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六十五章 十六人众围杀术

  十六人众围杀术,这是一套闻名忍界的战阵,名字起的很是响亮,但实际破坏力简直是惨不忍睹。
  十六人众围杀术,说白了就是连人带傀儡共计十六人将目标围在中心,一起扔苦无、手里剑、千本,奢侈点儿的还能扔个起爆符的攻击!
  看起来是铺天盖地的攻击,但受限于傀儡师本人那令人发指的忍具投掷力度,往往十个忍者里九个能将大部分攻击格挡开!
  而且最为让人诟病的是这个战阵的名字——你十六个人可以叫十六人众围杀术、十一个人也可以叫十一人众围杀术,丧心病狂一点儿,一个傀儡师操控一个傀儡也可以叫做两人众围杀术!
  如此蛋疼的名字不光是在压榨着傀儡师们的起名天赋,同时也在告诉其他忍者,这么丢人的招式我都用出来了,我是真的没有其他强大的攻击招式可以使用了!
  “这么丢人的战阵招式第一个照面就敢使用出来……”
  周断的双手紧握着手术刀,冲着眼前的傀儡师露出了一个瘆人的笑容:
  “看来手术过程中遇到的阻碍会很小呢!”
  “啊啊啊……混蛋,不要小看我!”
  看着刚刚还一副懒洋洋样子的周断,突然露出了这么瘆人的目光,傀儡师明显是有些被惊到了。
  双手挥舞间,大量的苦无、手里剑向着距离自己不到两米的周断激射而出,而身边的三个傀儡,更是各自从手腕处冒出了一把长刀,向着周断的双肩以及后背砍了过去!
  “分解手术——瞬花之舞!”
  随着周断双手的急速挥动,两柄手术刀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无数朵耀眼夺目散发着银色光辉的花朵,瑰丽却又散发着冰冷杀机,欲要把周围的一切解剖殆尽!
  三把长刀在一瞬间就被击飞,两柄手术刀不长,但还是转眼间就把三具傀儡分解成了一段段的木头。
  傀儡的各种零件散落一地,甚至就连傀儡的连接处都被剔除并切碎,哪怕战斗结束,这个倒霉的傀儡师也不可能再把这三具傀儡复原了!
  “该死的小子,别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看到自己的傀儡被粉碎性的破坏,砂忍傀儡师的心里在滴血。
  虽然手里的三具傀儡价值不高,但也都是自己一点一滴慢慢攒的材料,一点点的做出来的,可谓是倾尽了傀儡师的心血!
  如今眼见自己的珍宝被瞬间破坏,砂忍傀儡师恨不得要生吞了周断:
  “小子,我要让你付出代价,傀儡操法——聚心攒射!”
  傀儡师这个职业虽然让人诟病,但既然能在漫长的历史里流传下来,说到底还是有着一定的底蕴的,查克拉线操控,这一傀儡师最基本的操作被周断的对手用到了极致。
  十条查克拉线自傀儡师的手中钻入到了散落一地的傀儡零件上,而后,大量的傀儡零件铺天盖地的向着周断射了过来,其中还掺杂着不少的寒光——那是忍具独有的光芒,而这或许是傀儡师的绝命反扑,这铺天盖地的射击,居然比傀儡师的第一波攻击还要具有威力!
  “还以为是什么强大的底牌,结果也不过如此!”
  虽然傀儡师自认为发出了着一生中最为强大的攻击,但是就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于周断来说还是太过小儿科了。
  没有再次使用手术刀格挡,而是瞬间向前加速,直接就站到了傀儡师身前脱离了攻击范围!
  左手牢牢的抓着傀儡师的肩膀,周断刚想用手中的手术刀结果了傀儡师的性命,可是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向脖颈挥去的手术刀的轨迹一变,转而在傀儡师的其他部位捅了几刀,使其失去了行动能力。
  之后,周断将这个已经构不成什么威胁的家伙扔到了一边,转头对着还在战斗的其他人喊道:
  “留活口,我对这些家伙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波多野太郎,你怎么样了!”
  听到了周断在远处的喊声,正在与百掌战斗的砂忍立时浑身一震,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待到看见了周断手里已经被捅的凄惨不已的同伴,一双虎目里满是泪水,愤怒的发出了咆哮:
  “你们这帮混蛋,我结衣虎杖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还是先管管你自己吧!”
  周断没有理会这两人让人感到卧槽不已的名字,再踹了一脚还想着挣扎的波多野太郎后,好心的对着结衣虎杖开口:
  “你的对手在属性上可是天克你的,虽然我让他留你一命,但你还是警惕点儿吧,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死掉了!”
  “一个眼睛不知道得了什么病的家伙,也能打败我?”
  结衣虎杖控制着三具傀儡将百掌包围了起来,手指极速抽动间,三具傀儡浑身上下都冒出了充满杀意的利刃。
  利刃颤动间,发出了切割空气的嗡鸣声,犹如死神的低语,向着日向百掌扑杀了过去:
  “看不起人也要有个限度,不要给我太过分了,接招,三杀围猎之术!”
  “连白眼这种死克你们的眼睛都不知道,看来传言果然不错,你们只是砂忍放到战场上炮灰中的炮灰啊,既然这样!”
  眼见三具傀儡已经成围杀之势将自己包围了起来,百掌双手绷直,双臂平伸,身体形成了一个怪异的姿势。
  而后,双手极速舞动,不顾身后的一具傀儡,面向砂忍,从两具傀儡的中间冲了过去,伴随着一阵极速的拍打,百掌几乎是毫发无伤的冲出了包围:
  “八卦一十六掌!”
  “别以为这样就完了!”
  结衣虎杖双手向着身后拉动,百掌身后的三具傀儡身上顿时打开了一道道小口,一根根尖锐的千本显露出来,震颤不已:
  “摆脱了三杀围猎不代表你就安全了,我的千本上可都是喂了毒……毒毒……毒……该死的!”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眩晕,结衣虎杖摔倒在了地上,连带着那三具来势汹汹的傀儡也一并散落在了地上:
  “混蛋,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只是很简单的基础操作。”
  看着散落一地的傀儡与瘫倒在地上的结衣虎杖,百掌耸了耸肩,抓起了这个家伙向着周断走去:
  “我们白眼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看到忍者的查克拉,你手中延伸出的查克拉线可是被我看的一清二楚!
  我只需要将自己查克拉顺着你的查克拉线输送进你体内,自行紊乱的查克拉就会让你彻底的失去行动能力。
  所以说,你们连这些最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可以看得出来,你们一定是混的最惨的那一批了!队长……”
  没有再理会已经认命等死的结衣虎杖,百掌直接将这家伙扔给了周断:
  “队长,人我送过来了,你究竟要做什么……卧槽!”
  由于刚刚周断的身影一直在背对着百掌,所以百掌并没有第一时间看见周断在做什么,直到周断转过身来,周断那丧心病狂的行为才暴露在百掌面前!
  左手拿着波多野太郎的长裤,右手顺势扯掉了无力反抗的波多野太郎的兜裆布,周断右脚踩在波多野太郎的后背上,看着百掌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在短短时间内就完美的完成了我的任务,百掌,看来这些日子以来,你的进步很让人欣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