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九章 残酷的战斗

  早在系统发布只靠药剂完成对付下忍的任务时,周断就在做着准备,利用忍蛙那韧性极强的腿部肌肉与各种能硬化肌肉的药材达成完美配比的药剂,接着再注射进忍龟的身体,最终的成果就是——头部连带着脖颈部位,拥有着极强伸缩能力、极强肉体硬度、极强的冲击力度的忍龟!
  而这只忍龟的攻击方式则是不断的将头部如同炮弹一般极速伸出,而后再极速缩回,如此迅猛的攻击就如同加特林火神炮一般,用极强的冲击力与密集迅猛的攻击碾压敌人!
  而药剂的使用者也是经过了周断的慎重考虑,体型太小的忍龟承受不住如此计量的药剂,而体型过大则会影响乌龟他们头部的伸缩射击速度,而且,考虑到忍龟移动速度慢的劣势,周断直接让水健用经药剂改良后可伸缩的四条腿牢牢的固定在自己身上,至于固定的位置吗,考虑到腰部是全身的发力点,而且忍龟的龟壳也可以保护忍者的要害部位,所以周断直接让水健固定在了自己的腰部位置,而这样一来……
  名叫周断的货色双手一背,无数又粗又长的黑影从这货身前疯狂冲出!
  木叶学校操场中央,名叫陌上时针的忍者仓惶狼狈的躲避着敌人的攻击,原本使用了大量副作用未知的药剂,从而打开八门遁甲第一门而拥有着中忍的速度,却在敌人的攻击下化为了泡影,简直就像笑话一样,屈辱的承受着敌人的攻击!
  什么开启了八门遁甲第一门的努力,什么浑身贴满起爆符想同归于尽的决心,早已经在漫天的黑影中被击成了粉碎!
  “这……这……”
  面对着眼前的情景,加藤鹰完全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一方面加藤鹰实在不想让这一幕污染自己的眼睛,挑战自己的三观,另一方面,陌上时针还没有认输,这一比试就必须继续进行下去!
  “哈哈哈,哇哈哈哈……”
  名为水健的乌龟发出了猖狂的大笑声,原本害羞怕人的性格经过了药剂的注射,在战斗时,完全就是变了个龟:
  “陌上时针是吧,你不是很狂么?一个下忍被一个没毕业的学生逼得吃禁药,用禁术,还贴了一身起爆符,丢不丢人?”
  “为了心中的仇恨,无论你如何对待我,我都不会放弃的!”
  “也喝,在本大爷面前还敢这么狂,信不信大爷打的你怀疑人生?”
  “来吧,我不怕你,尽情的攻击我吧,我是不会向你屈服的!”
  “诶呀,我打了你这么长时间,你居然还没认输,看来你是很享受被人疯狂抽打的感觉吗!”
  “你在开什么玩笑,纵使我的受到了无情鞭挞,我也一定会完成我的复仇的!”
  “咔嚓!”
  轻微的碎裂声传来,那是处在极大震怒中的三代在无意识间捏碎了自己心爱的烟斗,脸已经黑的和锅底有的一拼的三代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闹剧,扯着嗓子吼了起来:
  “够了,这场比试周断获胜,你们两个都他妈给我住手!”
  三代的话犹如按下了静止键,周断立时停止了攻击的行为,漫天又粗又长的棍影也消失不见,可周断停止了攻击,陌上时针却不依不饶了起来:
  “不公平,这不公平,三代,我还没有输,我还有一战之力,对于这个结果,我不服!”
  “嗯?你不服?”
  连日来的战争胶着的信息,大量忍者损耗在战场上的噩耗,使得三代疲惫不堪,本想趁着学校下忍毕业考试放松一下心情,可万万没想到一开始就遇上了如此操蛋的战斗,三代不是没想过周断的不靠谱,可好好的一场战斗变成了这副样子,即使如三代这样的好脾气也是忍受不住,此刻,看着陌上时针那丢人的样子,三代那经历了无数战场上的生死厮杀,村子权利斗争中的腥风血雨所积累的恐怖杀意一下子涌了出来,双目死死的盯着陌上时针:
  “你不服?”
  犹如暗夜降临,又如地狱凝视,陌上时针嗷嗷嚎叫的不服劲头顿时被打断,直直的呆立在原地,冷汗瞬间湿透了那紧贴在身上的紧身衣,然而,分不清是陌上时针有着极其强大的心理素质,还是对于周断的恨意无法抑制,纵使被暴怒的三代目训斥,陌上时针还是顶着巨大的压力争辩道:
  “火影,忍者生来就是要不畏一切,即使前路是屈辱的,也要完成自己的坚持,这就是我的忍道,更何况我只是被不轻不重的打击了几下,不要说失去战斗力,我现在还是正值巅峰的战斗阶段!”
  这一番话,说的三代沉默了下来,他倒不是不能直接发话把陌上时针给抓下去,实在是因为如果这样就与三代目一直以来的风格不符——我可以抓你,但至少在明面上,我要让你心服口服后再抓你!
  三代没有说话,但却用眼神制止了想要上前抓住对于自己不敬家伙的火影护卫,三代向着周断看了一眼,那意味不言自明——你小子要是不把这货收拾的明明白白的,你会死的很难看!
  周断撇撇嘴给三代目回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回过头来,对着陌上时针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
  “陌上时针,你知道吗?我的攻击可是自带抓取技能的!”
  话音落下,一道又粗又硬的黑影再次从周断的裤裆撞击到了陌上时针的身上,而这一次,陌上时针在感受到冲击时,也同时感受到了一股轻轻的拉扯感,待到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过后,浑身疼痛不已的陌上时针定睛一看,周断的身下已经聚集了厚厚一摞的起爆符,而那个该死的乌龟嘴里,也叼着厚厚的一摞!
  看着周断身下白绿相见的起爆符,陌上时针仅剩的不甘也渐渐消失殆尽,刚想绝望的认输,但是多年来的忍者生涯让他本能的发觉不对,——起爆符都是白底黑纹的,什么时候变成了白绿相间的了?
  一阵微风吹过,陌上时针感觉到了更加明显的凉意,默默的咽了口吐沫后,陌上时针强迫着自己向下看去,光洁一片的胸膛,白的刺眼,没关系,自己是男性,光膀子没什么大不了的,继续向下看去,光洁一片的大腿,光洁一片的小腿,然后,是光洁一片的……
  陌上时针沉默了一秒,不得不接受了一个残酷的现实,而因为事实过于残酷,陌上时针承受不住内心的煎熬,绝望的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