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一十章 我土堂雷引,今天就要以土遁忍术,破你木叶白牙的不败神话!

第一百一十章 我土堂雷引,今天就要以土遁忍术,破你木叶白牙的不败神话!


  自从住在旗木溯茂家里,周断一直没有见识过旗木溯茂真正的实力,即使是单独教导自己,也因为两者实力差距太大,而从没让旗木溯茂发挥出真正实力,哪怕是上一次大战,也因为两者距离过远,旗木溯茂又被敌人牵制,使得周断错失观看的机会,直到现在,身处于较为安全的位置,旗木溯茂又在肆虐战场,周断才终于见识到了能让木叶中,心高气傲的三忍都心生敬佩的存在,究竟是拥有着怎样的战斗力。
  浓郁的雷遁查克拉因为被旗木溯茂极聚的压缩,已经变成了浓郁的白色电浆,从远处看去,只能看见一个被电浆完全包裹的人形!
  密集的白色电弧四处散射,五米之内,无论敌友,只要进入这个范围,所有人都会因雷电而变得动弹不得!
  旗木溯茂肆虐于战场,极聚压缩的查克拉电浆覆盖在查克拉短刀上,赋予其极强的破坏力,对手无论是下忍、中忍、亦或是上忍,一刀之下,犹如热刀切牛油,连人带忍具,全部一刀两断,旗木朔茂连剑招都没用,直接就杀的沙忍溃不成军!
  更为恐怖的是,因为雷遁对于肉体的活化加持,旗木溯茂的速度极快,几乎达到了瞬身的速度,砂忍根本还没来得及反应,旗木溯茂就已经在战场之上纵横往来了好几个来回,犹如一颗闪耀着刺目白光的利牙,不断的刺入撕裂着战场上的砂忍!
  一道巨大的龙卷凭空出现,如此巨大的动静立即就把旗木溯茂吸引,而看到了海老藏处在禁术使用后的脱力期,痛打落水狗——这一忍界最为基本的操作当即就被旗木溯茂发挥的淋漓尽致,近千米的距离在雷遁的加持下转瞬即至,看着海老藏那毫无防备的样子,旗木溯茂也是露出了“和善”的笑容,手中的短刀高举,卯足了力气,一刀狠狠的劈了下来!
  不得不说,海老藏到底是砂忍有名的忍者,即使处于脱力期,依然有着极限的操作,绝境之中再次飞速结印,一枚巨大的风球在自己和旗木溯茂之间迅速成型,而后,风球瞬间爆炸,一股极强的风压推动着海老藏极速的远离了旗木溯茂!
  “噗!”
  后退中的海老藏忍不住喷出一口老血,虽然用出了极限的操作,但旗木溯茂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道恐怖狭长的伤口从左肩延伸至右腹,透过恐怖的伤口,依稀可以看见里面蠕动的内脏!
  而且还不止如此,因为雷遁的特性,在伤口处还留有不少的电浆,正在不断的造成更大的伤害!
  “海老藏大人!”
  惊恐交加的喊声传来,一帮砂忍分成两波,一波玩了命的阻拦着旗木溯茂,另一波护送着海老藏疯狂逃窜!
  “旗木拔刀流——群影!”
  冰冷的声音从旗木溯茂的嘴里发出,旗木朔茂将短刀归鞘,微微蓄力,再次出现之时,已经突进到了海老藏身后不到十米,而那些拦截的沙忍,每一个身前都有一个正在将短刀收归刀鞘的旗木朔茂!
  这些旗木朔茂用相同的频率将短刀收好,随后快速消散,而随着他们的消散,所有拦截的沙忍脖子上,都是出现了巨大的致命伤口!
  “土遁——加重岩之术!”
  人影袭来,迫使旗木溯茂放弃了继续追击,随着旗木溯茂的后退,人影带着岩石所组成的拳头重重的砸在旗木溯茂刚刚的位置,一个直径二十米的深坑随之出现!
  “嗯?封印术?”
  旗木朔茂躲过了身前的攻击,转身便想一刀了结了这个家伙,然而,刚要动作却是发现自己的双腿不能动了!
  “这种感觉,应该是以生命为代价的封印,而且发动封印的还必须最少是三名精英上忍的级别……”
  旗木塑茂看着对面的光头沙忍:
  “用三名精英上忍的生命就为了暂时封印我的两条腿,不得不说,你们还真是舍得出手!”
  “对上你,再大的代价我们也拿得出手,毕竟你的实力有目共睹,不过没了双腿的支撑,你的刀术基本上可就发挥不出来了,至于你拿手的雷遁……”
  沙忍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旗木朔茂:
  “我土堂雷引的出现就是为了专门克制你的雷遁,木叶白牙,有什么招数都掏出来吧!”
  “雷遁——雷牙通杀!”
  没有再多说什么,身为忍界数一数二的忍者,旗木朔茂的忍术当然也是不弱,旗木朔茂的双手飞速结印,下一秒,十多头体长十米,通体由雷电组成的巨狼呼啸着扑向了向着自己袭击而来的一众砂忍!
  “土遁——土陆归来!”
  一面巨大的石板自沙地之下冒出,雷电巨狼犹如不受控制一般,除了三条雷电巨狼在轰杀着周围的沙忍,剩下的全部不由自主的向着石板撞去,而明明应该是克制土遁的雷电,却反而被石板引导进了地下!
  “雷遁——雷牢之术!”
  看着眼前的一幕,旗木溯茂当即向着土堂雷引甩出了十几支苦无,苦无在空中互相撞击,散射在土堂雷引周围,旗木溯茂再次结印,十几道雷电自旗木溯茂身上分出,迅疾的牵引到苦无之上,随后,伴随着一声巨响,一团耀眼的白色雷电淹没了土堂雷引!
  “哈哈哈哈,土遁——岩铠之术!”
  雷电中心,土堂雷引直接召唤出一副岩石铠甲覆盖住了自己的身体,雷电轰击在岩石铠甲上,非但没有造成破坏,反而是被铠甲缓慢的吸收着,而感受着雷电被引导,土堂雷引顿时猖狂的大笑了起来:
  “响彻忍界的木叶白牙就只有这种程度吗,实话告诉你,我土堂雷引的所有土遁忍术,非但不会像其他废物那样被雷遁克制,反而会将雷遁吸收并转化成自己的查克拉,我可是你们雷遁忍者的克星,抹掉嘴角留下的血液,土堂雷引看着旗木溯茂,眼神里满是忌惮与一丝放松:
  “战场上的长途奔袭、袭击海老藏的强大雷遁,以及你对我用出的这些威力强大的招式,旗木溯茂,你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了,你身上已经消失的雷遁就是最好的证据,这次的战斗,是我赢了!
  我土堂雷引,今天就要以土遁忍术,破你木叶白牙的不败神话!”
  “你赢了?蠢材,看清楚了,我身上的雷遁之所以消失,是为了接下来的忍术!”
  虽然旗木朔茂的雷遁被土堂雷引吸取了大部分,但剩余的攻击还是将周围的沙忍清理一空,看着土堂雷引被自己的雷遁困在原地,且短时间内没人打扰自己,旗木朔茂终于开始结出了繁杂的手印!
  “接下来才是要动工真格的时候,雷遁——雷兽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