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三章 药剂

  “啊,变态!”
  “该死的臭流氓!”
  “天啊,他居然光着身子!”
  “轰”
  虽然是处在女浴池中,但到底是村中的女忍者,在木墙被崩碎的一瞬间,除了极个别没有反应过来躲在水里,剩下的在一瞬间就已经穿好了衣服,一双双在战场上生死磨砺后的的瘆人目光死死的盯着自来也,那冰冷的目光流转间,犹如地狱中恶魔,将要毁灭不知死活的侵犯者!
  “自来也,你这个人渣!”
  一声愤怒的尖叫响起,一头闪亮的金发盘起,拥有着豪迈乳量,身体却极其苗条的少女,此刻却散发出了地狱恶鬼般的气息!
  “不是这样的!”
  骤然出现了眼前这种危机情况,自来也还想徒劳的解释一番,然而,此时此刻,自来也身体力行的表现出了“你不给爷看裸体,爷就给你看裸体!”这一极具流氓气息的行为。
  当然了,面前的这个情景,自来也也是比较懵逼就是了!
  自来也赤身裸体的,在纷乱的攻击中寻找着周断的身影,可这小子早就跑了,哪里还有他的踪迹!
  按理说如今的情况是立即脱身,之后再寻求解决的办法,然而,面对着一群由中忍、上忍组成的女忍联合军,即使自来也已经有了精英上忍的实力,想要不伤到她们而从容撤退也是很困难的,而就是这一犹豫,让自来也吃到了苦头!
  大量的查克拉急速聚集,之后,被紧紧的锁在了拳头之中,招式未至,那隐隐的危机感已经紧紧的笼罩在了自来也的心头,同是精英上忍的存在,耗时半天所发出的暴怒一击,即使自来也做出了仓促的回应,依然没有挡住这恐怖的一击。
  其势如威,其力如狱,其名——怪力!
  仅仅拳肉相碰的一瞬间,自来也便忍不住喷出了一口老血,之后,被恐怖的劲力推动,在地上狠狠的犁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后,消失在了众人眼里。
  做出了说是杀人灭口都不为过的攻击后,纲手向着自来也消失的方向狠狠的翻了个白眼,其鄙视的意味清晰可见,末了,对着一众明显有些后怕的女忍者们招了招手,带着她们,离开了这里!
  隧道尽头,成片的树木被拦腰砸断,一个凄惨的身影无力的躺在了断木堆叠处,周断看着眼前浑身冒血、陷入昏迷的自来也,眉头略微抽搐了一下,随后面无表情的开口:
  “系统,开始记录我新研制的爆衣药剂实验结果!”
  “滴,系统开始记录,同时,本系统提醒研究员,爆衣药剂实验者处于生命危险阶段,放置不管,可能造成死亡!”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周断一脸无所谓的开口:
  “这个人渣偷看女浴池这么长时间都没被发现,这种方法居然不告诉我,死了也是活该的,开始记录,第一,爆衣药剂喝下后第七秒发挥效用;
  第二,爆衣药剂可完美腐蚀使用者衣物并对使用者身体无副作用;
  第三,爆衣药剂喝下后全身查克拉不受控制急速涌出,造成大量烟雾同时爆发的威力可摧毁10厘米厚的木板!”
  “滴,爆衣药剂记录成功,研究者——周断,目前研究者第100份药剂已记录,系统将奖励适用于研究者现阶段药剂配方,24小时后发放!
  滴,系统检测爆衣药剂实验者处生命极度垂危状态,放置不管,可能造成死亡!”
  “切,拥有偷窥女浴室而不被发现这一技能却不知道分享,这样的人渣死了就死了吧!”
  周断一脸漠视的看着自来也,这一幕,却让隐藏在暗处的木叶警卫队看的抓狂不已。
  “喂,这小子还有没有点儿人性?那可是自来也,而且铭,你也听到了吧,小小年纪色心就这么大,嫉妒心还这么强,这货真的是一个8岁的小鬼吗?”
