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七十七章 令猪绝望的防御

  “该死的,这,这怎么可能?”
  武建刚烈看着慢慢悠悠从坑底爬上来的蛞蝓,整个人处在巨大的惊愕当中:
  “以勇太的下坠攻击,再加上我的加重岩之术,就算是一座小山也能给他坐平了,这只该死的蛞蝓居然毫发无伤,它怎么这么能抗?”
  “刚烈,不要乱了阵脚!”
  被唤作勇太的豪猪对着武建刚烈开口:
  “对手虽然抗揍,但也不是没有战胜的办法,集中精神,现在可不是让你胡思乱想的时候,刚烈,给我创造进攻的机会!”
  “真是抱歉了,勇太,刚刚我的样子可真是丢人啊!”
  战场之上能有着一个能冷静思考的同伴,的确是一个强大的助力,勇太只是短短的几句话,顿时就将惊愕中的武建刚烈点醒,而看着还在往坑顶攀爬的蛞蝓,武建刚烈立时再次结印:
  “土遁——泥流大河!”
  术印结下,蛞蝓顿时无奈的发现,自己身边的泥土全部松动,而后,瞬间变化成了一条由沙土组成的河流,还没等她做出什么行动,身体就不由自主的被河流带动,再次被带到了坑底!
  “干得漂亮,刚烈,你总算回过神了!”
  看到再次进入状态的武建刚烈再次给自己创造出的机会,勇太的气势瞬间攀升到了极点,对着还在坑底挣扎的蛞蝓直接咆哮道:
  “忍法——旋·万千千本!”
  一道黑色的洪流向着蛞蝓涌去,那是勇太身上不断射出的豪猪刺,巨量的豪猪刺急速旋转,带着刺耳的破空声,疯狂的向着蛞蝓射击而去!
  “轰轰轰轰轰!!!”
  山崩海啸一般的声音响起,而后,便是一阵被震起的沙尘暴,待到沙暴平息,只见原来蛞蝓所在的坑洞,已经完全被勇太的豪猪刺所填满!
  “嚎嚎!”
  勇太发出了低吼了两声,发出了消耗如此巨大的忍术攻击,让勇太也是有些吃不消:
  “应该解决了吧?”
  勇太的嘴里喘着粗气:
  “以对方的身体结构来说,能顶住我的下坠攻击,那对于穿刺类型的攻击一定是不擅长的,我这波攻击下去,它即使不死,也一定是只能苟延残喘了,如果这还没解决,那我就……卧槽!!!”
  看着眼前不远处,顶着一堆豪猪刺再次往坑顶攀爬的蛞蝓,一直在冷静状态下的勇太的眼睛当时就红了:
  “万千千本可是我压箱底的招式之一,那条蛞蝓怎么连一丁点儿的伤口都没有?刚烈……”
  勇太直接对着刚烈吼了起来:
  “再帮我困住它一次,老子不过了,我要用我最强大的禁术干掉它!”
  “明白!”
  不光是豪猪勇太在焦急,武建刚烈现在的心中也不平静,无论是一开始与勇太一起发动的组合忍术,还是刚刚用使用的忍法——旋·万千千本,在以往的战斗中,那几乎都是无往不利的,可是用在了今天的对手身上,却让对方毫发无损,这直接给了武建刚烈巨大的震慑,而且还不光如此,要知道自己和勇太的对手可不光是蛞蝓一个,还有另一个可以一拳捶飞豪猪勇太的存在——纲手在呢!
  根据得到的信息判断,自己虽然也是上忍中的精英,但对照传说中的三忍还是有着差距,所以自己与勇太一开始的目标就很明确,先集中火力瞬秒了纲手的通灵兽,让她来不及救治,然后自己再和村里的暗杀精英一起与纲手骚扰与缠斗,让她无法再次召唤通灵兽,让勇太自己去木叶阵营里大杀特杀!
  想法本来很美好,可谁知道不但暗杀精英没到,而且对方的通灵兽防御高出了天际!
  看着纲手再次向着自己冲来,已经爬出了坑洞的蛞蝓也再次开始了蓄力,武建刚烈只能是再次咬牙发出了忍术:
  “土遁——大地缠手!”
  大地,犹如海浪在翻涌,无可计数由泥土凝聚出的巨大手掌瞬间破土而出,以极快的速度将蛞蝓困在了原地,而纲手,更是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在了由手掌构成的土牢里!
  “勇太,快一点儿,这个忍术我坚持不了多久!”
  与加重岩及泥流大河忍术不同,大地缠手虽然只是a级忍术,但这个忍术是持续输出型忍术,而且是依靠查克拉量来显示威力的,查克拉量输出少,可能威力只达到b级,但查克拉量输出多,甚至有着可以媲美s级忍术的威力!
  武健刚烈本来是不想用出这个查克拉耗费极大的忍术的,但是没有办法,对面可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忍者和通灵兽,那种取巧的招术不可能成功两次的,面对着已经挣脱束缚的蛞蝓,现在的武健刚烈只能是拼了命的控制住对方,如果武健刚烈现在不用出这个忍术,那可能他就没机会用了!
  然而,面对着武健刚烈的忍术,纲手和蛞蝓自然不会束手待毙,只见困住纲手的土牢不断的被纲手砸出巨大的缺口,而蛞蝓更是身体转动间,就有无数的土手分崩离析!
  以蛞蝓和纲手的挣脱力度,武健刚烈只能是不断的疯狂提升自己的查克拉量,而作为查克拉疯狂消耗的代价,则是武健刚烈那不断苍白的脸色以及嘴角不断滴落的血液!
  “辛苦你了,刚烈!”
  勇太没有浪费武健刚烈为自己争取到的时间,经过了短暂的准备过后,勇太悍然发动了自己的绝招,伴随着一阵震耳的咆哮,勇太的浑身上下顿时被一层血雾笼罩,身上的豪猪刺纷纷闪耀着金属的光芒,一双血目闪动间,气势与刚刚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禁术——爆刺地狱!”
  随着禁术的完成,巨量的豪猪刺汇聚成了一股闪耀着金属光芒的洪流,向着蛞蝓毫不留情的刺杀了过去,爆刺地狱不愧是被勇太称之为禁术的攻击,那利刺疾驰间,已经突破了蛞蝓的防御,纷纷刺进了蛞蝓的体内,在微微停顿了一秒之后,一股巨大的爆炸顿时在蛞蝓体内爆发!
  “该死的家伙,终于是被我干掉了吧!”
  看着原本蛞蝓所在的位置被爆炸所产生的灰尘所笼罩,勇太终于是送了口气:
  “任你的防御再强,在我的攻击面前,终究要被炸成碎片!”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呢!”
  漫天灰尘里,蛞蝓那雪白巨大的身躯再次浮现:
  “虽然作为纲手公主的通灵兽,我还有很多不足,但对付这种程度的攻击,我还是有一些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