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七十九章 我自来也愿称你为最强

  “文太,你看到了吧!”
  再次挡住了来自灵猫的攻击,自来也对着脚下的蛤蟆不断抒发着自己燥热的情感:
  “历经激烈残酷的战斗而没有丝毫破损的衣服,居然会硬生生的被撑裂衣领,这究竟是何等的胸襟,何等的包容啊,如果不是天赋异禀,我都怀疑纲手是开发出了关于胸部扩大的忍术,毕竟之前,纲手可是个完完全全的搓衣板啊!”
  没有等文太答话,自来也看着纲手的背影喃喃自语:
  “纲手,这样的胸部,我认可你了,在胸部方面,我所见识过的人中,没人比你更优秀,我自来也愿称你为最强!”
  “呋!”
  蛤蟆文太深吸一口烟,缓缓吐出:
  “你们有些雄性就是太执著于雌性的胸部了,自来也,既然你这么喜欢的话,一会儿把对面的家伙放倒,让那只该死的长着三条尾巴的死猫叫出雌性灵猫,那个够大,数量还多,你觉得我的建议怎么样?”
  “呃……”
  听了文太的话,自来也表情顿时怪异了起来:
  “我觉得这个就算了吧,关于灵猫,我宁可它们变成小猫的大小,来摸摸它们的脑袋就好,我的梦想,永远是那一对万恶之源啊!”
  “你们人类就是这样,遇事犹豫不决,只谈梦想不认真行动,哪像我们,遇到喜欢的母蛤蟆直接上就行了……”
  文太拿出太刀再一次抵挡了猫又的攻击:
  “自来也,不是我说,你这样下去,一定娶不到纲手的!”
  自来也:“……”
  “文太,你对我也太没有信心了吧?”
  自来也一脸的苦大仇深:
  “好歹我也是响彻木叶的三忍之一,实力强大,机会不会这么渺茫吧?”
  “呵呵……”
  文太露出了一副过来人的嘴脸:
  “就凭你这话,你就娶不到纲手!”
  “混蛋,不要给我太嚣张了啊!”
  愤怒的吼声传来,打断了这场尴尬的对话,坂上胆藤站在灵猫头上,一双眼睛里满是怒火:
  “战斗中还在东张西望,小瞧人也要有个限度,接招吧,风遁——真空连玉!”
  坂上胆藤含怒出手,忍术自然不会简单,随着手印结完,十多颗由风遁查克拉压缩的高密度风球向着自来也就砸了过去,那因为高强度的压缩而变成蓝色的风球给人一种极致的破坏力,犹如天灾,狂猛降世!
  “这一招还有点儿意思,忍术——蛙之盾!”
  看着风球袭来,自来也一直满不在乎的眼神终于是认真了一些,双手极速结印间,身前的地面立时翻滚了起来,一只身形不比文太小到哪里的土制蛤蟆瞬间出现,蛤蟆举着一面巨大的盾牌,直接就挡下了真空连玉的攻击!
  “风遁——一刃切!”
  看着自来也挡下了对方的攻击,文太自然也不会在一旁看热闹,刀刃挥舞间,风遁查克拉顿时附着在了文太手中的太刀刀刃上,压缩成蓝色的查克拉闪耀间,显示着极致的锐利,伴随着文太的一刀横斩,刀刃上的风刃顿时离体,在文太蛮力的加持下,风刃轻而易举的划过了因抵抗真空连玉而变得破损不堪的蛙之盾,威势不减,直接向着灵猫斩了过去!
  “喵!!!”
  风刃,瞬间就攻击到了灵猫身前,那迅猛的攻击直接让灵猫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生死间的攻击刺激着灵猫,那瞄准脖子的一刀,硬生生的因为灵猫的急跳从猫又的脚下划过,然而,灵猫躲过了致命的一击,但是身后的三根尾巴却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攻击,一根尾巴只是被砍秃了一块毛,而另两根尾巴,直接被风刃狠狠的砍了一刀,几乎被砍成了两段!
  “喵,我要杀了你!”
  灵猫那凄厉痛苦的嚎叫响起,双眼血红,直接从嘴里喷出了喷出了无数的刀刃,刀刃汇聚一处,化成一道粗壮的风柱,向着自来也凌厉的袭来!
  “火遁——蛤蟆油炎弹!”
  面对着袭来的攻击,自来也非但没有防御,反而是直接是喷出了一股火焰,文太喷出的极具冲击力的油柱紧随其后,两者结合,威力呈几何程度上涨,凶猛的火焰直接就硬顶着猫又的风遁冲了过去,那狂暴的冲击与炙热的烈焰,直接就笼罩向了灵猫!
  “轰!”
  巨大的火球直接包裹住了灵猫,一时间,灵猫的惨叫与在烈火中挣扎的身影似乎是宣告着这一战的终结!
  “不对劲儿,是替身!”
  看着烈火中挣扎的身影,自来也顿时感觉到了不对,文太更是拔刀在手,向着身后空无一人的地方狠狠砍去!
  “铛!!”
  震耳的金铁交击的声音响起,那是文太手中的太刀与一双利爪碰撞的声音!
  “有点儿意思!”
  文太随意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太刀,看着前方凭空出现的一对坚硬利爪,对着自来也开口:
  “是灵猫一族的高级忍术——虚化之术,战斗的时候可以让大部分身体处于一种无法被攻击的状态,看来这只灵猫的资质不错,居然能将身体全部虚化,只留下一对爪子!”
  “有应对的方法吗?”
  自来也对着文太问道:
  “我看你对于这种敌人好像并不太紧张啊!”
  “的确不难解决!”
  文太再次喷出一口烟雾,握着太刀向着那一对利爪就冲了过去:
  “虚化之术的确厉害,但要破解也不难,只要控制住了它暴露在外的身体部分就好!”
  话音落下,文太握着与利爪硬拼了无数次的太刀骤然反转,利刃冲下,直接将那一对利爪穿透在了地上,顿时,一阵凄厉的野猫嚎叫的身音再次响起!
  “自来也,就是现在!”
  文太得手,立刻就向着自来也发出提示,而自来也不愧是和文太合作无数回的同伴,听到了文太的呼喊,立时数团炙热的火球顺着利爪就喷了出去:
  “火遁——凤仙火之术!”
  “喵!”
  爪子被洞穿,那巨大的痛苦使得灵猫的虚化之术立时不稳定了起来,而自来也的火焰攻击更是加剧了这一情况,两次攻击相加,直接就让灵猫又回到了实体,而剩余的火焰直接蔓延而上,这一回,灵猫终于是没有躲过被火烤的命运!
  “文太啊,以对面现在的状态,我们直接用那一招吧!”
  看着灵猫在火焰的炙烤中不断的翻腾,自来也对着文太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要说起来,这还是周断给我的启发呢!虽然缺德了点儿,但这对战争的影响是巨大的,是值得的!”
  “缺不缺德无所谓,对我来说,胜利解决战斗就好!”
  文太收刀入鞘,双手握拳,只留两手食指相贴,略微蓄势之后,文太不顾猫又周围火焰的炙烤,向着灵猫的尾巴根处狠狠一捅,发出了战斗的怒吼:
  “木叶隐秘传体术奥义——千年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