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十章 水门

  大风吹过,卷起了无数的落叶,一片秋风萧瑟中,衬托着周断的背影无比孤寂,周断不屑的扫了一眼晕倒在地的陌上时针一眼,仰头望天,良久,感叹一句:
  “高手寂寞啊!”
  “你是个屁的高手!你有什么资格谈论寂寞!”
  三代目气的咬牙切齿,忍者,忍常人所不能忍,行常人所不能行,无一不是性格坚毅,心灵强大,精神坚固之辈,至少从三代目火影记事以来,忍受不了痛苦而昏迷过去的忍者不是没有,但硬生生被羞辱而晕倒过去的只有眼前这一例,这倒不能说陌上时针就是心灵脆弱,那好歹也是经历过多次生死厮杀过的忍者,只能说是周断这小子太缺德了!
  三代不是没想过周断开发出的这种忍术的确有些厉害,但想了想当敌方来袭,无数的木叶村忍者腰间一挺,不住耸动的场景,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前两代火影泉下有知,兴许都会气的揭棺而起!
  三代气的胡子飘起来老高,手中那可怜的烟斗已经从碎片进化到了粉末,三代强忍住心中的愤怒,看向剩下的学员们,强行抑制着自己的语气:
  “周断已经通过了毕业考试,但我希望周断的战斗方式只是特例!”
  三代在“特例”两个字上咬的极重,其意味不言自明,万幸,接下来的学员是波风水门,波风水门也的确没让三代失望。
  “比试开始!”
  伴随着加藤鹰的开始,波风水门瞬间与对手拉开了距离,三枚手里剑呈品字形直袭对方面门与胸口。
  “叮叮叮!”
  短刀格挡开手里剑的声音响起,水门的手里剑被考核的下忍用短刀轻易击飞,脚下用力,下忍向着水门再次突进。
  “风遁——乱风刃!”
  看着考核下忍轻易就击飞了自己的手里剑,水门的神情不变,双手却迅速结印,一声断喝之后,大量巴掌大的半月形风刃向着对方蜂拥而至!
  “风遁——大突破!”
  面对着水门发出的大量风刃,考核下忍没有丝毫犹豫,也是立即发出了攻击,一道粗壮的龙卷风瞬间成型,直面风刃,下一刻,两道风遁忍术撞击而造成的狂风轰然肆虐!
  虽然两道忍术互相抵消,但是根据几道在考核下忍身上留下痕迹的风刃来看,明显是水门的忍术更强一点,然而,面对这种情况,考核下忍非但没有挫败感,表情反而是更加放心了一些——一开始波风水门就拉开距离,甚至用手里剑与忍术阻碍自己,甚至同为d级的忍术,水门居然更强一点,而这些,无一不代表了,对方是一个擅长远距离攻击,不擅长近身作战的忍者!
  看着考核下忍急匆匆的想拉近距离与水门近战,周断撇了撇嘴,如果以一般忍者的战斗行为判断,这名考核下忍的判断并没有错,但是……
  周断深深的看了一眼极速后退中的波风水门,这个家伙是个天才啊!
  果然,周断的判断得到了验证,为了尽快的结束战斗,水门故意给对方一种自己不擅长近战的假象,这就使得使用短刀,原本就十分擅长近战的考核下忍更加坚定了冲上去硬肛的想法,而这,也正是这名下忍失败的开始!
  五步,这是此时下忍与水门的距离,身体压低,右手握刀收于左侧腰间呈爆发式,余下的左手握住右手腕死死的角力——拔刀斩,这一最为大众化,却也最为经典的招式已经被下忍酝酿完成,只差一步的距离,自己就可以将眼前正“拼命”与自己拉开距离的小鬼击倒!
  自己可不想像陌上时针那个蠢货一样输的窝窝囊囊,要知道,虽然自己是考核官,但被一个刚毕业的小鬼干倒意味着什么,对自己以后的仕途有什么影响,那已经不用多说了!
  脚步,再次踏下,与水门的距离,已经被拉到了一米,左手上的束缚骤然离去,然而,那即将发出惊鸿一击的握刀右手却硬生生没有发出斩击!
  下忍看着对面的水门,发现那一直露出纯真笑容的小脸上,不知何时已经充满了狂热的战意,原本睁大的蓝色眼睛,早已经眯成了两条狭长的红芒:
  “不好!”
  下忍骤然感到了危机,有赖于平时的刻苦,那本来畅快的一击拔刀横斩硬生生被改成了横刀护胸,然而,这只是垂死的挣扎罢了!
  “惊鸟!”
  伴随着狂热的呼喊,四个水门同时出现,围绕着下忍在两米的范围内疯狂的攻击着,透过那模糊的身形,可以发现一个让人震惊的事实——那四个水门不是分身术的变化,而是由于水门过快的攻击所造成的残影!
  不愧起名为惊鸟,水门手中的手里剑不间断的冲击着,就犹如被惊扰的暴躁鸟群,利用鸟喙发出了铺天盖地的刺击!
  不愧是未来可以完美操控飞雷神的男人,没有那快到了极点的灵敏度,传送到了敌人身边也只能是送死罢了!
  短刀,在被连续二十多次攻击同一个点时断成两半,手里剑,在被格挡了不到五次被击飞,两把匕首,在连绵不断的攻击中迅速化成了碎片!
  终于,手里早已经没了任何武器的下忍认命的站在了原地,而水门,也再次恢复成了那个好好少年的模样!
  “波风水门,胜!”
  两人的战斗听着很长,但是实际上并很短暂,直到加藤鹰宣布两人的战斗结束,两人造成的狂风依旧没有停止!
  火影的体系很怪异,忍者可以发出毁天灭地的攻击,但自身的肉体防御却很弱,而这也就导致了,在周围观战的学生当中,很多来不及防护的学生直接被吹的东倒西歪,更有几个衣服也被吹掉了的倒霉蛋只能是看着自己被吹飞的衣服默默懊恼。
  当然,在场的毕业生里,最为轻松不受影响的还是要数周断,毕竟知道波风水门的战斗动静不会小,所以这货提前就对自己释放好了防御性忍术,而这也就造成了风暴起时,其他人要么狼狈的施展忍术,要么被吹的东倒西歪,而周断则是唯一一个双手背负站得笔直,极富装逼之能的家伙!
  然而,双手后背也有一个缺点——当四五条带着香味的艳丽内内砸在周断的脸上时,周断是没有来得及防御的!
  好吧,这或许是周断故意没有去防御的,当周断向着某个方向看去,发现四五个女孩在狂风中对着自己不断的大胆眨眼时,周断觉得这一切都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