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三十五章 绳树的好队长

  “大蛇丸大人,我们真是好久都没见了!”
  木叶森林里,周断掏出了一张卷轴,解封出了一堆的餐具糕点,绳树舔着脸想拿一块,直接被周断一脚踹飞,周断拿着最精美的一块,递向了大蛇丸:
  “这是村子里有名的糕点师的作品,您要尝一块吗?”
  “不了!”
  大蛇丸冷着一张脸:
  “我现在不饿!”
  “那酒呢?”
  “战争期间,忍者不能喝酒!”
  “哦,大蛇丸大人还真是个严格的忍者啊!”
  周断无视了大蛇丸那一张面瘫脸:
  “大蛇丸大人隐藏身形的功夫真的厉害,百掌开了白眼居然都没有发现您!”
  “只是将全身的查克拉做出暂停流动的假象,他们的眼睛就完全成了瞎子了!”
  “啊,真是厉害啊,对了,刚刚那个用了禁忌忍术的砂忍是怎么会发现我们的?我们可是有着至少五百米的距离啊!”
  “忍术的附带功能罢了,使他能大致感知到附近的人,性子里残暴的欲望使他们无法停止杀戮,再加上他本能的对我感到畏惧,而且我观察了一下,你们小队是距离他最近的,他找上你们也不奇怪!”
  “原来如此,大蛇丸大人真是厉害啊,只简单的看了一眼就分析除了这么多的信息,唉?本该在前线作战的大蛇丸大人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这里啊?”
  “这个是村子的机密!”
  “啊,是我唐突了……”
  周断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
  “那我能问问为什么我们输送物资的小队会突然遇上砂忍吗,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早就知道我们的到来,而且,早就做好了袭击的准备,似乎还不止我们队伍,如果是泄密,这资料也流出的太多了吧?”
  “这个……”
  大蛇丸冰冷的看了周断一眼:
  “作战机密!”
  “哦,原来如此……”
  周断点点头:
  “真是多谢大蛇丸大人解惑了!”
  水门:“……”
  百掌:“……”
  绳树:“……”
  坐在远离周断和大蛇丸的另一边,水门、百掌、绳树三个人一脸迷茫的看着谈话中的周断和大蛇丸,只觉得空气中似乎散发着一种奇异的氛围,绳树想了想,对着身边的两个人开口:
  “我觉得这气氛有些不对啊!”
  “这何止是不对,根本就是尴尬啊!”
  百掌看着谈论中的周断和大蛇丸,一脑门子的黑线:
  “这简直就是尬聊了好吗?是个人都听不下去了,真难为这两个人还能继续谈论下去,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好处了!”
  一旁的水门一脸的若有所思:
  “队长这个人的所作所为,你们在村子里也都听过,见到好处可是挪不动道的,更别说他现在一脸的讨好大蛇丸大人了,他肯定是想向大蛇丸要一些什么好处!”
  不得不说,水门的猜测还是非常靠谱的,周断从来都是不肯吃亏的主,如果没有好处,他怎么也不会这么的讨好大蛇丸,当然了,前提是大蛇丸给他机会,而这个机会此刻就摆在周断的面前——千手绳树!
  更为准确的说是绳树身上的血液肉体样本,继承自一代目火影千手柱间的遗传样本!
  现在大蛇丸的胆子还没那么大,或者说是足够谨慎,一代火影的尸体他不敢动,就连虽然没有木遁,但血气旺盛、活跃在战场上的其他千手一族的忍者他也不敢动,而剩下的千手一族吗,越是强大的基因,完美传承下来的几率越低的可怜,现在的千手一族里的忍者要么资质不行,要么身体有缺陷,有的甚至人到中年,查克拉量都是远低于普通忍者,唯一能让大蛇丸有兴趣研究的也就是今天突然看到的绳树了!
  大蛇丸的算盘打得挺好,等到使用了禁忌忍术的砂忍把绳树打伤,自己再突然出现,一边救了绳树,一边还能把绳树的血液样本给收集起来,这毕竟是纲手的弟弟,自己也不能太过分,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事情没有达到预期不说,自己还见识到了一场“菊裂”的战斗,大蛇丸此刻的心里是五味杂陈!
  而周断故意和大蛇丸扯皮了这么久,就是想看看绳树对于大蛇丸多重要,事实表明,千手一族的血液样本对于大蛇丸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一方面,事情没有达到预期大蛇丸的确想走,但看着绳树就在眼前,他是留在这里不舒服,不留心里不甘心,就这么一直被周断给拖了下来,但眼看着大蛇丸的耐心越来越低,周断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所以周断给了大蛇丸一个眼神,转身便朝着绳树走了过去!
  “绳树!”
  周断走到了绳树面前,语气严肃的开口:
  “绳树,你中毒了,你需要卖掉你的屁股给大蛇丸大人!”
  “……我%@¥你@¥%¥%@!”
  绳树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我怎么就突然中毒了,我为什么要卖掉自己的屁股,周断,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好吗?”
  “唉,也是怪我……”
  周断一脸的自责:
  “刚刚的荷尔蒙药剂是有副作用的,我给水门和百掌解完毒,你没和我们在一起就忘了你,这药剂的毒素一拖延,现在以我的医疗水平根本就治不好你,恰好,大蛇丸大人对于医疗忍术也非常了解,趁现在他还在这里,你就赶紧接受他的分析治疗吧!
  哦,对了,我刚刚说的有些让你误会了,不是要你卖掉自己的屁股,而是将屁股上的肉砍下一块让大蛇丸大人分析一下!”
  “……我总觉得你在害我!”
  绳树颤抖的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屁股,在恐怖的刺激下,绳树头脑瞬间清晰了起来:
  “无论是卖掉自己的屁股还是砍屁股我都不要,让我相信你也行,你等我药剂副作用发作了再说!”
  “唉,绳树啊!”
  看着绳树戒备的样子,周断一脸的悲痛:
  “你看看,药剂的副作用现在就开始发作了,你不信任我,认为我在害你,这就是发作的最好证明!
  我首先是个医生,然后是你的队长,你认为,一个心怀天下的医者和一个爱戴下属的队长会害自己的病人和队友吗?”
  “我认为……”
  绳树颤抖的开口:
  “只要为了利益,你把我杀了都在所不惜!”
  “绳树,你怎么能这么想!”
  周断“悲痛”的大喊一声,直接将来不及躲避的绳树一脚踹倒在地,右脚踩着绳树的后背,一苦无划开了绳树的裤子,而后,一苦无向着绳树的屁股狠狠的砍了下去:
  “你已经病入膏肓了,身为你的医生和队长,我实在不能看着你继续中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