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四十五章 生活的无奈

  “啊,是周断啊,真是有些日子没见了!”
  看见了周断,名叫水野的乌龟明显很是高兴:
  “今天是有什么事情吗?”
  “对我来说很麻烦,不过对你来说应该还好……”
  周断对着水野向着不远处的排污池示意了一下:
  “这是我们这里的排污池,上级需要我把其中一座处理干净,拜托你了!”
  “哪里,哪里,你太客气了!”
  水野明显对周断拜托的话很受用:
  “龙龟岛上的菜地一直很需要化肥,这座排污池我正好需要呢,看我的吧!”
  水野爬到了排污池的边缘,用右爪拍了拍地面,立时,一个巨大的裂缝出现在了排污池上方,伴随着一道吸力牵引下,不到二十分钟,排污池被吸了个干净!
  “帮了大忙了,水野!”
  周断拿出卷轴,解封出了一袋种子,放到了水野背上的小包里:
  “这是我不久前发现的水果种子,味道一般,但是无毒,你有时间可以试一试!”
  “太棒了,周断,多谢了,我正好空出了一片菜园,正好可以种下它!”
  水野激动的拿头顶了顶周断:
  “我赶不及要把它种下去了,周断,有空去我那里玩啊,我新开发出了一种水果,十分甜美。”
  “嘭!”
  随着一阵烟雾,水野离开了这里,而看着已经离去的忍龟方向与清理干净的排污池,水门、百掌、绳树三人不约而同的眼神炙热了起来,绳树更是舔着脸走到了走到身边:
  “周断,你这忍龟也太好用了,我听百掌说你有防御忍术的忍龟和剧毒忍龟,这回还有了能使用空间忍术的忍龟,简直太厉害了!”
  “嗯?”
  周断绕着绳树转了一圈,看来绳树这小子不光想要《我与上忍女队长之不能说的小秘密》对于自己的忍龟兴趣也是蛮大的:
  “绳树,实话和你说了吧,这些忍龟有强大作用的并不多,很多都是我用药剂提升起来的,而且其中一部分还陷入了沉睡用以完全消化药剂,等它们醒来还有一段时间,而且你不用眼红水野的能力,他有很大的限制的——只能是传送死物,而且只是单向传送,不能瞬间传送体积巨大的物品,单从传送来说,其他通灵兽会比他更好,而且……”
  周断狐疑的看了一眼绳树:
  “你可是千手一族的啊,不说你一代目的爷爷,二代目的二爷爷,族里那么多实力强大的长辈,留给你的通灵兽会少?”
  “到是不少,只是那些通灵兽太狂妄了!”
  绳树气呼呼的怒道:
  “一个个的都说我是脑残,智障,和它们签订契约会给它们带去灭顶之灾什么的,开什么玩笑,我可是未来的火影,带领全村忍者走向巅峰的强者,怎么能被如此侮辱!”
  “不,就目前来看,我觉得通灵兽们所言非虚!”
  百掌在一旁毫不客气的吐了个槽:
  “你真该反省反省了,一个智商连通灵兽都在怀疑的家伙,你真的不觉得羞耻吗?”
  “百掌,你居然侮辱我!”
  绳树恼羞成怒,冲着百掌就冲了过去:
  “看我不教训教训你!”
  “嘭!”
  周断伸腿绊倒了冲锋的绳树,而后一拳头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好了,别闹了,不知道犬冢锐什么时候回来,回来后肯定还会有其他刁难人的任务,趁着现在这段时间,我们要收集一下犬冢锐的资料,我可不想上战场之前被他一直刁难下去!”
  “是!”
  听到了周断的任务,水门、百掌、绳树同时回应,绳树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周断开口问道:
  “我们需要怎么做?”
  “我对于犬冢锐只是有一个大概的了解,这样,我们去犬冢一族的暂时驻地收集关于犬冢锐的一切信息,我们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进入,对外就说是犬冢锐指示我们去犬冢一族购买或是取用什么东西,他们应该不会有怀疑,不用顾忌太多,就算是被犬冢锐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已经是在刁难我们了!
  记住,无论收集了多少信息,两个小时后,都必须回来集合,作战会议事情很多,一般会超过两个小时,但我们时间也不是很多,我们要根据收集到的信息,及时的做出应对策略!”
  “收到!”
  四人互相点点头,随后,化作四道黑影直扑犬冢一族的驻地!
  ……
  “你,你不要过来啊!”
  “嘿嘿嘿,小子,我可是给过你考虑的机会了,既然你不同意,那我就只能用强了!”
  “不,不,我死也不会让你得手的!”
  “别这么说吗,只是让你付出一点儿微不足道的代价,就会让你得到你往日里想都不敢想的资源,高级的忍术,体术,药剂,甚至是禁术,你要你从了我,这些都会是你的!”
  “不,我是不会同意的,我绝不会让你玷污的!”
  “小子,都不用我想,别人会排着队的找我,可你倒好,给脸不要脸,说不得,我只能用强了!”
  上级的压迫,生活的无奈,肮脏的PY交易,听着屋子里的对话,任谁,都会认为这是一幕让人无奈却又自♂由的激情画面,然而,蹲在窗外的周断四人向着屋子里偷窥到的,却是另一番场景:
  一条狼狗,一条萨摩耶,此时,两条忍犬正在旁若无人的进行着愉快的上下前后运动,而另一旁,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少年正痛哭流涕的被犬冢锐踩在地上,动弹不得,眼神里满是绝望的呼喊着:
  “犬冢锐,你不能这样,我的白雪不是你这条破狗可以碰的,你的狗玷污了我和白雪之间纯粹的感情!”
  “犬冢流,你少给我废话,你不是忍犬,你怎么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白雪和我的鬼狼丸是自由恋爱,你看看它们那一脸享受的表情,你就别在一边掺合了!”
  “不,白雪是不会这样的……”
  少年一脸愤怒的看着犬冢锐:
  “你一定是用了什么肮脏的手段!”
  “很抱歉打扰了你们愉快的时光……”
  站在窗外的周断掏出了一瓶药剂,随手向着屋子里扔去,看着淡白色的药剂呈雾状散开布满整间屋子,以及犬冢锐和犬冢流一脸懵逼的表情,周断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犬冢锐,作为对你报复我的惩罚,尝尝我特制的药剂——狗鞭充血药剂以及二哈药剂的厉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