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的沙忍村,败了!

  “火遁——炙灼之术!”
  “土遁——磐石城郭!”
  “兽人忍法——碎裂牙通牙!”
  漫天的黑色花瓣激射,犹如死神手下冰冷而危险的镰刀,然而,面对着强大的攻击,木叶的顶尖战力纷纷用出了让人眼花缭乱的防御忍术,三代风影的攻击威力的确十分强大,足以秒杀一般上忍,然而,敢在两位影级强者战斗范围内帮助火影掠阵的忍者,又岂是一般人,以他们的实力,足以做到自保!
  “嘭!”
  看到三代风影因发出大招而消耗了身边大量砂铁,猿飞日斩果断抓住机会,手中的黑又硬的长棍瞬间延长,带着强劲的冲击,直接怼到了风影身前,直接突破了已经脆弱不堪的砂铁防御,将已经没有多少查克拉的风影捅翻在地,至此,沙忍村的最后也是最高战力,三代风影,宣告战败!
  风影,还是失败了!
  经历了激烈的大战,满是汗水的冲击,以及不屈的渴望胜利的呐喊,随着被一棍子捅在了地上,登时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了起来:
  看着气势十足向着自己走来的三代火影,风影喃喃自语:
  “我的沙忍村,败了!”
  “我们胜利了!”
  “我们打赢了沙忍村!”
  “回村我要大醉三天三夜!”
  “风影,我们该讨论一下战败款的问题了!”
  随着木叶忍者的欢呼,猿飞日斩步步紧逼,现在正值沙忍刚刚大败,正是士气低落的时候,这个时候提出战败款的讨论,对于木叶来说,无疑会轻松很多!
  “把你们村的顾问叫出来吧,趁早把问题解决,我们也好着手打扫战场的问题,我看这里就是一处不错的地点,找一处地方,让土遁忍者建一间屋子就好!”
  “猿飞日斩,你这该死的家伙!”
  虽然有过一瞬间的迷茫,但到底是一村之影,三代风影还是瞬间就调整好了自己,带着不屈精神怒视着猿飞日斩:
  “这笔账,我会好好的记在心里的,不用你教我怎么做,我会把他们叫出来的!”
  两个村子高层之间的谈判,注定又是一场激烈的战斗,它会随着一方倒下,一方骑在对方身上进行无尽的索取而结束,但中途也会有情况相反的时候,但最终的结果,无疑还会是强壮的一方获得胜利,期间,一定还会伴随着悲愤的咆哮,不甘的怒吼,浑身的汗水以及事后的气喘吁吁!
  不过,这些事情都不是周断该考虑的,虽然战争已经结束,但周断的任务才刚刚开始,随手扒掉了一名身受重伤的沙忍的裤子,周断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向着四周看了一眼,此时因为三代风影已经开始与火影讨论战败款的事宜,所以两方忍者也已经开始收手,进行了打扫战场的事宜。
  打扫战场,无非就是两方忍者各自带走本方受伤以及死去的忍者,收集战场之上四散散落的忍具,因为木叶是战胜方,所以,每当遇到纠纷,沙忍都是会默默忍受,就像是现在,虽然一旁有沙忍恨不得立即干掉周断,可周断还是肆无忌惮的扒掉了面前昏迷的沙忍的最后一条内裤!
  “该死的家伙,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一旁的沙忍怒视着周断,最后又蛋疼不已的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披在了浑身赤果果的同村伙伴身上,随后,再次被周断抢走!
  “诶,这家伙真是的,我已经很克制自己了好吧,要不是他伤的有点重,我的药剂可就早灌下去了!”
  周断看着带着同伴飞速逃离自己身边的沙忍,晃了晃自己手里的药剂瓶,叹了口气,虽然已经蚀结束了战斗,可战场之上还是有着很大的危险,还未引爆的起爆符,未被触发的陷阱,以及虽然重伤濒死,可依然可以在昏迷中发出致命一击的忍者!
  如此危险的境地让不少实力弱小的忍者纷纷撤离,使得原本异常激烈的战场空旷了不少,战争结束,穷苦的迈特戴第一个脱离了小队独自去收集战利品。
  因为挂念绳树的安危,纲手直接出现带走了绳树。
  自来也也因为要教授水门一些战场经验,直接带着水门离去,这两个人都是因为受不了一起讨论战败款项,见不得政客们的嘴脸跑出来的,索性还有旗木朔茂和团藏撑场面,虽然这两个没了战斗力,但沙忍并不清楚,而且火影加上身后七个千手一族的顶尖战力还在,沙忍根本就不敢动什么小心思。
  本来周断还想带着百掌一起搜索战场,可狗血的是百掌居然在战场上见到了他重伤的青梅竹马!
  虽然经由周断的治疗,百掌的青梅竹马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周断更是表示经过了自己的治疗,对方身上一点儿疤痕都不会出现,可不放心的百掌还是为了青梅竹马离开了周断!
  无奈之下,周断只得自己一个人搜索起了物资,虽然物资搜索起来会更方便,而且可以肆无忌惮的实验自己的药剂,可是没有人在一旁观看,自己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啊~~~~~”
  走过一处激烈拼杀过后的战场,周断发现了一个双腿骨折流出了大量血液的沙忍,看着虚弱不已的沙忍,周断不禁觉得自己的眼角有些湿润,战争从来都是残酷的,对于受到了重创的忍者来说,这场战斗无论村子是否胜利,自己也是失败者!
  “这是止血的药剂,对于你的骨折,也只能起到轻微的恢复,因为战争期间,而且你我又是敌对方,做到这一步……”
  周断有些惭愧的开口:
  “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谢谢!”
  虚弱的沙忍看着周断:
  “我本以为木叶都是无耻之徒,没想到……”
  “不要再说了!”
  周断抓住了沙忍的衣领:
  “身为一名医疗忍者,我的天职就是救人,更何况,你还是一位敢于为了医疗而无私奉献自己的人!”
  “嗯?”
  听了这话,还在感动中的沙忍顿时有些懵逼:
  “我为医疗奉献了自己,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我给你的药剂就是正在试验中的药剂!”
  “试验中的药剂……”
  继续懵逼中的沙忍略微的感到了一丝不对:
  “对于这种救命的药剂,有一些副作用我也可以忍受的,难道,是有什么很严重的后果吗?”
  “嘛,其实副作用也不是十分严重的样子……”
  周断的眼神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沙忍的裤裆,再警惕的扫视了医一眼周围,随即拽着他,火急火燎的离开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