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零四章 迈特戴紧身衣,绿色品质,三百两一件

  “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
  “忍者之神在上,我怎么穿上了这种羞耻的衣服?”
  “百掌,你快掐掐我,我是不是在做梦!”
  周断扫视的小动作没有逃过水门、百掌、绳树的眼睛,等到这三个人发现不对,将目光移到中间身上时,瞬间全都傻了!
  “哈哈哈哈!!!!”
  看到了水门、百掌、绳树三个人“激动不已”的“兴奋”样子,迈特戴十分的得意:
  “小家伙们,虽然我特制的忍者作战训练服很帅气,但你们也不要露出这么激动的样子,这里是战场,所以我并没有多携带多少衣服,等到了回村之后,你们要多少,我就给你们做多少!”
  迈特戴满意的看着周断:
  “周断,好的东西要一起分享,看来你对于这个道理终于是领悟了,你觉得我的作战训练服很帅气,没有独自享有这个秘密,反而是推荐给了朋友,你能有这份心性,为师很是欣慰啊!”
  “搞毛啊!”
  没等周断说话,绳树便愤怒的把衣服脱下来摔在了地上,可随即就感觉浑身凉飕飕的,等到他向身下一看,立刻惊悚的喊道:
  “我的内裤呢?你个变态,连一条内裤都不给我留下吗?”
  “这个是暂时的技术性难题,因为内裤的存在会阻碍作战训练服的行动,所以我就把内裤取消掉了!”
  迈特戴挠挠头,而后对着绳树竖起了大拇指:
  “由于是试研制阶段,这个问题我还没有克服,不过你放心好了,我早晚有一天会研制出可以穿着内裤的作战训练服的,等到了那一天,我会让你穿着它威风凛凛的出现在全村人的面前!”
  “你有病吧,这种羞耻到爆的衣服谁会穿啊!”
  绳树狠狠的踩着脚下的作战训练服:
  “我现在就要把这件衣服毁掉!”
  “想测试作战训练服的耐磨程度,却不好意思说出来吗?”
  迈特戴爽朗的笑了起来:
  “绳树,你这家伙真是一点儿都不直率呢,不过这件衣服虽然还算耐磨,但也不要太用力了,毕竟这也是一件价值三百两银子的衣服呢,哦,对了,一会儿你把钱交到周断的手里就好,他身上能藏东西,我对于这方面不太擅长!”
  “居,居然还要收钱的吗?”
  绳树都震惊了:
  “就这种破烂你居然要我三百两银子,你是不是穷疯了!”
  绳树浑身的血液上涌,简直要爆炸了起来:
  “我才不要你这种变态的衣服,赶紧把我原来的衣服还回来啊混蛋!”
  “哦?你是说这些吗?”
  迈特戴随手将手中的衣服撕成碎片扔在了地上:
  “热血男儿的锻炼不需要其他乱七八糟的衣服,这会消磨你们的热血,我已经帮你们把这拦路的荆棘撕扯殆尽了,怎么样,作为前辈,我做的很出色吧!”
  “还有机会!”
  虽然自己的衣服被撕成了碎片,但是,迈特戴的脚下,还是有着沙忍的尸体,想到这里,绳树向着沙忍的衣服就冲了过去,然而,看着绳树的行动,迈特戴立即就知道了绳树的意图,没等绳树冲到目标面前,迈特戴瞬间就把所有沙忍的衣服全部撕成了碎片!
  “畜生啊!”
  此时此刻,绳树连哭的心都有了,看着被着自己扔在地上,还踩了好几脚的名为训练服的绿色羞耻紧身衣,一时间百感交集,一方面,自己实在拉不下脸去穿这种羞耻到爆的变态衣服,而另一方面,自己脱掉紧身服而赤果果的站在树林里已经有一会儿了!
  “队长……”
  情势危急,绳树难得聪明了一回,泪眼婆娑的喊道:
  “是你把我们带到这里的,你可要负责啊!”
  “没用的家伙!”
  周断鄙夷的瞪了绳树一眼,而后蛋疼的对着迈特戴开口道:
  “老师,战场之上凶险万分,忍者时不时的就会受伤,至于这作战训练服就更不用说了,我们小队不忍心毁坏了这套衣服,决定把它珍藏起来!”
  “你们能这么想,我真是太感动了!”
  迈特戴强忍着泪水:
  “可是,我已经把你们的衣服撕碎了,这你们要怎么办?”
  “你他妈还有脸说!”
  周断恶狠狠的在心里腹诽不已,但没办法,谁让自己打不过迈特戴:
  “没关系的,对于衣服,我还是有几套备用的!”
  周断从封印卷轴里拿出了四套忍者正规作战服,分给了自己的队友,在接到衣服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开始飞快的换上了衣服!
  “嗯?那不是沙忍村有名的特别上忍,神田裸一吗?”
  迈特戴带给中忍的惊喜实在太过刺激,直到百掌换完了衣服,才终于反应了过来,他指着迈特戴脚下赤果果的沙忍,不可思议的开口:
  “除了神田裸一,看那样子被干掉的还有三个中忍,以及十来个下忍,迈特戴……前辈,这些人都是被你干掉的?”
  “那是当然!”
  迈特戴对着百掌竖起了大拇指:
  “我可是经历了好一番热血的战斗呢!”
  “那这不对啊!”
  听着迈特戴的话,百掌反而有些不可思议:
  “那木叶的审核是怎么评定你的?你可是有着干掉特别上忍的实力啊,你现在怎么可能会是下忍?”
  “应该是有着什么特殊原因吧,他能在我们不知不觉中就把我们的衣服换走,这种实力肯定没的说,前辈之所以还是下忍,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水门接过了百掌的话,作为村子里有名的帅气小男神,水门比百掌受到的刺激更大,从噩梦中恢复的时间也要更长一些,他同情的看了周断一眼:
  “毕竟迈特戴前辈的性格,实在有些太不讨喜了!”
  “没关系,我都已经习惯了!”
  周断长叹了口气:
  “想要获得一些东西,就必须要付出同等价值的东西,为了变得强大,我不得不向恶魔低头,献出了我宝贵的节操!”
  “我的徒弟啊,恶魔在哪?”
  听见了周断的感叹,一点逼数没有的迈特戴直接把大拇指甩向了周断:
  “老师这头苍绿野兽现在就去灭了他!”
  “啊,谢谢了,这事以后再说吧……”
  周断对着迈特戴敷衍的摆摆手,指了指西南方向:
  “刚刚你这里的战斗,动静弄得可不小,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们是时候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