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三十七章 一本好书《我与上忍女队长之……》

  “周断,我问你个问题啊……”
  黄沙漫天,遍地枯草,已经是到了风之国的沙漠地带,行进中的百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向着小队领头的周断问道:
  “前天我听你对大蛇丸大人很是尊敬,可你对自来也大人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尊敬过吧?”
  “呵呵!”
  行进中的周断扭头对着百掌一笑,嘴角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自来也,还大人,别给大人这个尊称抹黑了好吗?我就从来没有把那个货色当成人看!”
  百掌:“……”
  水门:“……”
  绳树:“……”
  一天原地休整,一天急速的赶路,两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去,而周断和绳树的伤势也几乎完全好转,不得不说,周断身为一名医术直逼中级医疗忍者的存在,对于伤势普通的物理伤害的治疗,还是相当强的,自己浑身的伤口消失不见,两处贯穿伤也不影响行动,而绳树的屁股更是连一丝受伤的影子都看不见,此刻正活蹦乱跳的紧随小队前进:
  “周断,你公然诽谤村子里的强大忍者,对于村子的团结有很大影响,这是重罪,不过吗……如果你把前天那本书送给我,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呵~呵!”
  周断玩味的看了绳树一眼,前天绳树醒后,疯狂的大喊大叫,扬言要杀了周断全家,浑身绑满了起爆符要和周断同归于尽,然而,周断连药剂都没拿出来,就让绳树老实的服服帖帖!
  一本名叫《我与上忍女队长之不能说的小秘密》塞到了绳树的手里,立刻就对绳树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青春期的小屁孩儿,对于这种读物完全是没有一丁点儿的抵抗力!
  但周断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战场上满脑子都是衣服少的可怜的女队长的忍者,那是死的最快的存在,所以让绳树体验了两页才刚刚将女队长迷晕的内容之后,周断就果断将之收走,武力打不过,智力更不行的绳树,现在也只剩下了苦苦哀求,三句话离不开那本书,那丢人的样子让百掌和水门都看不下去!
  “呵,还知道整词儿了,还公然诽谤,还影响团结……”
  周断做出了要掏书的动作:
  “用不用我当着大家的面把昨天你看的书公布一下啊?”
  “混蛋,别啊……”
  绳树吓的声音都变了,他看了一眼自己以为他们不知道,但其实什么都明白的水门和百掌:
  “咳咳,那本书的内容太过于深奥,我们两个私下里研究就行了,免得水门和百掌两人看不懂还心里难受!”
  水门:“……”
  百掌:“……”
  “水门,队长这家伙真行啊……”
  百掌对着水门赞叹的说道:
  “智商都到了低谷的绳树到了队长手里,居然也有了会掩盖的行为的一天,真是厉害啊!”
  “的确是难得,我算是明白了村子里为什么会让周断当绳树的队长!”
  水门指了指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只舔狗的绳树:
  “连上忍都会头疼的绳树,到了周断手里,完全从各个方面被克制啊!”
  “好了,都别说话了……”
  周断看着前方两百米处的目的地,打断了水门和百掌的窃窃私语:
  “我们的目的地到了,都打起精神少说话,虽然大家都了解,但我还是要再提醒一句——过检查的时候都注意些,这里是前线根据地,一个不好,不管你是真正的木叶忍者,还是其他什么人,都会被杀,这是战时条例,事后不会有人追究杀人者,尤其是你,绳树,一定要老实些!”
  “知道了!”
  听着水门、百掌、绳树三个人认真起来的回答,周断点了点头,目光向着前方看去。
  钢岩谷,这是一处位于风之国国内的一处巨大山谷,据传闻,这山谷原本是风之国内一块巨大的山岩,历经风沙而不毁,直到风之国一代目风影与一名强大的反叛势力首领的一场大战,将这块巨岩几乎劈成了两半,这才形成了这座山谷。
  而因为这座山谷极佳的地理位置与易守难攻的地形条件,一直被风之国当成一处想要攻击木叶的战略要塞,然而,这一处战略要塞还没发挥它应有的作用,便被木叶先下了手,当成了前进的桥头堡,变成了一处木叶进攻的大本营之一!
  “口令!”
  负责检查进入人员身份的是两名中忍,但在不远处却有两名上忍在修炼,虽然因为战争的缘故,上忍极为稀缺,但山谷入口处的检查小队还是硬生生的安排进了两名上忍,虽然是在修炼当中,但那一直死死锁定在周断一行人身上的视线,还是让一行人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火之蛇!”
  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周断也没有其他的心思,现在是战争时期,所有人的心都绷的紧紧的,周断可不想扯出什么意外,拿出了大蛇丸留下的木牌交到了检察人员手里,经检查无误后,周断一行人又被搜了一次身,这才被放行!
  “呼,刚刚那两个上忍给我的压力好大啊!”
  刚一进入山谷,离开了两名上忍的视线,绳树就忍不住了:
  “他们的杀意太恐怖了!”
  “这是当然的!”
  周断带头向着谷内走去:
  “从两位上忍身上还有着一些未痊愈的外伤上看,他们应该是刚刚从战场上被替下来,身上的杀意还没有被收敛,加上他们本身上忍的实力,这种杀意更是被放大,我们才只是下忍,感受到压力很正常!”
  “说的没错,不过,这种压力只是暂时的,只要到了战场,经历过数轮生死的厮杀,我们也会拥有这种杀气的,这可是我火影路上的必要经历啊,砂忍,你们等着吧!”
  走进山谷之内,绳树回头看了一眼已经不见的两个上忍的方向,想着两名上忍刚刚的恐怖杀气,幻想着上了战场以后,自己也会成为这样的存在,一时间只觉得心情激荡,难以自抑,随后,这个智障扯着嗓子吼了起来:
  “我就要大开杀戒了!”
  “轰!”
  杀意,再次降临,无边的压力再次笼罩了过来,利刃划过空气的声音响起,一片武器挥动后留下的光芒依稀存在于空气里,待到声音消失,光芒散去,三名上忍直接将绳树包围了起来,两把苦无顶在脖子和心口,一柄太刀架在后颈,一把短刀置于绳树的裤裆之间,三名上忍面无表情的盯着绳树,其中一名上忍更是声音嘶哑的开口:
  “小子,你挺狂啊,敢来木叶据点大开杀戒!”
  绳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