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六十六章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寒光闪烁,武器碰撞的声音不断响起,群树围拢的战场上,一场一面倒的战斗正在进行!
  “啊啊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
  北门秋次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恐惧过,自己的流派虽然是被所有人不看好的傀儡师,但由于自己还算不错的天赋,以及自己的祖父和过世的父亲当傀儡师所遗留下来的大量经验,自己的实力在同阶段的人里还算是中上游的,以一个傀儡师来说,这已经是非常厉害的战绩了!
  而且身为傀儡师,虽然其他的本事差一些,但逃跑的本事绝对一流——控制着傀儡阻击敌人,情况危急下还可以用自爆阻碍对手,北门秋次郎本以为凭借着这些,自己在战场上还算是安全的,但谁知道第一次战斗就遇到了这么让人绝望的敌人!
  一个照面,仅仅只是一个照面,自己三具傀儡里最为坚硬的一具,就已经被对手从头到尾的劈成了两半,而后,更是用让人眼花缭乱的刀术将傀儡劈成了一地碎片,就连里面的忍具起和爆符都劈成了渣渣!
  更为让人胆寒的是,劈碎了自己的傀儡后,这个黄头发的该死家伙连一口粗气都没有喘过,瞪着那一双嗜血残暴的眼睛向着自己就冲了过来。
  这种眼神自己很熟悉,那是村里最为残暴的变态杀人狂的眼神,北门秋次郎相信,如果此时不是身处战场有着一大群人,自己说不定都会尿出来:
  “你不要小看了我北门秋次郎啊,傀儡操法,双头控杀之术!”
  虽然已经被狂暴中的水门吓破了胆子,但北门秋次郎还算是有着忍者最基本的心理素质,虽然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但双手挥动间,傀儡的杀招已经向着水门展开!
  在北门秋次郎的操控下,两具傀儡先是一个停顿,而后,傀儡的肚子从中间向两边打开,边缘骤然间冒出了大量的木条,两具傀儡的木条瞬间组合到了一起,将水门整个包围了进去,而后,大量的破空声从傀儡内部传来!
  “木叶斩术,萤虫之舞!”
  虽然因为队友在现场的缘故,水门收敛了那些能让菜贩子愤怒不已且让周断等人吐槽不已的招式,转而使用上了逼格瞬间拔升的招式,但是这却是丝毫没有让水门的破坏力降低!
  伴随着刺耳的鸣叫,无数如萤火虫一样的光点先是在傀儡上争先恐后的钻出,而后,无数的光点连点成线,只是眨眼之间,北门秋次郎辛辛苦苦布下的困局就被水门轻而易举的粉碎殆尽!
  漫天碎木之下,北门秋次郎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水门的一拳狠狠的怼进了肚子上,翻着白眼倒在了地上!
  “轻松搞定!”
  一拳放倒了北门秋次郎后,水门眼中的暴戾瞬间神奇的消失不见,替换成了熟悉的温和笑容。
  拽着北门秋次郎的衣领扔在了周断身前,微笑着的水门刚想问问周断还有什么其他任务,下一秒,却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在了原地!
  波风水门,作为刚毕业就成为下忍里顶尖的存在,内心的强大无与伦比,而经历了周断各种毁三观的药剂战斗观摩后,其神经更是经历了无数次的残酷洗涤,能让现在的波风水门震惊的,用惨无人道、丧心病狂都难以形容,只能说是周断的下限再一次突破了天际!
  三名砂忍傀儡师浑身赤果果的趴在地上,虽然意识清醒,却是由于在关键穴道被百掌点了穴而动弹不已,只能是目露悲愤、绝望、惊恐的眼神,看着周断将一根银白色的棍状物狠狠的捅进了他们的身体里,至于是捅在了哪里,水门不禁回忆起了木叶医院那令人胆寒的肠道检测!
  “队长,收起你大胆的想法吧!”
  看着周断那毫无人性的行为,队伍里的理智担当百掌在一旁不住的苦苦哀劝:
  “如果你的行为被人发现,我们小队的名声可就完蛋了!”
  “哪里有这么严重……”
  周断一脸的满不在乎:
  “在我的手段里来说,这只是一般大胆的行为,而且……”
  周断对着地上的三个砂忍露出了一种狂热的眼神:
  “相信,为了如此伟大的陷阱而牺牲,你们一定也会觉得很光荣吧!”
  听了周断的话,本就绝望不已的三个砂忍颤抖的更厉害了!
  “嘶!”
  看到了周断的所作所为,即使是波风水门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队长,你这是在干什么?”
  “周断说他是在做一件极其跨时代的陷阱!”
  看着周断在忙,一旁还在收寻战利品的绳树立刻一脸振奋的向着水门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这货的战斗之所以比水门还快,完全是因为这货在战斗的一瞬间就分出了三个分身,仗着自己查克拉多,十二个C级忍术扔下去,那个倒霉的砂忍傀儡师立刻被炸的不要不要的:
  “周断说这个叫水平立体装置,据说这个陷阱的隐蔽性暂且不提,但是因为诱饵丢人的行为,会让其他人极其的愤怒从而导致警惕心下降的十分厉害!”
  水门:“……”
  “水门,你回来的正好!”
  看到水门十分利落的将最后一名砂忍带了回来,周断立刻露出了十分满意的笑容,一边扒着倒霉的北门秋次郎的裤子,一边给出了任务:
  “要休息的话还要在等一会儿,我们造成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趁现在还有一点儿时间,你们赶紧把周围的战利品收集一下,等我布置完了陷阱我们就马上离开!”
  “队长,你做这个陷阱不会不妥吗?”
  看着一旁的百掌对着周断苦苦哀求阻止的样子,水门也生出了一种感同身受的心理,且不说周断的陷阱所造成的伤害有多大,但如果这个陷阱被传出去,自己等人的名声一定会被深深鄙视的!
  而看着那四名倒霉的砂忍身后那闪亮的金属棍,水门嘴角抽搐着使出了绝招:
  “队长,你这么做,旗木溯茂大人知道了的话,一定会很失望的吧!”(你这么作,你家大人知道吗?)
  “呃,这倒是个问题!”
  被水门这么一提醒,周断顿时打了个冷颤,虽然平时旗木溯茂最为袒护自己,但这件事情被传了出去,说不定旗木溯茂真的会手刃了自己,但是联想到自己这个划时代意义的陷阱,周断一瞬间的懦弱瞬间被坚毅速替代,拿着手中十字型的装置,拖着被百掌抱住的大腿,周断留给了水门一个决然的背景:
  “忍者,就要有自己的坚持,这就是我的忍道,水门,相信这件事,茂叔一定会理解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