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六十章 残念

  “周断,还没到吗?”
  混乱、暴戾、杀戮、疯狂,战场就犹如一只永远也填不饱的饕餮巨兽,不断的吞噬着忍者的生命,到处都是杀疯了头的忍者,红着眼睛杀死对手,亦或者被对手杀死,想要在这种环境上长距离移动,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再一次击退了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砂忍,跟随周断在林间行进中的绳树发出了牢骚:
  “我们已经遭遇了七波敌人的攻击了,水门距离我们也太远了吧!”
  “你他娘的还有脸说!”
  周断掏出了三根千本向着身后追击的砂忍射了出去,看着毫无所觉的绳树一脸的蛋疼:
  “如果不是为了先找到最不让人放心你,我至于跑这么远吗?天知道明明都是一起跑出去的,水门好歹还知道要往木叶忍者多的地方跑,你到好,直接就一头扎进了砂忍堆儿里,如果不是土堂龙岛发了疯一样的追着我们,使得其他的砂忍没有过多的在意我们,我们早就被砂忍团团围住了!”
  “周断,你怎么能这么说!”
  绳树对着周断露出了不满的表情,义正言辞的高声喝道:
  “如此让人热血沸腾的战场,就应该一往无前的往前冲,要知道,只有死于战场,才是一名忍者最灿烂的终结,至于跑出去的方向,反正杀一个也是杀,杀一群也是杀,无非就是杀与被杀的结局,如果我死在了这里,那就说明我的实力也就不过如此而已!”
  “虽然很有气势,但你这话说出来不觉得亏心吗?你一个刚刚毕业的下忍有个屁的实力啊!”
  同样在奔跑中的百掌看着绳树宛如看着一个智障:
  “有信心是好事,可一个下忍跑到敌人扎堆的地方大杀特杀,你这信心也太爆棚了吧!”
  “百掌,算了,对于这种货色,道理是讲不通的!”
  周断已经懒得理会脑回路异于常人的绳树了,明明之前已经用药剂调教的很好了,可一到了战场这货的脑子就又变的感人了,对于这种货色,光靠说是不管用的!
  就在周断考虑要不要给绳树使用几种剂量更大,效果更缺德的药剂时,肩膀上的忍龟突然给出了水门在附近的提示,也将绳树将要面对的绝望危机扼杀在了摇篮里!
  “好了,闲聊到此为止,水门就在附近,我们先观察一下,百掌……”
  “白眼!”
  周断的话音刚落,百掌便已经会意的开启了白眼,立时,周围的信息纤毫毕现的出现在了百掌的眼中:
  “西南方向有一圈岩石围起来的场所,根据查克拉判断有七个人,其中一个人正在做超高速运动,根据查克拉判断,很大可能就是水门;
  同时,我们选择的逃避路线很奏效,后方的沙忍眼见追击无果,大部分忍者已经撤走,现在还在追击的只剩下了三名砂忍,根据查克拉判断,都是下忍!”
  “应该是第一次上战场的下忍吧……”
  听了百掌的报告,周断的嘴角扯起了一丝危险的弧度:
  “只剩下了三个下忍,还敢这么玩命的追击,看来,我们是该给这三个天真的家伙上一课了,百掌,绳树……”
  周断的眼睛有寒光闪过:
  “不需要留手,一人一个,迅速解决对手,然后向着水门处集合!”
  “是!”
  “明白!”
  伴随着两声低喝,百掌和绳树同时转身向着身后迎击,周断紧随两人身后,双手各握着一柄苦无,向着最中间的砂忍冲了过去!
  “嗡!”
  轻微的嗡鸣声响起,那是周断激发出医疗忍者特有的破坏方式,将查克拉覆盖在苦无表面,以激烈的流动所造成破坏力更加强大的查克拉刀!
  “物流风刃——斩!”
  一声低喝,周断手中苦无上包裹的查克拉刃骤然延伸到了半米,随着脚步的再次踏下,周断瞬间来到了因自己的反击而还有些愕然的菜鸟砂忍面前,一道淡蓝色的弧光闪过,伴随而来的,是已经失去生机的砂忍掉落的尸体!
  散去了包裹在苦无上的查克拉刃,周断向着左右两边看去,到底是经历过了几次生死之间的战斗,再加上本身就有白眼的优势,百掌几乎是紧跟着周断之后无伤的干掉了对手,而另一边的绳树在关键时刻也没让周断失望,硬扛着被砂忍在肩膀上砍了一刀,也是迅速的解决了对手!
  “很好!”
  看着眼前的战果,周断很是欣慰,在经历了前段时间或惊险或操蛋的战斗之后,自己的小队终于是拥有了瞬杀普通下忍小队的实力,即使是绳树,在危机关头也能有让自己满意的操作,扫了一眼绳树肩膀上的伤口,因为护肩的关系,绳树的肩膀只留下了很小的一道伤口,周断点点头,带头向着水门的方向跑去:
  “时刻注意,这里随时会有其他的忍者经过,百掌,白眼不要关闭,我可不希望在见到水门之前再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敌人出现了!”
  “是!”
  “了解!”
  …………
  因为七名千手一族的岩砾树界降临,各种稀奇古怪的环境也被创造了出来,十多颗参天的岩石巨树紧紧围拢在一起,树冠遮天蔽日,杜绝了大部分人想要进入一探究竟的心思,避免了大部分忍者打扰里面正在交锋的战斗,也让周断见识到了周围没有熟人,彻底放飞了自己的水门的战斗!
  不同于其他人的战斗,水门对于战斗有着自己的理解,借助周围粗壮的大树,水门急速的转折穿梭于七名砂忍之间,不求迅速杀敌,只是借助自己那快到了极点身影,打乱敌人的阵形布置,寻找到那一击必杀的机会!
  再次挡掉了一次左侧袭来的攻击,水门骤然突进到了一名砂忍的身后,短刀被其紧握在手中,摆出了一个怪异的姿势,之后,纷杂的刀光从水门的手中自上而下的倾泻而出,伴随而来的,还有那一声摄人心魄的断喝:
  “砍碎西瓜摊之术!”
  周断:“……”
  百掌:“……”
  绳树:“……”
  “队长,绳树,虽然水门的战斗很让人惊艳……”
  隐藏在树叶茂密的树枝之后,百掌嘴角略有些抽搐的看着自己身旁的两人:
  “但这家伙起名字起的也太让人残念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