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二十二章 中忍之死

  “荷尔蒙药剂黄金三法则!”
  听着如此变态的名称,日向百掌和波风水门本能的就觉得这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而且,听了之后,自己的耳朵必然会承受这个年龄段不该承受之重!
  然而,看着对面的旗木周断那一脸自己发明的东西终于问世,满心欢喜的想要与其他人分享自己的喜悦,并且不愿意听就弄死你们的变态表情,日向百掌和波风水门对视一眼,还是把想要拒绝的话咽了回去,并且向着周断露出了想要询问的欲望!
  “很好,既然你们这么想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们好了!”
  收到了满意的反馈,周断一脸的得意:
  荷尔蒙药剂黄金三法则第一条:药剂分为两种,第一种药剂为无色无味透明状液体,附着在人身上后并不会有任何效果,唯一的作用是使动物无视药剂使用者,也就是我在我们身上使用的!
  而第二种药剂为淡白色液体,遇空气迅速气化成淡白色烟雾,附着在人体上后,只要与使用了第一种药剂的人在范围一百米内,就会产生人类所无法察觉的一种气味,这种气味会刺激三百米范围内的动物,使其陷入疯狂的想要输出产生气味的人的状态!
  荷尔蒙药剂黄金三法则第二条:严格的限制——药剂对上忍级忍者无效,遇大量清水失效,第二种药剂形成的烟雾必须附着在人身体上百分之七十以上范围才会起效!
  荷尔蒙药剂黄金三法则第三条:与严格的限制作用相比,是其强大的效果——忍者无论使用任何方式都不能吓退动物,因为忍者只要在运动,就会使这种气味增强,变得更加吸引动物,使其更加疯狂!
  “我的天!”
  听完了药剂作用,水门和百掌久久不能平静,整个木叶村里,也就周断能整出这些乱七八糟的药剂,但凡是个正常人,谁会整这些?
  而周断这时也反应了过来:
  “诶,百掌,水门,你们是来帮忙的啊,不是来听课的,别呆着,有什么事干掉他再说!”
  百掌和水门略显尴尬的点点头,但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就胡乱的攻击场中的中级砂忍,如果是绳树那个没脑子的货色这时候早就已经进场冲锋了,波风水门看着周断:
  “我们需要怎么辅助你?”
  “水门、百掌,我召唤出的忍龟还没成长完全,遇到危险虽然可以将头及时的缩回壳里,但脖子与龟壳的连接处是它们的弱点,如果是忍术也就算了,要是千本、手里剑之类的具有极强穿刺类效果的攻击,我们要及时挡住!
  而且,百掌,你来的正好,你的白眼一直开启,观察到砂忍的查克拉不正常流动及时汇报,而且分身术更是要严加查看!
  这几只忍龟只能抵抗C级以下忍术,如果砂忍有什么不正常的举动,水门,你和我一起阻止砂忍的行动,务必做到只让砂忍释放C级忍术,无法做出其他行动,这个家伙的查克拉已经使用了不少了,而且我的麻痹毒素一直在蔓延,继续这么磨下去,用不了多少长时间,他肯定会失去战斗力,任人宰割的!”
  “明白!”
  听完了周断的部署,波风水门和日向百掌立刻分散,各自站在了一头忍龟的龟壳上,与周断呈三角形包围住了砂忍,同时,也被动的学习了龙龟岛上一百零八洞之一——王八坨子洞所属忍龟,那精彩绝伦同时也不堪入耳的能把任何一个正常人逼疯的辱骂!
  波风水门和日向百掌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对于砂忍的同情——犯到了周断的手里,估计是这名砂忍这辈子最悲惨的事了!
  “不好!“
  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一直在仔细观察并汇报的日向百掌第一次语气严肃了起来:
  “查克拉的流动不正常,他要自爆!”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他成功不了的!
  周断果断发出了命令:
  “我们一起上!”
  在动物们的热情“输出”与几只侮辱人爆表的忍龟作用下,勉强还保持着最后一点儿理智,明白自己逃不过去的风之国中级砂忍终于是做出了决定,选择了能维持自己最后一点儿尊严的自爆。
  然而,在连续不断的释放忍术与麻痹毒素的不断侵蚀之下,查克拉与身体同时跌落低谷的中忍,面对着除了几次打断自己释放忍术,剩余时间一直在恢复实力的顶尖的下忍,这一愿望似乎变成了奢望!
  “木叶斩术——五方杀!”
  “柔拳法——截脉一拳!”
  “千本——要害杀人术!”
  五道斩击砍下,造成了五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后背、双臂,其中两道更是划破了胸口,露出了内脏!
  共计十二枚千本,深深的刺入了砂忍的周身要害,将本就致命的伤势更进一步,转换成了即将死亡的局面!
  而最让砂忍绝望的,是那拥有着一双白色眼睛,看起来是三人里最弱的小子,那看起来平淡无奇的一拳上,却是覆盖了一种诡异的查克拉,透过拳头,瞬间附着在了自己的经脉上,而因为身体极度枯竭,控制能力降到了冰点的查克拉顿时就停止了运行,将自己自爆的可能化为了笑话!
  “我不甘心啊!”
  这名遇到周断,倒霉到了极点的风之国不知名中忍,在发出了不甘的怒吼后,终于是倒在了原本干燥,现在却满是泥泞的地上,结束了他原本光明,死时却极度悲催的一生!
  “呼,终于打完了!”
  结束战斗,周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表面上看去是周断在不断戏耍着风之国中忍,并且一直游刃有余的样子,可实际上却并不轻松,被一个中忍追杀可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即使是有着荷尔蒙药剂,但周断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而且十几只剧毒鳄龟和五只五六米长的防御型忍龟的召唤可是耗费了周断一半的查克拉量,而战斗到了现在,周断的查克拉量几乎是已经到底了,身体和心理上的劳累也在不断的侵袭着他!
  “周断,你没事吧?”
  不等波风水门和日向百掌询问,那五只忍龟就已经拖着慢吞吞的身子着急的爬到了周断的身前,用大脑袋轻轻的顶着周断:
  “你受伤了吗?”
  “没有!”
  周断笑了笑:
  “只是有些累罢了,还有,多谢你们,今天可是帮了大忙啊!”
  “这是我们的荣幸!”
  忍龟们一脸的感激:
  “因为我们除了防御,其他作用弱到了极点,几乎没有忍者愿意与我们签订契约,即使有,也是资质十分完蛋的家伙,根本发挥不出我们的长处。
  只有你,不但帮忙用药剂提升我们,还真正让我们发挥了作用,一个劲儿的侮辱对方,对方却毫无办法,这是我们一生的梦想,我们今天真的做到了,要知道我们几个只是下级忍龟啊,一个中忍居然拿我们没办法,周断,你能跟我们签订契约,实在是太棒了!”
  周断笑着送走了依依不舍的忍龟们,站起了身来,看着已经休整完毕的波风水门和日向百掌,想了想,突然问出了一个不是很重要的问题:
  “水门、百掌,我们好像还少了一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