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旗木刀术与迈特戴紧身衣

  “开门,开!”
  “休门,开!”
  防御了半天,以周断的判断,开启一门,就足以和陌上时钉战成平手,开启了两门,则是完全吊打陌上时针的状态!
  这倒不是说周断本身的硬实力已经碾压所有中忍,实在是陌上时钉的实力在中忍里只是一般!
  木叶村先是跟雨之国战斗,而后又与风之国大战了一场,期间消耗了大量的中忍,无奈只能是从下忍里面选拔,陌上时钉虽然也是努力晋升到的中忍,并且也在战场上磨砺了很久,但是,在忍者实力的差距上,经验的占比虽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忍者的肉体力量与查克拉量!
  在开启了开门后,周断的查克拉量已经远超陌上时钉,加上开启了休门后消除了体力疲劳,已经完全是想怎么收拾陌上时钉就怎么收拾陌上时钉了!
  “陌上时钉,你不是以为我只能靠着药剂吗;你不是以为扔掉了大量的忍具我就对你没招了吗?”
  周断的眼睛一眯,嘴角勾起一抹残酷的冷笑:
  “今天,我就让你好好见识一下木叶的八门遁甲以及旗木刀术的厉害!”
  陌上时钉在周断开启了八门遁甲之后就感觉到了不对,气势上可以造假,但那实打实的查克拉爆发量可做不了假,面对着周断的爆发,陌上时钉本想着防御一手,然而,手中的武士刀还没来得及竖在身前,向着自己直线冲刺的周断就已经没了影子,只留下一片短刀挥舞带起的刺目白光将陌上时钉笼罩了起来!
  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待到白光消散,周断手中拿着陌上时钉的太刀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时,陌上时钉就已经知道自己已经是输了!
  但是,看着周断解除了八门遁甲,气喘吁吁,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到的样子,陌上时钉却是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到底还是年轻啊,如果说周断在开着八门遁甲的期间直接击倒自己,那自己也败的无话可说,但是,周断的战斗经验还是太少,以为拿走了自己的武器就想让自己认输吗?
  这种小孩子的想法简直太天真了,被抢走了武器,自己完全可以说自己是故意的,毕竟自己身上的忍具还剩不少,即使进行记录的野间右斗不认同自己,但自己好歹也能趁此机会攻击周断,让他吃点儿苦头!
  想到就做,陌上时钉的嘴角再次上扬,迈腿就要冲到周断身前,然而,就当陌上时钉刚刚迈开右腿,想对周断做点儿什么时,整个人却如遭重击一般,浑身剧痛的瘫软在地!
  这还不算,就在他倒向地面的同时,身上的衣服也纷纷破碎,争先恐后的脱离了陌上时钉的身体,就连陌上时钉平时最为珍爱的,印着三代目火影头像的兜裆布也不例外!
  瘫倒在地,陌上时钉只感觉浑身上下每一处都承受着剧痛,陌上时钉忍着剧痛,强咬着牙才勉强把双手伸到了自己的要害部位挡住,挣扎着抬起头,陌上时钉颤抖的对周断开口:
  “你这小恶魔,你对我做了什么!”
  “这是日向一族的柔拳啊,咱们村子里日向一族的族人也不少,你不会连这个也认不出来吧?”
  周断拄着太刀站在原地:
  “虽然我没有日向一族的白眼,但是一些简单的柔拳手法还是会的,照猫画虎吗,反正不是我自己的身体,打好打坏都无所谓的!”
  “喂,你这小子不要这么随意啊!”
  陌上时钉看着周断那无所谓的样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随意使用柔拳不小心可是会出人命的,而且,你不是说要使用旗木刀术吗?为什么还使用了柔拳啊!”
  “你的生命安全问题不用担心,好歹我们也是在木叶村,医疗忍者还是有很多的,今年治不好,明年慢慢治吗,这辈子治不完,下辈子继续治吗。
  至于说柔拳,忍者战斗不都得夹带一点儿私货吗!
  而且我的刀术不厉害吗?砍碎你浑身的衣服却没划伤你的身体,我的刀术已经很精湛了吧!”
  周断对着陌上时钉拍了拍手:
  “好了,谈话到此结束,看你的衣服都被我砍光了,你也不容易……”
  周断从身上拽出了一件衣服,向着陌上时钉走去:
  “其实我也挺不好意思的,这件衣服就当是赔礼了!”
  “谢……”
  看见周断拿件衣服为自己遮羞,陌上时钉心里对于周断的怨恨还算是小了一点儿,然而,在他看清了周断手里所拿的衣服后,整个人吓得声音都变了:
  “混蛋,你手里怎么会有迈特戴的变态紧身衣,你敢把他套在我的身上我就和你拼了,卧槽,你给我住手,你不要过来啊!!!”
  虚弱、可怜、又无助、,痛苦、绝望、又悲伤,陌上时钉的脸上满是五味杂陈,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情绪驱使着他在地上缓慢的后退,徒劳的阻挡着周断的近一步动作,然而,看着陌上时钉的行为,周断却是自责的开口:
  “陌上时钉,砍碎了你的衣服是我不对,而看着你在这种情况下的挣扎更是让我心里难受,今天,只有把衣服穿在你的身上,我的心里才能好过一点儿!”
  “混蛋,你他妈就没有正常点儿的衣服了吗?别过来,你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陌上时钉在周断的手下徒劳的反抗着,然而,为了保留住陌上时钉最后的一点儿面子,周断还是毅然决然的“帮助”陌上时钉换上了迈特戴的战斗紧身衣!
  “陌上时钉,你就不要再推诿了,我知道你是觉得这件战斗紧身衣价格昂贵,怕负担不起,但是你不用担心……”
  周断看着陌上时钉,露出了我什么都懂的表情,随手在他破碎的衣服里拿出了一沓纸币:
  “这件战斗紧身衣我便宜卖给你好了,看在我刚刚下手有点儿重的份上,这件战斗紧身衣,我只收你一千两好了!”
  在经历了被打成重伤、被砍碎了所有衣服暴露在一大票忍者面前、被迫穿上木叶人人闻之色变的变态紧身衣后,陌上时钉的精神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而最后周断抢钱的行为就犹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陌上时钉再也坚持不住,随着一口老血喷出,陌上时钉怒目圆睁的昏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