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牛与地

  战斗结束,自己取得了圆满胜利,又因为紧身衣的缘故而小赚了一笔,虽然浑身上下还充斥着剧痛,但周断的心情还是十分愉悦的。
  周断一边对着自己使用了治疗术,一边跳上了围墙,然而,周断刚刚跳上围墙,却是发现野间右斗正耸拉着一张老脸,眼睛冒火的盯着自己!
  “嗯?野间右斗大叔,你怎么了吗?我身上有什么问题吗?”
  周断一脸疑惑的看着野间右斗,但随即就露出了感动的神色:
  “野间右斗大叔,你应该是担心我的身体吧?放心好了,我的身体没有大碍,这只是开启八门遁甲后的正常反应,加上我自己的治疗,休息个几天我就能痊愈了。
  这点儿小事儿还让你挂心,甚至生气,真是不好意思,我以后一定会注意自己的身体的!”
  “谁他妈管你小子怎么样了!”
  本就在生气中的野间右斗听了周断这话,心里的火气更加旺盛:
  “我是在为那几个倒下去的倒霉中忍发愁,该死的,从今天白天到现在,中忍考核官倒下去了三个,被埋下去了一个,全他妈是你这伙人干的!
  被埋下去的那个只是轻伤,日向百掌那个也还好说,但迈特戴下手的那个可是重伤,再加上你小子的柔拳瞎打一通,本该是轻伤的陌上时钉也变成了重伤,我不光是你这号考场的记录员,还是整个考场的监护者,这几个家伙出了问题,其中一部分的医药费可都是我来出的!”
  身为整个考场的监护官,无论是场下的下忍受伤还是中忍受伤,野间右斗都是需要承担责任的,虽然医药费并没有多少,但是野间右斗身上的私房钱也不多!
  而一想到掌管家里财政大业的老婆,野间右斗无奈又是叹了口气,自己的老婆漂亮是漂亮,但一毛不拔也是全村出了名的,就她那嗜钱如命的性子,想从她的身上要点儿钱,野间右斗只是想一想,浑身都在颤抖,两长一短,三条腿都在发虚!
  而看到了野间右斗那一脸惆怅的样子,周断也是很不好意思,确实也如野间右斗所说,考核一天都没忍者受伤,偏偏自己这一伙人上来立马就弄下去了三个中忍,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想到了这里,周断也是一脸歉意的开口:
  “野间右斗大叔,这件事情我们确实也有一些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你也不要太在意了,毕竟,另外两个考场的记录忍者也有监督不到位的情况,他们也要承担责任,也是一肚子火呢,我还需要你帮我把他们挡下来呢!”
  野间右斗:“???”
  “你这小子不要给我太过分了!”
  野间右斗的火气再一次拔高:
  “就你这恶劣的性格,早晚有一天会吃苦头的!”
  野间右斗恶狠狠的瞪了周断一眼,随后转身拽住了刚赶过来,同样是满脸不爽神色的三名记录忍者,走到了一旁,窃窃私语了起来!
  看着野间右斗在自己面前那副丢脸的样子,周断丝毫没有意外,野间右斗虽然也算是一头身强体壮、后劲十足的公牛,但也架不住他的老婆是一块品质量好、可持续开发的良田,每天8个小时的耕地,那是再厉害的牛也受不住的!
  于是乎,周断本着医者仁心的救世理念,再加上野间右斗听闻好友加藤鹰的事迹后,苦苦哀求的样子,于是便给野间右斗开了几副增强耐力的药剂,加上野间右斗本身的艰苦训练,勉强也是守住了他自己最后的尊严!
  所以面对着周断,虽然心里不爽,但一些脏活累活,野间右斗也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
  “好了,实战考核结束,下面被念到名字的忍者,随我一起去笔试的考场!”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因为周断几人的实战考试被排到了最后几波,所以周断几人也并没有等待太久的时间,已经得到所有考核资料的野间右斗就开始了宣布下一场笔试。
  笔试考场的地点就在距离实战考试不远处的几间大屋子里,站在屋子前方,野间右斗严肃的开口道:
  “相信你们也知道,刚经历完大战,村子里急需战力补充,所以,中忍考核的内容一切从简。
  刚刚的实战考核,已经证明了你们的武力值已经达到了中忍的最低标准,一般来说,到了这一步,你们就已经是中忍了!
  这次的笔试,说白了就是考验你们对于中忍最为基础知识的一些掌控,并以此来判断给你们派发中忍任务的方向,所以你们也别给我做出作弊之类的丢脸事情!
  但是,如果这样还是有人作弊,那他就等着被记录在案,一辈子都在下忍处徘徊吧!”
  “哈哈哈哈哈,本大爷对于这种考试最为喜欢了,这种考试,完全就不需要担心吗!”
  听到如此直白的考前规定,一直对笔试最为头疼的绳树差点没原地蹦起来!
  向来对笔试深恶痛绝的绳树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美好了起来,兴奋中的绳树直接就摆脱了debuff的束缚,志得意满的看着周断,一股王霸之气勃然而发:
  “周断,转眼间又到了我和你一争高下的日子,这一刻我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了,今天,在这里,在这一回的考试上,我就要让你明白,你我之间的差距,到底是有多么的明显!”
  “不好!”
  “要遭!”
  “卧槽!”
  听着绳树那志得意满的宣战,周断非但没有队长权威被挑衅的愤怒,反而是一脸的蛋疼,水门和百掌也没有看热闹的表情,反而是一脸的担忧!
  一股不好的预感同时涌上了三人的心头,就现在来看,绳树的debuff已经过期,除非纲手再次出现再给绳树来上一记debuff的奇迹,否则就以绳树现在的脑子,回答出什么奇葩的答案都不为过!
  果然,三人的担心成了现实,等到四人出了考场,出来后互相对答案时,绳树的答案就告诉了周断、水门、百掌三人,他们的不详预感一点儿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