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三十一章 敌人的屈辱自爆

  木叶森林,一棵粗壮的大树根部,名为久川卓也的中忍正在抵御着大腿处不断传来的剧痛!
  还好,虽然这种剧痛几乎无法忍耐,但是,自己毕竟没有晕过去,只要稍微缓一缓,等到自己稍微适应了这股痛楚,即使失去了双腿,自己也必定可以把对面让自己承受无尽耻辱的小鬼干掉,而听到了对面明显“色厉内荏”的话,久川卓也立时露出了狞笑:
  “小子,你终于是山穷水尽了吗,居然开始说起了谎,你的药剂已经被我从根本上切除,哪里还存在着副作用?”
  “没错啊周断,他都已经被你逼的自切双腿了……”
  绳树看着对面已经冲过来的久川卓也,略有些颤抖的开口,虽然这货的脑子不好使,但他也知道,一个被逼着砍掉自己双腿的忍者所爆发出的怒火,是现阶段的自己绝对无法承受的:
  “你还有其他的作战方案吗,我感觉对方不像是在说谎,你看他的双腿,那都已经止血了……卧槽!”
  不能怪绳树的震惊,随着绳树的目光看去,只见久川卓也那原本已经失去的双腿,居然再一次长出了骨头与血肉,有了断肢重生的效果!
  双腿处的剧痛,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是更加严重,而且由于新长出的膨胀双腿的影响,久川卓也被其拖累,直接在半空中再一次掉在了地上,久川卓也回头看去,发现才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自己的双腿居然膨胀的更加严重,达到了恐怖的三米粗细!
  感受着自己的双腿重新长出,冷汗,在不知不觉间布满了久川卓也的后背,不自觉的咽了口吐沫后,久川卓也分目光不受控制的向着周断看去!
  “我就说这副药剂还有一项副作用的吗,绳树,你进入我的小队这么久了,居然还在怀疑我,真是的……”
  周断看了一眼周围四个人对自己投来的震惊的目光,不在意的挥了挥手:
  “迅捷增殖药剂绝望四法则其四,药剂起作用后,一切物理方法都不能解除药剂的效果,相反,使用了物理方法后,会长出新的失去的身体部位,并且生长速度更加快速,膨胀体积更加庞大,物理方法包括且不限于切割,粉碎,撕裂!”
  听完了周断所描述的药剂效果,在场四人久久不能平静,有过撸树经历的绳树更是颤抖着开口:
  “周断,你是魔鬼吗?”
  “诶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吗,药剂并不存在好与坏,只要是心存正义,其他的都不重要,而且……”
  周断看向了对面的久川卓也:
  “我们的对手可还并没有放弃……”
  “轰!”
  周断的话没有说完,一道耀眼的红光顿时就从自久川卓也的位置迅速亮起,而后,强烈的爆炸余波直接向着四面八方冲击,无数的乱石断木四散飞溅,一股强烈的狂风直接将周断、水门、百掌、绳树四人扫飞了出去!
  中忍所引起的爆炸实在过于强大,直到五分钟过去,才渐渐平息了下来,一个直径五米的圆坑出现在了久川卓也原来所在的位置,方圆六十米所有的树木被连根拔起,露出了光秃秃的土地!
  “真是够劲儿啊……”
  周断掀开了压在身上的一截断木,怕打着身上的灰土:
  “该说不愧是中忍吗,虽然狼狈,但在保留有大部分实力的情况下,我们连一丝的风吹草动都没有察觉,就让他给自爆了,真是一个不够坚持的忍者啊,还忍魂什么的,一次就不行了,我还以为他能多坚持几次呢!”
  “不,碰到这种情况,我觉得还是自爆了比较痛快!”
  一旁的百掌从土坑里冒出了头,嘴角颤抖的开口:
  “冒死砍断双腿继续战斗的忍者不是没听说过,但无限砍断自己双腿还无法报仇的忍者,我觉得所有忍者都无法做到吧,虽然是自爆,虽然很是屈辱,但这已经是他最好的也是最后的努力了!”
  “滴,鉴于研究者利用药剂打败了对手,且药剂发挥作用占比达百分之八十以上,故系统发布新的任务!”
  没等周断反驳,许久不见的系统声音再次响起:
  “尖锐的武器、强大的忍兽终究只是外力,唯有自身的硬实力才是驾驭一切的根本,为了考验研究者这一段时间以来是否懈怠,系统发布任务——禁忌的忍术!
  禁忌的忍术使人强大,明明是虚弱到了临界点的中忍,却在禁忌忍术的帮助下达到了巅峰中忍的水平,然而这却是在根本上将其根基毁去,丧失理智,变成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为了判断研究者实力,系统发布任务要求:
  1,消灭使用了禁忌忍术的砂忍或使其失去战斗力!
  2,保证小队成员无死亡!
  3,对砂忍造成的伤害,研究者必须占比百分之五十以上,伤害越高,奖励越好!
  另:目标距离研究者不足五百米!”
  “有情况……”
  系统突如其来发布的任务目标让周断瞬间警惕了起来,然而,还没等周断开口,在结束战斗后的修整中,一直开着白眼侦查的百掌顿时开口:
  “天空西北方向有忍者飞了过来,速度极快,他的查克拉极其狂暴,十分危险,大家警惕!”
  “不好!”
  没等百掌的话说完,周断就已经将目光投向了西北方,仅仅是几个眨眼的功夫,对方就已经从远方的一个小黑点儿急速的拉近到了五十米的距离,而且,这个面目狰狞的家伙,红着眼睛一脸嗜血的盯着自己,其双手还在不停的结印,这分明是准备释放术的前奏!
  来不及多想,周断甩手间,一枚绑着起爆符的苦无直接向着敌人眼睛飞去,而后,直接大吼了一声“散开!”拽着绳树的衣领,玩了命的向着远处逃离!
  “轰!”
  爆炸再次响起,一声不输于刚刚久川卓也自爆时的巨响传来,大片的断木与泥土被炸上了天,周断小队刚刚所在的土地又是被再犁了一遍!
  兴许是被周断炸伤了眼睛,敌人释放完了忍术后,并没有继续释放忍术侦查或是原地不动等待,反而是冲着四面八方不断的释放起了忍术,而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一个小土堆突然裂开!
  “天,现在的忍者都这么爱翻土吗?有这本事,给我好好去田里犁地啊混蛋!”
  周断骂骂咧咧的从土里坐了起来,翻开了身上的绳树:
  “喂,大家都没事吗?”
  “我还好!”
  百掌从一截树干下爬了出来:
  “狼狈了点儿,并没有受伤!”
  “我也没事!”
  水门自一块石头后面闪了出来:
  “余波都被石头挡住了!”
  “那就好!”
  周断松了口气:
  “刚刚的爆炸威力可不小,你们万一有事那可就麻烦了!”
  “喂,队长,他们没事我有事啊!”
  被周断挡在身前抵御爆炸的绳树,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只见这货的后背满是被蹦飞的碎石划伤的细小伤口,衣服裤子几乎变成了布条装,两枚尖锐些的碎石一左一右,直接刺入了绳树的两个屁股蛋,一被拔下,伴随着细微流淌的血液,疼的绳树眼泪都快下来了:
  “拿我当挡箭牌,你也太不是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