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二十六章 乌鸦嘴

  事实证明,旗木周断的药剂在村子里的影响力过于巨大,即使是认同了周断的日向百掌在药剂面前也选择了拒绝,当然,周断也早就有着心理准备,眼见日向百掌不肯试验自己的药剂,也没有继续强迫,伸手从整理好的忍具里拿出了一个已经损毁非常严重的任务卷轴,在三个人的面前抖了抖:
  “和我预计的差不多,这帮砂忍的家伙的目的,就是摧毁我们所运送的物资,并顺道干掉护送物资的队伍,至于更具体的情报,例如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的行踪、他们共来了多少人、这里距离木叶范围十分接近,他们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到底值不值得,这些要么没有记载,要么已经损坏的不成样子!”
  “周断啊。”
  躺在地上的绳树开口询问道: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看你们的样子,对付那个中忍好像不是特别危险啊,你就没想留着活口?对了,我刚刚那个对手也可以留他一命啊!”
  “你想的太简单了,一般这种类似敢死队一样的队伍,保密性都非常严格,而下忍这种级别的忍者,根本接触不到过于核心的内容,相反,即使下忍得到了一些只言片语的情报,但是准确性非常堪忧,而且会对情报的结论产生非常大的不利影响,而至于中忍……”
  周断深深的看了千手绳树一眼:
  “面对着有危险的敌人时,不要想着去捕获敌人,而是尽可能的消灭不安全的因素,尤其是面对中忍这样的强大敌人,我们不被对方干掉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对方是在过于自信的情况下被我们用了手段硬生生给磨死的,别的不说,如果给了对方一点点儿喘息的机会,对方即使是只剩一口气,也绝对会对我们造成致命的危险!”
  “原来,原来是这样吗!”
  绳树一脸的恍然大悟:
  “周断,看来你懂的不少吗!”
  周断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绳树这个学校的知识都喂了狗的货色,将已经整理好的砂忍的战利品铺开在了地上:
  “看他们所携带的忍具,我更进一步可以肯定这是一支非常纯粹的袭扰物资与追杀部队,他们的忍具即使在追杀我们的途中使用了很大一部分,仍有一些存货。
  看样子,他们几乎是把所有的家底都带在了身上,只有把身家性命全堵在了这一次任务上的亡命徒才会这么干——完成任务,成功回到村子会得到更加丰厚的奖励;完不成任务,那唯一的结果就是直接战死在木叶,留在家里的东西也就都没用了!
  不过这样倒也便宜了我们!”
  周断报出了这堆儿忍具的具体数目:
  “破损的不算,苦无八支,手里剑十二枚,千本二十根,钢丝绳一捆,起爆符四张,一个空白的封印卷轴,兵粮丸四十颗,还有一个B级的范围忍术卷轴,风遁——岚牙,这应该是这名中忍正在学习中的忍术,要不然也不可能带过来,剩余的还有一小堆儿的药品!
  苦无、手里剑、千本、兵粮丸,起爆符我们平分,忍术卷轴水门你先学,学完后给百掌,等回村兑换水系的忍术卷轴,不用管绳树,这货是土豪,钢丝绳也给你,至于封印卷轴和药品我就先保管了!”
  周断说完,把手中的忍具向着其余三人扔了过去,绳树满脸兴奋的接过了自己的一份,但看着周断说了很多,但到了手里其实很少的几件东西,有些疑惑:
  “周断啊,看你说了半天,又是带尽了家底又是背水一战的,这战利品也没多少啊!”
  “你就知足吧!”
  周断回复着绳树:
  “战斗对于忍具的损坏最为严重,而且沿途上这帮家伙可是投掷了一路的忍具,最重要的是,明知会死,谁还好心的给对手留下忍具,他们会疯狂的消耗忍具!
  而且你这家伙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一张起爆符的价值已经很高了好吧,你也搜过他们了,你应该很清楚的发现,你的对手所剩的忍具几乎消耗光了,你就知足吧,要不是看在你搜身的份上,我能分给你一把苦无都是够意思了!”
  “好吧!”
  虽然东西不多,但周断说的也是事实,虽然照预想中有很大的差距,但毕竟是成功获得战利品了,最关键的是在周断他们干掉中忍时出了很大一部分力,自己回村子也可以好好吹一阵子了!
  “好了!”
  没有理会躺在地上傻笑的绳树,看到小队里所有人都已经收拾完毕,周断开口:
  “我们已经花费了不少时间了,刚刚趁休息的时间,我已经通过忍龟,把我们已知的情报传回了村子,虽然没有多少有用的情报,但至少对村子判断这次来袭的砂忍数量有了一些更具体的判断!
  闲话不多说了,既然大家已经调整完毕了,那我们就继续向着汇合点出发!”
  “是!”
  话音落下,四人脸色同时一严肃了起来,化作了四道黑影,同时没入了林中!
  ……
  “诶,好无聊啊!”
  距离与砂忍小队的战斗并没有过去多久,在赶往集合点的路上,被战斗的热血冲昏了脑子的绳树就开始忍不住的抱怨了起来:
  “什么时候才能再出现一队砂忍,让我淋漓尽致的战个痛快啊?”
  “战个痛快?”
  同样在赶路的日向百掌一脸鄙夷的看着绳树:
  “就你那场战斗也好意思叫战个痛快?如果不是周断的药剂,你早被对面弄死了好吧,按照战斗力,我们之中最不希望遇上战斗的也就是你了,你好好活着不好吗?”
  “百掌,虽然你是我的挚友,但我不许你侮辱我!”
  绳树勃然大怒:
  “经历了刚刚的战斗,我已经和以前的我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别说一个下忍了,就是让我面对一个中忍,我感觉自己也完全不怕他!”
  “嘭!”
  前方一道黑影闪过,苦无刺入树干的声音随之响起,周断看了一眼苦无后面绑着的起爆符,眼睛顿时缩成了针尖大小:
  “闪开!”
  “轰!”
  起爆符所引起的巨大的爆炸不但遏制住了周断等人前进的脚步,也让前方等待多时的砂忍追杀小队出现在了周断等人面前,看着对面中忍眼神中流露出的毫不掩饰的杀意,周断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与百掌、水门同时叹了口气:
  “绳树,你可真是个乌鸦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