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五十三章 旗鼓相当的战斗

  阳光炙热,虽然有着土遁所形成的森林,却依然无法阻隔那灼人的温度,绳树看着对面的敌人,说不清是温度使得自己热血沸腾还是终于遇见了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只觉得自己的一腔热血在熊熊燃烧:
  “强大的对手啊,在我遇到的所有人里,你是第一个愉悦了我的存在,我千手绳树承认你是一个值得我亲手干掉的敌人,报出你的名字吧,我的手下不杀无名之辈!”
  “好大的口气!”
  热风吹动着砂忍褐色的短发,一张稍显稚嫩的脸上一道细长的伤口从右耳划到了下巴,黑色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绳树,那激昂的战意无可阻止的迸发出来:
  “不过,不得不说,能在我的手里坚持了这么长的时间,你的确是第一个办到的,既然你想在临死之前知道我的名字,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好了,松岛五虎丸,砂忍的明日之星,血沙派的继承者,也是杀掉你的人的名字,觉悟吧,暗器基本投掷——四星急杀!”
  四枚手里剑被松岛五虎丸抓在了手中,而后,被松岛五虎丸呈直线甩向了绳树,直袭绳树的咽喉、心脏等要害部位!
  疾驰的手里剑迅猛的划破了空气,发出了轻微的爆鸣声,绳树看着射来的手里剑,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了起来,这是一次精彩的攻击,自己必须全力以赴的应对!
  右手从腿部划过,一柄苦无已经是被绳树握在了手里,间不容发的挡掉了位置偏右的两枚苦无后,身形急速的向右闪去,堪堪的躲过了另外两枚手里剑的攻击!
  “真是精彩的攻击啊!”
  绳树看着松岛五虎丸,眼神炙热,一股棋逢对手的感觉跃然心头:
  “既然如此,我也不能被你比了下去,接招吧,土遁——土子穿弹!”
  在经历了周断地狱般的折磨修行后,绳树的结印速度终于是勉强追上了一般忍者的结印速度,待到结印完成,五枚土弹从绳树的嘴里急速喷出,带着一往无前的威势,砸向了松岛五虎丸!
  到底是有着千手一族的血脉,绳树发出的土弹,至少比普通人大了一圈,而感受着强大的攻击,松岛五虎丸顿时感到了强大的压力,在进行了一系列松岛五虎丸自认为堪称巅峰的躲避格挡后,到底还是被其中的一枚土弹砸中了肩膀!
  “木叶的精英居然已经厉害到了这种程度了吗?即使是我用出了巅峰的躲避技巧,还是中了招,看来即使我对你的实力有了预料,可还是有些低估你了!”
  感受着自己剧痛难忍的左臂,松岛五虎丸知道,自己的左臂已经是不能做战了,然而,面对着强大的敌人,松岛五虎丸非但没有丧失战意,反而是一脸热血的咆哮了起来:
  “真是旗鼓相当的对手啊,如此强大的战斗力,我认可你了,接招吧,暗器基本投掷——四星急杀!”
  “叮叮叮叮!”
  四枚手里剑被已经稍微适应了对手攻击的绳树用苦无抵挡了下来:
  “真是不错的攻击啊,明明是最基本的暗器投掷,居然被你用的如此的出神入化,看来你真的不简单呢!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再手下留情了,接招,土遁——土岩枪!”
  “嗤!”
  尖锐的土岩枪破开地面,直刺松岛五虎丸,虽然松岛五虎丸努力进行了闪避,可依然是土岩枪擦到了大腿!
  “千手绳树,我感受到了你的强大!”
  松岛五虎丸的大腿血流如注,可他依旧一脸潮红的嚎叫了起来:
  “既然如此,我也用出我强力的一击吧,暗器基本投掷——四星急杀!”
  “真是恐怖的攻击,我差一点儿就被伤到了,看招,土遁——陷坑杀!”
  “不错的攻击,虽然你伤到了我,但我也不会输给你的,暗器基本投掷——四星急杀!”
  “土遁——土牢围笼!”
  “暗器基本投掷——四星急杀!”
  “土遁——细子流弹!”
  “暗器基本投掷——四星急杀!”
  ……
  “忍者之神在上!”
  场中的两人激斗正酣,可不远处站在树枝上的日向百掌一脸却震惊的拉住了身边的旗木周断:
  “队长,我们辛辛苦苦的穿越战场寻找绳树,已经非常辛苦了,可是为什么一找到这个家伙,就看到了这么一场辣眼睛的战斗啊?明明是菜鸡互啄,为什么这两个人会毫不在意的战斗的这么激情啊?
  既然是暗器基本投掷——基础中的基础,那就不要大声的念出来好吗?有什么可得意的?就会一手最基本的暗器投掷,砂忍那货就不觉得丢脸吗?
  我虽然是木叶的忍者,可我也对砂忍有这么一个忍者感到丢人啊!还有绳树,明明对手是这样一个货色,他为什么会战斗了这么久啊?在经过了我们的地狱训练后,他居然还是这么菜吗?”
  “呃……我估计这和实力菜不菜不发生关系……”
  周断看着眼前这一幕,也是被绳树震惊到了,如此辣眼睛的操作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可每一次都会给周断带来全新版本的不同体验:
  “我看绳树之所以战斗的这么辣眼睛,只是因为这个笨蛋喜欢这种旗鼓相当的战斗的感觉罢了!”
  周断嘴角抽搐的看了一眼周围战斗的忍者,自己和百掌都看不下去绳树和对手的战斗,周围战斗的忍者更是不忍直视,简直像是躲瘟疫一样的离得绳树的战场远远的,生怕自己会因为这两个白痴的行为导致自己精神分散,从而被对手找到机会攻击自己!
  但是,无论什么事情都会有终止的时候,即使大部分忍者对于绳树和松岛五虎丸感到不忍直视,但还是有不怕脏了自己手的家伙存在!
  伴随着一声愤怒的咆哮,一个健壮的身影插入到了周断和松岛五虎丸的中心,挥手间打飞了四枚手里剑,没等两人反应过来,那身影已经冲到了松岛五虎丸的面前,右手握拳,一击砸穿了松岛五虎丸的心脏!
  “给村子丢脸的家伙就去死好了!”
  壮汉转过了身来,一脸狞笑的看着绳树,抖掉了穿在右臂上的尸体:
  “你叫绳树是吧?我来做你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