  说话的,是一个开启了两勾玉血轮眼的警卫队人员,宇智波联,而被称作铭的,则是一位开启了三勾玉写轮眼的冷漠忍者,因为系统的关系,周断与系统所说的大部分内容都会被人无视掉,但是,关于周断见死不救的话,两个警卫队成员可是都听见了,面对着眼下这种情况,即使是再冷漠的家伙,也是不得不露出了日了忍犬的表情:
  “该死的,自来也这个家伙到底是村子的一大战力,虽然他不怎么支持我们宇智波一族,但就这么窝窝囊囊的死掉了,对我们也是一大损失,而且……”
  宇智波铭无比头疼的说道:
  “这里正好是我们俩的巡查地点,他死了,我们可说不清的!”
  并不是两个警卫队成员不立即施救,反而在原地浪费时间,而是看到了自来也那副凄惨无比的样子,就让两个人知道,除非是下忍级别的医疗忍者紧急救治,否则,就连抬动这个色胚都会给他造成致命威胁,而从两个人跑到木叶医院,再把医生拽过来,这一来一回的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周断这小子就是下级医忍,还是不错的那一批,只要这小子出手,这些就都不是事了,可最关键的问题是……这小子,会出手吗?
  看着周断对着自来也比比划划但就是不出手的样子,宇智波铭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叹了口气,戴上面具一闪身,出现在了周断面前,宇智波铭上前一步,直接开口:
  “旗木周断,我们是木叶警卫队,鉴于目前的情况,我们需要你立即救治自来也,并带他进入木叶医院,我想,以你的身手,带一个人应该不费劲吧?”
  周断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两人,沉默了两秒,突然一脸警惕的开口:
  “你们说自己是木叶警卫队就是了吗?证据呢?忍者第一堂课上讲的就是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嘶!”
  宇智波铭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就没见过这么操蛋的小屁孩,在木叶谁敢假扮木叶警卫队,那就是在找死,一大堆的写轮眼看着你,绝对会把你折磨的生不如死,而且看周断的行为,这货绝对第一眼就已经确认了自己木叶警卫队的身份,而之所以提出什么操蛋的不相信陌生人的狗屁道理,完全就是这货没想救自来也!
  宇智波铭想到的,宇智波联同样也想到了:
  “我说小子,你该不会和自来也有什么仇怨吧,见死不救,这可是村子里的大忌!”
  “我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周断瞪大了双眼,显得愤怒异常:
  “自来也被打成了重伤,肋骨断了八条,全是断裂性伤害,必须以查克拉包裹骨骼,排出污血,阻隔肌肉避免二次伤害,而且骨骼断齿处离心脏十分接近,稍有不慎就会死亡;双臂骨折,虽不致命,但断齿处也靠近动脉、肌腱,必须用巧力恢复矫正骨骼,再用治愈术治疗……”
  周断语速不停,不断的讲解着治疗时的注意事项,可这却是让宇智波铭两人的脸越来越黑,不想救人是吧,这货明显是不想救人是吧,讲解的这么详细,你会连个紧急处理措施都不会?
  “你们不要这么看着我吗,我像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吗?”
  看着面前脸色越来越黑的两人,周断果断亮出了杀手锏:
  “再者说了,我今天也没有携带治疗病人的医疗工具啊!”
  “啪嗒!”
  周断话音刚落,一件东西就从他身上掉到了地上——一个巴掌大的木叶专用医疗包!
  周断撇撇嘴,没有理会面容错愕的两人,直接附身到了自来也的耳边:
  “自来也,你对我做过的事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我周断就算被杀死,就算从火影岩上跳下去,也绝不会救你的!”
  “昏迷中”的自来也张开了双眼,嘴角抽动着开口:
  “周断啊,当初拒绝借你忍蛙研究是我不对,对于拿走你的钱包放你鸽子我也承认错误,我的钱包就在身上,忍蛙我同意了,你现在就可以召唤出来!”
  看着面前配合无比的自来也,周断立时露出了满意笑容:
  “这急救吗,其实也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