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八十九章 审讯室

  虽然喝下了周断的药剂,并且经过了一晚上的休息,但是,到底是被沙忍的陷阱摧残了整整一天,等到绳树和百掌被周断从睡梦里叫醒时,整个身体都是虚弱无比,而且因为昨天在陷阱区里疯狂的压榨自己的身体,导致醒来后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不在酸痛!
  “队长,我们今天是要去审问俘虏吧……”
  百掌感受着身体到处发出的哀嚎,徒劳的想要从简易床铺上爬起来,然而,他刚把胳膊支撑在地上,那酸痛不已的胳膊就已经让他再次倒在了地上:
  “队长,你放心,我可以的,我绝对能爬起来的!”
  “周断,你放了我吧……”
  另一边,虽然周断已经抓住了绳树的一条腿往帐篷外面拖,但有骨气的绳树直接就把脸插在了沙地里,用自己的脸来刹车:
  “不论你干什么,我今天绝不会离开这个帐篷一步的!”
  “啧!”
  看到绳树如此没出息的样子,周断脸色一黑:
  “绳树,你真的是太没出息了,百掌我可以理解,昨天的苦训加上强行获得第二属性的后遗症的确是没办法,但你可不一样,你的身体恢复速度可比百掌强太多了,不要太丢脸了,你不是还想当火影吗,就你这出息能干什么?”
  “不要和我说这个!”
  绳树愤愤不平:
  “你有出息,那你和水门为什么不来一回陷阱体验?”
  “我现在正在使用其他药剂,会和属性药剂会发生冲突,水门则是闪避太高了,一般的陷阱根本不管用,只能用出类似烈火炙烤之类的更加暴力的方法,而用了这种方法……”
  周断深深的看了一眼绳树:
  “你是想在砂忍的战场上让所有人都注意到我们吗?虽然沙忍撤退了,但保不齐还有隐藏下来默默收集情报的沙忍的!”
  “不论你说什么……”
  绳树的头插在沙地里,依然坚持着发出了不屈的声音:
  “我今天是绝对不会动的!”
  “啧!你这家伙,看来你安逸的太久了,久到你都忘记了我曾经的手段了!”
  周断眉毛直跳的看着绳树在沙地里撒泼反抗,直接就从怀里拿出了一瓶紫色药剂摔在了绳树头上,一阵紫色的烟雾过后,熟悉的一幕再次上演——绳树光着屁股,抱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疯狂的前后摇摆了起来!
  …………
  钢岩谷一角,几间由土遁所建造成的巨大审讯室坐落在此,外观虽然朴素,但透过土墙隐隐散发出的光芒来看,这几间屋子绝对不简单,屋外,虽然每间屋子只有两名忍者守在门口,但是,距离这里不远,最少有十几个上忍围绕在此处,虽然他们都在休息,但透过那十几道隐隐的气息可以判断,他们的注意力一刻也没有离开这里!
  “站住,这里是审讯重地!而且,医疗室在另一边,你们来错了吧?”
  不怪守卫的忍者这么说,实在是周断几个人的造型实在犀利,周断作为队长,自然是不可能担任什么重活,但水门可是一直在背着浑身动弹不得的百掌的,而一旁的绳树也好不到哪里,虽然昨天的伤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因为周断的药剂从而导致天性爆发,再加上周断想要教训绳树,从而少放了提升身体防御的药剂,导致现在的绳树双手捂着裤裆,一瘸一拐的跟着周断,那充满了怨念、愤怒的小眼神从来就没离开过周断的身上!
  一般这个情况,是个忍者都不好意思在外面逛,但周断是什么人,强制性的带着小队一路杀到了这里!
  “是宇智波鹰鸣大哥和日向羽联大哥啊,真是好久不见了……”
  守卫在门口的,是一名开启了两勾玉血轮眼以及一名带着护手的白眼忍者,周断没有理会两人看到自己小队的错愕,直接开口:
  “我是来帮助审问俘虏的,我的队员们身体没事,只是需要休养,但审问俘虏的过程也是宝贵的经验,所以就带着他们来了!”
  宇智波鹰鸣大哥和日向羽联对视了一眼,都没从周断的身上看出什么异样,点了点头,让开了身子:
  “进去吧,好好审问,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我们这么容易就进来了?”
  绳树跟着周断向屋里走去,入口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两旁则是一间间的审讯室,看到周断小队,一名在走廊里巡逻的忍者迎面走来,向着左侧审讯室一指:
  “第一到第六间审讯室里都有人,你们先进哪一间?”
  “哪一间的俘虏的价值最大?”
  周断向着身背两柄短刀的中年忍者开口:
  “江角悠斗大叔,我可是对自己的审问技巧很有信心的!”
  “每个人到这里都这么说,但失望的可不少……”
  江角悠斗撇撇嘴,推开了第三间审讯室的大门:
  “你小子损是在村子出了名的,希望你有方法吧!”
  “我们,这么容易就进来了?”
  从开始到现在,进入过程过于容易,绳树甚至都忘了捂着自己的裤裆:
  “我们不用经过什么搜身,山中一族和宇智波一族的审查什么的吗?”
  “啧,绳树,我知道你对于村里的各项条例不上心,但你无知到了这个程度也太过分了,看来,我有必要在回村后对你进行恶补了!”
  周断无奈的看了绳树一眼,开口解释道:
  “沙忍里特别重要的俘虏被秘密压回了木叶,在这里的俘虏都是放了不可能,杀了可惜,感觉多少有点东西嘴还特别硬的家伙,所以这里并不如在木叶监狱里那么严格,只要不把俘虏弄死,我们木叶的忍者随便谁都可以进来试一试自己的东西!
  但不要以为进来后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周断指了指屋里的两名木叶忍者以及靠在门口的江角悠斗:
  “审讯过程必须在自己人监视下进行,防止你是间谍,或是敌人通过你传递消息等等意外发生,当然了,对于我们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大家进来不费劲,出去也不费劲,但你如果有其他的心思,可是会遭受灭顶之灾的……”
  周断带头向着屋里走去:
  “毕竟,外面的血轮眼、白眼的监视以及那十几个上忍可不是摆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