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零九章 耀眼的白光

  禁术,之所以被称为禁术,无一不是对使用者有着极其苛刻的使用条件,刚刚释放完禁术,团藏的脸上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身体更是开始了诡异的缩水,而这,正是禁术的可怕之处——强大的反噬,吞噬血肉!
  从怀里掏出了一把药片,团藏连数都没数,全部塞进了嘴里,反噬的效果这才减缓了下来!
  反噬的效果是减缓了,但是,看见了团藏变成了现在这副虚弱的样子,周围的沙忍简直犹如疯了一样向着团藏冲来,如果不是护卫的拼死抵抗,现在最少已经有几十名手握兵器的沙忍照着团藏的脑袋砍下来了!”
  “到我这里集合!”
  看到了护卫艰难的抵抗,团藏直接向天空射出了一枚带着起爆符的苦无,起爆符引爆,在天空中爆出一朵烟花,没等周围的沙忍明白团藏为什么对着没有敌人的天空发动攻击,团藏等人的脚下,骤然出现了一处深坑,将团藏一行人直接带了下去,有反应过来的忍者想要追击,可是深坑瞬间塌方,将隧道彻底的掩埋了起来!
  后方的隧道坍塌,但前方的团藏等人却像坐滑梯一样的从隧道向着远方滑去,足足滑了几百米才停下来,此时团藏等人处在类似于一口深井的地方,一名忍者背起团藏,其他几名忍者警戒,几个呼吸的时间,一行人便已经蹿出了井口,来到了一处山丘内部!
  “石桥龙岗,辛苦你了!”
  团藏冲着石桥龙岗满意的点点头:
  “你的土遁——土行滑滑梯之术越来越精进了!”
  “这个忍术的名字就不要提了!”
  石桥龙岗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尴尬之色,但转瞬之间就被担忧所替代:
  “团藏大人,您的伤势怎么样?”
  “非常严重的伤势,但还好没有生命危险!”
  队伍里一名医疗忍者正在对其进行急救,掌仙术特有的光芒正在亮起,透过伤口可以看见,团藏的肺叶正在以肉眼可见的伤势恢复:
  “毒针只是小伤,以团藏大人的毒抗性也根本不惧上面带有的毒素,右胸口受到重创,肺叶几乎消失了三分之二,之后更是仓促的使用忍术对伤势进一步扩大,团藏大人,虽然这伤势我已经修复了,但近一段时间内最好不要太过激烈的战斗,尤其是不要再发动禁术了,很容易引起伤势的二次复发,那时的伤势会比现在更加严重,我会很头疼的!”
  “放心好了,禁术的副作用虽然用药物顶住了,但代价是我全身的查克拉在短时间内都消耗一空,无法战斗!”
  再次往嘴里扔了一大把药片,团藏靠近了土丘内的观察孔:
  “接下来,我可要看看海老藏这个家伙该怎么应对我的禁术了,要知道,我可是特意朝着沙忍的人堆里释放的忍术,这种情况下,他可是只能硬抗了!”
  …………
  高近百米,由锐利的风刃所组成的风网向着海老藏极速笼罩而去,沿途之上,任何阻碍的东西全都被切豆腐一般的轻易划过,透过那一地的尸体与忍具碎片,足可以看出风网的锋利!
  “该死的团藏,受了重伤还这么棘手!”
  巨大的风网看的海老藏眉头紧皱,本以为用极小的代价成功偷袭了团藏,给自己一方取得了一定优势,但是海老藏完全没想到受了重伤的团藏,还是给自己出了这么大的难题,以自己的实力,躲过这面风网不成问题,但是他能躲开,身后一大堆的砂忍就完了!
  “土遁——万里土流壁!”
  一道几乎与风网差不多体积的土制城墙拔地而起,这需要复数忍者才能使用的忍术被海老藏一人就使用了出来,虽然海老藏最为擅长风遁,但第二属性的土遁用出来,依然有着惊人的防御力,威力巨大的风网遇到了万里土流壁终于被阻,那锐利的风刃切入到了万里土流壁的一半,突然停止不前,而下一瞬间,风网瞬间解体,无可计数的风刃像是被无形的力量牵引,犹如洪流一般,从土遁上方向着海老藏倾泻而下!
  “禁术——四魔土岩棺!”
  看着倾泻而下的风刃,海老藏的眼睛瞬间缩成了针尖大小,本以为棘手的禁术在遇到了万里土流壁后,怎么也会消耗一些,可海老藏万万没想到团藏的禁术居然还有二次变化!
  此时此刻,海老藏也顾不得保留查克拉以继续留在战场上活跃了,巨量的岩石、泥土从地面急速升起,形成了四层将近百米的土制棺材!
  材质明明只是岩土构成,却反射着钢铁的光芒,每一层的上面都雕刻着一只面目狰狞的恶鬼,一层层堆叠在一起,将自己及身后的忍者全部保护了起来!
  风刃的洪流终于还是与雕刻着恶鬼的岩棺撞击到了一起,与遭遇万里土流壁不同,这一次的风刃碰触到了岩棺,迅速的激荡了起来,无可计量的风刃不受控制的四下激射震荡,发出刺耳的蜂鸣,即使是强大的防御禁术,依然在风刃的侵袭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禁术撞击所引起的余波直接造成了一股直通天地的沙尘暴!
  禁术的威力是强大的,待到忍术结束,四魔土岩棺四周的沙地被削去了厚厚的一层,只留下四魔土岩棺孤零零的留在原地,形成了一座高台,而此时的四魔土岩棺的状态也不太好,毕竟是仓促间发动的忍术,没有得到足量的时间准备成型,虽然抵御了风魔网罗的大部分攻击,但还是有一部分风刃击破了防御面,一些躲闪不及的沙忍被风刃波及,直接变成了一滩血泥,而后被狂风卷动,直接在天上下起了异常血雨!
  “咳,咳!”
  与团藏一样,禁术的释放同样对海老藏带来了强大的伤害,虽然禁术不同,但海老藏的禁术同样是要消耗巨量的血气,不受控制的咳嗽了几声,海老藏刚刚拿出一把药片想要塞进口里,一道浑身被白色雷光包裹的身影冲来,一道刺目的白光劈下,占据了海老藏的整个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