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十九章 遇袭

  自从周断进入物资小队开始,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坐在物车上,看着鼻青脸肿痛苦呻吟的绳树,周断平静的对着脑中的系统开口:
  “系统,受虐药剂临床试验完成,开始记录!”
  “滴!”
  熟悉的声音在周断脑海中响起,义正言辞的批判这周断这个恶棍:
  “明明是为了试验效果不明的新药剂,居然还义正言辞的说是为了绳树好,研究者,不得不说,你可真是个人渣!”
  “呵!”
  周断不在意的笑了笑:
  “绳树这不是没事吗,相反绳树的基础水平确实是提高了,是,我是承认药剂是有一些副作用的,但不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吗!”
  “滴,研究者,做下这样的事情,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一分即将得到系统奖励的欣喜!”
  “……滴!”
  受不了周断无耻程度的系统决定不再和周断继续这个话题:
  “研究者请叙述受虐药剂临床结果,系统开始记录!”
  “受虐药剂
  药剂配方:燃血草、接骨木、长春藤、射干叶……
  适用人群:千手一族木遁血继限界忍者,十一岁以下,男性;
  第一,受虐药剂喝下后第五秒发挥效用;
  第二,受虐药剂喝下后,刺激全身查克拉与体内强大活性细胞急速修补身体损伤,修补程度为肌肉拉伤、破损、不超过五厘米的创裂性伤口、轻微骨裂;
  第三,受虐药剂喝下后,只要体内还残余查克拉,身体受损程度不大,可短时间内重复使用!
  副作用:药剂服用后,使用者会感到强大的战斗欲望与自虐心理,渴望一切击打在自己身体的攻击,长期使用会导致自残行为的发生!”
  “滴,受虐药剂记录成功,研究者——周断。
  系统奖励——可溶型体内胶囊一组,附带制作说明书!”
  “可溶型体内胶囊,一组十二支,可将药剂置入胶囊内并植入体内,胶囊受查克拉刺激即可迅速溶解,并对于药剂扩散有加成作用,且除了研究者与胶囊使用者,其他人无法发觉胶囊存在!”
  “好东西啊!”
  周断看着刚刚出现在手里的一盒胶囊,十分满意:
  “无需多余的动作,也不会被敌人检测到,这简直就是为了战场而量身打造的,而且居然还有制作的方法,不错,真是赚到了!”
  周断的兴奋没有维持多久,前方隐约出现的村子的影子让周断收起胶囊,认真了起来,现在是战争时期,而蜂之村这种物资聚集地更是需要严密把关,一会儿接受的审查手续肯定不少,虽然自己没什么问题,可周断还是不想因为自己有什么疏忽而惹出什么麻烦!
  “不对!”
  前面带队的轻井突然停了下来:
  “时间已经到了,野田的第三巡逻小队还没有回来,日向家的!”
  “白眼!”
  听到了轻井的命令,日向百掌当即打开了白眼:
  “我们被包围了,敌人从四个方位包来,有五百米,根据查克拉判断,上忍三名,中忍十名以上,只有东南方向那里暂时没有上忍,那里是薄弱点!”
  “放弃所有辎重,所有人立即向东南方向突围,突围后分散撤离,到先前商定好的防御点汇合!引蜂之术!”
  轻井暗骂了一声倒霉,双手结印,大吸一口气,喷出一大片烟雾,不但将周围全部笼罩,烟雾随风飘荡,还激起了蜂之村周围无数的蜜蜂!
  “这阻挡不了他们多久,快撤!”
  ………………
  “风遁——大突破!”
  “火遁——炎星之术!”
  “火遁——火龙卷!”
  轻井的判断没有错,仅仅是片刻之间,风之国的砂忍就已经来到了刚刚物资队伍的所在地,几个C级忍术过后,烟雾连同蜜蜂,都被驱散的一干二净!
  “警觉性还是很高的嘛!”
  脸上有一条长疤的上忍,看着木叶逃去的身影,露出了追杀猎物时的嗜血表情:
  “距离我们处理那一小队忍者也没过多长时间,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
  “他们跑不了!”
  旁边只剩一只眼睛的上忍不屑的吐了一口吐沫:
  “我们这次来的大都是擅长速度的风遁忍者,面对我们的追击,他们死定了!”
  “不要再废话了!”
  忍者里最后一名上忍开口:
  “刚刚释放的忍术很快会引起木叶的注意,毕竟这里还是距离木叶更近一些,速战速决,我们可不是来玩的!”
  上忍挥手间射出了一枚苦无,洞穿了一名想要逃跑的物资运送囚犯的咽喉,语气阴冷:
  “我们三个上忍去追杀这支队伍里唯一的一名上忍,剩下的人自己选择目标,务必尽快解决战斗!”
  “是!”
  伴随着一声声利刃划破肉体的声音与物资燃起的火焰,风之国的砂忍化为了一道道黑影,向着小队的方向疾驰而去!
  ………………
  林间的树影急速后退,周断带领着绳树三人疯狂的疾奔,时不时的,还能听见日向百掌汇报敌人的方位以及周断发出的改变行进路线的命令!
  “我不甘心!”
  奔跑中的绳树发出了不甘的怒吼:
  “周断,我们战斗吧,被敌人追杀的犹如一条野狗,这样狼狈的逃命,我不认同!”
  “闭嘴,白痴!”
  情势危急,周断对于绳树丝毫没有嘴下留情:
  “不知道砂忍哪根筋不对,分出了四个小队来追我们,四倍的兵力和四个中忍,你还想战斗,你凭什么?”
  “当然是凭借无论多强大的敌人我们都可以战而胜之的信念啊!”
  “卧槽!”
  听到绳树的话,日向百掌脚步一踉跄,差点就摔下了树去:
  “四个小队,战而胜之,绳树,你他妈信念有点儿爆棚了吧?你的脑子都被烧坏了吧!”
  相处了一段时间,早就知道绳树是什么德行的水门关注点显然并不在这上:
  “队长,追击的砂忍和我们的距离在逐渐拉近,我们怎么办?”
  “还用问吗?”
  绳树还在不甘的怒吼:
  “当然是拼下去啊!”
  “闭嘴,智障才会拼下去!”
  周断拿出了一瓶药剂,让有心理阴影的绳树立刻闭上了嘴:
  “不过吗……”
  周断的嘴角露出了诡异的微笑,药剂瓶被他砸碎在树上,冒出的大量烟雾四下扩散,立即附着在了追击中躲避不及的砂忍身上:
  “我也并不打算让他们继续这么追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