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四章 如此系统

  次元药剂系统,这是周断穿越来时所附带的零部件,当然,这是一个很nb的零部件就是了。
  次元药剂系统,顾名思义,这是一款和药剂挂钩的系统,每当研究者研究出了新的药剂,都会被系统所收录,根据研究者所研究出药剂的作用、效果,系统会给予相应的奖励,当然了,研究者所研发出的,必须是有实际效用的,可以确实提升人体或是危害人体的药剂。
  周断作为一名药剂师,本来也想利用火影世界里的草药研究出一些激发潜能,提升查克拉的药剂,但是却被系统告知这些药剂早已经被其他穿越者研究收录,根本没有周断发展的机会,万般无奈之下,周断才不得已研究出了这些狂人药剂、爆衣药剂等等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但乱七八糟归乱七八糟,周断研究出的这些东西,还真就被系统认同并收录了,而且系统的奖励也的确够意思,提升大脑潜力的脑激活药剂配方、时刻刺激查克拉使之不断提升的查克拉增长药剂配方、各项珍贵的草药资料、高级的医疗器具等等,正是有了这些东西,才使得周断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就获得了普通下忍的实力,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达到了其他人需要五六年时间积累才能成为的医疗下忍!
  但高收获意味着高风险,系统其他方面都很让周断满意,但唯独一点……这个系统是会不定时发布任务的!
  周断还记得当时系统发布的第一个任务——亲手干掉辉夜姬,研究者可独立上场或是率领被宿主提升实力后的忍者上场!
  注:辉夜姬所受百分之七十以上伤害,必须由药剂所提升的实力造成,造成的比例越高,研究者去往下个世界时所能得到的助力越高,达不到百分之七十,抹杀研究者!
  如此坑爹的任务,让本想一心潜水,混吃等死的周断蛋疼不已,但没办法,周断至今还未找到脱离这个系统的办法,只能无奈认命,这也是周断疯狂试验新药剂,以期望快速得到更好的药剂以及实验器具,搞得木叶村上下乌烟瘴气的原因所在!
  “万幸啊,时间还是很多的,虽然系统提供的药剂里没有可以直接干掉辉夜姬这种高级的药剂,但只要我努力研发下去,积累经验,迟早会研发出强力的药剂的。
  我就纳闷了,按照系统里的这些药剂配方,怎么就没人想到融合三种以上属性查克拉的药剂呢,看看土影,原界剥离之术,几乎是无解的存在,只要我弄出来了十几个会这种忍术的人,围着辉夜姬站一圈,无缝攻击,即使是她也会头疼吧,更何况之上融合四种乃至于五种属性甚至再融合仙术的存在呢?”
  周断将思绪收起,看向了躺在木叶病床上模样凄惨的自来也,如果不是任务,周断也实在不好意思打扰现在的自来也:
  “系统任务——打败前来挑衅的下忍
  因为研究者的药剂,使得木叶下忍陌上时针遭遇了极其惨烈的下场,陌上时针发誓要让研究者付出代价。
  注:为考验研究者多年以来的研究成果,研究者与陌上时针战斗时,不得使用超出三身术以外的任何忍术,必须用研究者所研究出的药剂打倒对方!
  任务奖励,适用于研究者目前实力的药剂配方,失败,抹杀!”
  “嘶,真是了不得的任务啊,多亏了我这些年来丝毫没有偷懒的研究,不然这可真的就成了死局了,不过要完成这个任务,我还真的需要自来也……嗯?”
  虽然自来也身为精英上忍拥有着极其厉害的伪装技术,但身为医疗忍者,周断还是立刻就发现了,刚刚清醒却立即装睡的自来也略微颤抖的眉毛以及剧烈跳动的心脏!
  “切!”
  不屑的吐了一口吐沫,周断声音冰冷的开口:
  “自来也大人,想要骗过医疗忍者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刚刚为了你的小命着想,我没有让你拖着重病之躯召唤忍蛙,可现在你已经得到了治疗,该是时候把忍蛙给我召唤出一只了!”
  虽然周断已经提醒了自来也,可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却是毫无动静,非但如此,不光是身体不再颤抖,连心跳也是立刻恢复了平稳!
  眼见如此,周断的眼神更加冰冷,转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术刀:
  “看来自来也大人短时间是不会醒了,不过吗,召唤忍蛙还是很容易的,好像直接把手按在一个平面上就行了,至于召唤者的鲜血吗……”
  手术刀在周断的手里翻了一个刀花,直接砍向了自来也的裤裆:
  “这个地方的血可是很多的!”
  “请务必原谅我!”
  “刚刚”清醒的自来也双手合握,紧紧的抓住了周断的双手,不顾剧痛的身体和不断颤抖的下半身,急忙开口:
  “仅仅是召唤忍蛙罢了,周断,你不用这样的,我现在就给你召唤出来!”
  事实证明,自来也不愧是强大的精英上忍,即使身受重伤,但在查克拉充盈的情况下,还是召唤出了一只饭锅大小的忍蛙,而且看的出来,自来也在妙蛙山混的还是不错的,这个忍蛙刚刚见到被裹得和粽子一样的自来也,立刻就关心的问道:
  “自来也,你没事吧,谁能把你打成这样,我会给你报仇的,需要我做些什么?”
  “报仇倒是不用了,话说还真有一件事需要你的帮助……”
  自来也略带苦涩的指了指忍蛙的身后,而忍蛙在转头看去的一瞬间,立时就蹦了起来,那双本就巨大的眼睛几乎飞出了眼眶:
  “该死的,周断,是你这个恶魔!你抽了我二叔的血、扒掉了我父亲的一块皮、还把手伸进了我师父的嘴里取胃液,你更是、更是……该死的,你个人渣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哦,不是吧……”
  忍蛙苦兮兮的看向了自来也:
  “自来也,你不会是又和这个小恶魔达成了什么交易……吧啊啊啊!!!!!”
  一手术刀砍下了忍蛙腿上的一块肉,紧接着的是让人眼花缭乱的急速包扎,直到包扎完,忍蛙才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好啦好啦,不要叫了!”
  周断掂量着手中的肉条:
  “仅仅是拇指大的一块肉罢了,经过我的上药包扎,你连伤疤都不会留下的,在接触的这半个月里,你们应该对我的医疗忍术有信心的,不然的话……”
  周断看着泪眼汪汪的忍蛙,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我以后可是没脸再去你们的身上取材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