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二十一章 狼狈的中忍

  兴许是骤然来袭的动物们让砂忍无所适从,亦或是动物们“疯狂”的行为让这名砂忍失去了理智,同为下忍,在狭小的黑暗空间里与一个日向家的忍者拼体术,只能说这名砂忍是真的想的太多了!
  “八卦柔拳!”
  “八卦二掌、四掌、八掌、一十六掌!”
  骤然黑暗的空间并没有让日向百掌陷入惊慌,白眼的特性赋予了他即使陷入再黑暗的空间也能清楚的发现敌人的位置,而近身搏杀更是日向百掌的看家本领,而且,通过这几日狠揍绳树的行为也是让日向百掌的信心状态达到了顶峰,可以说,敌方的下忍完全是把日向百掌的长处全部发挥了出来!
  伴随着高昂的战吼,砂忍只是刚刚摆出了战斗的姿势,日向百掌就已经将自己的攻击一招不落的全部打在了砂忍身上!
  随着最后一掌打完,没有后续查克拉支持的土屋分崩离析,也露出了微微有些喘息的日向百掌,以及早已生息全无的敌方砂忍!
  “风遁——轻身术!”
  “风遁——锐刀!”
  与被动陷入战斗的日向百掌不同,波风水门在接触砂忍的一开始,就已经给自己上了两个忍术,配合着自己灵活的身法与不断袭扰砂忍的动物,急速的向着砂忍偷袭,水门的攻击呈一条直线,手握苦无,每次砍一刀就走,绝不给对方任何反击的机会!
  波风水门毫不间隙的攻击,让砂忍的身上霎时间就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口,随着血液的急速流失,砂忍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瞬间的眩晕,而就是这一瞬间,被波风水门精准的捕捉到!
  “木叶斩术——五方杀!”
  一声低沉的断喝,波风水门以砂忍为中心,急速的转折了五次,每转折一次,便在砂忍的身上狠狠的砍上一刀,左臂、右腿、胸口、后腰,最后一击更是深深的抹过了砂忍的脖子!
  砂忍的尸体从树上掉到了地上,波风水门短促的呼吸了几口气,看似繁杂的战斗,其实也并没有过多长时间,波风水门平复了呼吸,与不远处也刚刚结束战斗的日向百掌对视了一眼,同时点点头。
  相比自己这一边几乎可以说是轻松的战斗,周断可是牵制住了对方最为强大的中忍,在这个世界里,中忍和下忍之间的差距几乎是天堑,对战即使做不到秒杀却也相距不远!
  即使有着动物们的疯狂扰乱,但一个不小心,兴许就会陷入死地,自己必须尽快过去帮忙!
  中忍的实力过于强大,站着对擼那是找死,即使是小队里公认最厉害的周断也不得不采取了边打边跑放风筝的战术,但是索性,追击周断的砂忍身上的动物所弄出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这一路上的痕迹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够轻易找到!
  波风水门和日向百掌匆忙的向着目标追去,而到达了目的地后,却是出现了让两人目瞪口呆的场景!
  “啧啧,身为人类,居然诱惑动物们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简直就是人类之耻!”
  “哼,对面的砂忍,如果你随便找头雌性做出这种肮脏的事情也就算了,可你居然诱惑了一大片的雄性动物,你还有身为雄性的尊严吗?”
  “诶呀,没想到啊,身为一名追杀者的中忍,也该算是个人物了,居然拿动物泄火,你是有多不受人类的女性待见啊!”
  “风之国的砂忍,别听他们的,最起码我就很欣赏你的勇气,跨越性别的爱恋,而且还是横跨了木叶范围里的所有种族,你几乎可以登入忍者世界里的史册了!”
  密林间,一处原本略显空旷的草地上被大量的动物所占据,风之国的中级砂忍站在草地中央,狼狈的防御着来自四面八方“热情”动物们的欢迎,时不时的释放出大范围忍术给自己争取喘息的空间,而在他的周围,五只直径五六米长,龟壳高高隆起的忍龟将其严密的包围了起来,而那一声声极度挑战中级砂忍神经,使其处在崩溃边缘的粗鄙之语,正是从这几只神情猥琐、面目下流的忍龟所发出来的!
  “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假的中忍!”
  站在一棵大树的枝桠上,百掌呆呆的看着在场中愤怒咆哮的中忍,对着一旁同样目瞪口呆的水门开口:
  “水门,现在连中忍也混的这么惨吗?好歹也是个中忍,面对眼下的情况至少有几十种方法可以脱困吧!”
  “脱困,怎么脱困?你没注意到吗?”
  到底是心理素质比百掌强了一截,波风水门仔细观察下,终究是发现了问题的所在,一指战斗中的中级砂忍:
  “这个家伙的右脚有一处巨大的伤口,连带着右腿已经是不能行动了,而且从伤口处所流出的血液不是红色而是偏绿色判断,他这已经是中了毒了,而且毒性还很大,现在,他能勉强站在地上就已经不错了,更不要说移动了,只是我十分疑惑的是,周断究竟是怎么把一个中忍伤成这样的,即使是面对一群生物的阻挠也不该这么轻易就中招吧?”
  “不,这货很容易就中招了!”
  一直在场边观察骚扰的周断来到了两人身边,拿出了一只满嘴利齿的忍龟:
  “我可是逃跑的一方,在逃跑的同时召唤出十几只忍龟放在沿途的路上简直不要太简单!
  那么多的动物包围着他,如果我出手他一定会瞬间反击,但是遇到了同是动物的忍龟吗……他很容易的就中招了!”
  百掌和水门点点头,接受了这个看似很扯淡但细想之下却也很正常的说法,但随即,日向百掌就问出了一直在他心里困扰已久的问题:
  “周断啊,你使用的是什么药剂,我为什么都没有听过啊?为什么动物像磕了过量的药一般的追着这帮砂忍?为什么撤走的那三队砂忍和我们就没有事啊?”
  “你当然没有听过!”
  周断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要知道,这可是我自己研制出来的药剂,虽然只是一次失败后的产物,虽然它有着很严重的限制,但依然不可否认其强大的作用,并且,我还为其总结出了详细的药效特点,我将其称为……”
  周断看着场中因为自己药剂而出现的情景,一股子疯子科学家的变态笑容跃然脸上:
  “荷尔蒙药剂黄金三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