坐在了角落里的椅子上,向着周断一行人挥了挥手:
  “有什么招都用出来吧,这名沙忍意志力还算可以,在身体不断遭受折磨的情况下,还能一直抵抗着山中光齐的读心术,要不是这回送回木叶的俘虏过多,兴许这家伙都会给运回木叶了!”
  周断闻言,没有多说什么,转而是向着砂忍俘虏看去,不得不说,这名砂忍的意志力的确够硬,浑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衣服都已经被血浸透,透过胸腹间的伤口,依稀可以看见里面同样受了不小伤害的内脏!
  然而,受了这种伤势,砂忍却只是闭着眼睛,如果不是那紧紧咬住的牙关,其他人只会以为这个家伙已经承受不住痛苦而昏了过去!
  “这,这是何等的坚强!”
  从来脑子缺根弦的绳树最是受不了这个场面,没等其他人开口,直接就窜到了砂忍的面前,一脸高潮的嚎叫道:
  “你这个不知名的砂忍啊,虽然你屈辱的被我们木叶抓获,并遭受了我们木叶的凌辱与殴打,而且因为你是个小人物从而没人来救你,但是,你这种受尽折磨但不屈服的精神深深感动了我,我向你保证……”
  绳树一脸严肃的看着砂忍:
  “只要你把你所有的秘密都如实交代,并把所有的私房钱都交给我,我就让你加入木叶做我千手绳树,这个未来火影的小弟!”
  “噗!”
  如此犀利的发言,直接让坐在旁边喝水的刀疤脸将口中的水喷了出去,山中光齐结印的手一抖,差点儿就没有维持住忍术,而一直紧闭双眼的砂忍此时也是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用一种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了一眼绳树,随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我去,这个家伙居然看不起我!”
  即使如绳树这样的智商,此时也能明白砂忍的眼神,然而,还没等他再说什么,早就忍受不了的周断直接就把绳树踹到了角落里!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旗木周断,也是即将审问你的忍者……”
  周断顿了顿,看着毫无表情的沙忍耸了耸肩,继续开口道:
  “我对于肉体上的折磨并不擅长,对于精神上给予俘虏的折磨也不太了解,但是索性,我还是有着另一样身份的,我是一名医疗忍者,而我对医疗忍术中的药剂领域可是有着很深厚的兴趣!”
  说话间,周断将一瓶蓝色的药剂瓶摆在了砂忍的身前:
  “这可是我研制已久却一直没有机会在人体上使用的珍贵药剂,我将其称之为——强力纹身药剂!”
  “纹身?”
  被踹到了角落里的绳树适时的提出了疑问:
  “那东西管用吗?”
  “问得好!”
  见到有人询问自己的药剂,周断立刻一脸高潮的解释:
  “药剂名称:强力纹身药剂
  所用药材:蚀蛇毒液、白芍、蚀骨草,塑型果。
  服用方式:口服即可
  药剂效果:随着药剂喝下,使用者浑身上下会立刻出现纹身,此图案永不消退,会伴随使用者的一生!”
  “你这药剂效果不就和普通纹身一样吗,这还不如烙印呢,而且还没有铁烙在身上的痛苦,你这药剂也不怎么样嘛,再说了,周断……”
  绳树有些莫名其妙的开口问道:
  “你到了现在也还没说你到底要纹什么呢?”
  “别着急……”
  周断不知从哪里拽出了一只老鼠,掰开嘴,将几滴药剂倒进了老鼠嘴里,没过几秒,老鼠浑身上下的毛发立刻脱落,而光洁一片的身上,立刻显现出了一句文字——“我爱木叶村,我要给猿飞日斩生猴子!”
  “嘶!”
  倒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在场的所有人都用一种看王八蛋一样的眼神看着周断,而不知何时睁开双眼的沙忍更是眼睛止不住的抽搐,然而,看到沙忍即使是面对这种顶级的药剂依然没有屈服,周断再次发出了恶魔的低语:
  “顽固的家伙,不要以为我的药剂到这里就结束了,同为忍者,我知道心智坚韧的家伙会做到什么程度——一辈子用护甲、绷带将自己包裹,更有甚者,将自己浑身带有图案的地方砍下,但我告诉你,这些统统没有用!
  戴上护甲缠上绷带,带有图案的皮肤处也会渗出特殊的血液,快速的渗透到护甲绷带的外面;砍下身上的纹身,纹身也会在伤疤处重新出现,即使你死后,纹身也已经蚀刻在了你的骨头上,即使你做出了最狠的决定——将自己火化……”
  周断将手中的老鼠烧成了灰,然而灰烬并没有四散飘走,反而是凝聚成了一根焦黑的圆柱体,上面的“我要给猿飞日斩生猴子”依然清晰无比!
  “你不要以为这就完了……”
  周断的恶魔行径还在继续,只见他再次从怀里掏出了一瓶红色药剂:
  “如果你能承受住上面的压力,这瓶则是我研制出的最强力版本,喝下去后,你身上的纹身会经常变化,上面记载了你与风影的各种不堪入目的姿势,你会变成一部行走的黑历史,事情真不真实没关系,但你只要出现在其他人面前,你与沙忍的不正当关系就会被传遍整个忍界!
  “啪!”
  刀疤脸手中的水杯直接摔在了地上,屋里的所有人齐齐打了个冷颤,沙忍原本冷漠的脸上此时也布满了冷汗,山中光齐见此再次侵入沙忍的内心,随后便是一声大叫:
  “这个家伙的心理防线终于出现大缺口了,这回我能把他小时候尿裤子的事都能扒的一清二楚了!”
  “怎么样,江角悠斗大叔,我就说我对自己很有信心吧!”
  看到了自己的药剂取得了如此骄人的战绩,此时的周断兴奋无比:
  “这里还剩下多少没开口的沙忍,我去一并解决了他们,而且悠斗大叔,我决定了……”
  周断的脸上显示出了高尚的神情:
  “我决定把自己这项呕心沥血所研制出的药剂的配方上交给村子,以此来为村子做出巨大的贡献!”
  “且不说你呕心沥血研究出了个什么玩意儿,单就这瓶药剂本身就不可能得到村子的认可,毕竟……”
  江角悠斗满是残念的看了看周断手中的药剂:
  “你的药剂厉害是厉害,但我们可丢不起这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