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十四章 队伍分配

  “不要欺人太甚了,绳树给我换掉,其他人留下!”
  “不可能,人员分配都已经安排好了,周断,身为木叶忍者,你给我服从安排!”
  “你在做梦,留一个吊车尾没关系,但那货可是一个遇事不管不顾就往前冲的吊车尾、哪怕对面是五影都敢硬肛的傻货,带着他,你想让我的小队团灭吗?把那货换成波风水门,我给你保证,我们会是所有下忍小队里杀敌最多的!”
  “周断,你不要想的太多了,目前下忍小队的任务是保证自身安全,拼命积攒经验,不需要杀敌,至于换人的事,你想都不要想!”
  “呵呵!”
  周断露出了一副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哪怕对面是火影,他依然流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火影大人,这些骗热血小孩子的话就不要在我身上用了,而且如果你这么说的话,我会在任务期间把绳树砸晕,让他全程处在昏迷状态,哪怕他将来会受到全村人的鄙视、唾骂、侮辱,我也不会让他醒过来的!”
  “嘭!”
  遭受了无数次重击的桌子又承受了一次致命打击,三代心里的怒火又被挑了起来:
  “周断,你不要太过分了!”
  “到底是谁过分?看我有点实力有点脑子,就把最麻烦的货色丢给我,我要是不整出拔狗毛的事件,你也会硬给我安一个罪名让我带着绳树吧?
  “没错!”
  “我去,你身为一村之影,居然就这么可耻的承认了!好吧,让我带着他也行,你把那个什么户奈羽,给我换成波风水门,我们小队的补给变成其他小队的三倍!”
  “嘶……”
  猿飞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油盐不进的周断,只觉得牙根止不住的疼,猿飞深深的知道,就凭绳树那操蛋的性格,估计全木叶村下忍就周断一个人有办法管得了他!
  自第二次忍界大战以来,木叶先是和雨忍打了一架,本以为是轻松就能解决的战斗,却是被三椒鱼半藏硬生生的消耗了大量的忍者,以至于和比之雨忍更加强大的风之国砂忍开战后,人手严重不足,若非如此,也不至于将刚刚毕业还没来得及积攒经验的下忍直接派上战场。
  说的好听点是下忍进入战场积累经验,说的直白点那就是派了一群炮灰暂时缓解一下吃紧的前线,而能从里面活到最后脱颖而出的绝对十不存一!
  千手绳树,作为一代目火影的孙子,无论是为公还是为私,自己都要保护好他,但是,身为一代火影的后代,绳树还必须得去往战场,这个行为本身甚至比一般人还要严重——身为一代目火影的孙子,连战场都不敢去,这话一传出去,仅仅只是其他人背后的指指点点就足以摧毁绳树!
  自己将毕业下忍分成了直接去往战场和物资配送两波,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去往物资配送小队的都是好苗子,那是为了在去往战场之前先给他们增加一点战场经验,和直接去战场的下忍相比,就这一点儿经验在关键时刻就能让人活下来!
  而这一点,木叶所有的管理层却一致的表示了同意!
  这是优势,但同时也是劣势,既然去往了危险性相对小很多的物资配送小队,那带队的忍者战斗力就不能太多,一条路线上的带队上忍只有一个,这已经是极限,而上忍需要顾及的事情太多,根本无法照看好绳树!
  至于中忍队长,虽然有富裕,给绳树配一个中忍队长也是小事一桩,问题是,仅仅只是中忍级别的忍者管的住,甚至是能控制得住绳树这个问题儿童吗?
  本来对于绳树的战斗力猿飞三代目虽然没有经常关注,但是身为忍者之神——千手柱间的孙子,想来即使是再弱也差不到哪里。
  而且一个处在下忍的年纪却愣是甩出两个A级忍术的存在,任谁都会以为他是天才,但经历昨天绳树的战斗后,三代目对于绳树的战场意识已经深深的绝望了,就他那脑子,到了战场第一个死的绝对是他!
  为了这件事,三代是一夜没有合眼,思来想去,唯一的出路就落在了比绳树还让人头疼的周断身上,但头疼归头疼,最起码周断的每一次行动可都是在占着其他人的便宜,这才是真正让三代动心的地方!
  正愁怎么让这的不肯吃亏的主进套呢,这个不安分的小子就给自己来了一出拔狗毛,但拔狗毛就拔毛吧,周断说的也对,相比一条狗来说,绳树的问题才是最重要的,但好不容易把绳树硬塞给了周断,可这小子居然还要把波风水门要过去。
  要知道,波风水门无论是对于战斗的理解、战场的掌控,亦或是对于敌我双方的判断,都是显示出了其非同凡响的一面,三代可是想好好的锻炼波风水门将其任命为另一小队的队长的!
  一想到原本性格正直,一心为村子的波风水门进入到了周断的小队会受到什么样的荼毒,三代已经不忍心去想下去了,看着一边变成了呆头鹅望天花板的旗木朔茂,三代眼珠子都瞪酸了,可平时最爱为村子奋斗在第一线的旗木朔茂却好似根本没有察觉,旗木溯茂的意思也很明确,您贵为一村之影都管不了这小子,我更没办法!
  一边是村里即将冉冉升起的新星,一边是照顾一代火影的后人,孰轻孰重三代已经不需要去想了,为了村子的将来,三代只能狠狠的一咬后槽牙:
  “周断,波风水门我给你了,但你们小队的补给必须按照平均水平配给,但考虑到你身为医疗忍者,医疗用品的配备可以是其他小队的三倍!”
  几句话,三代几乎是用嗓子眼挤了出来,本想看看周断那混小子心满意足的表情消消气,但看见的,却是周断不知感恩的翻着白眼:
  “切,真小气!”
  空气,骤然压抑了起来,伴随着火影办公室里大量不受控制的查克拉暴动,三代面前的办公桌再也忍受不了持续的摧残,就犹如燃尽的纸片被狂风吹成了粉末!
  只见三代那原本并不出奇的身体骤然拔高了半尺,而右臂更是肌肉虬结的撑破了袖子,伴随着一声“滚”字出口,办公室里只留下了一个小孩型的空洞和透过洞外看到的渐渐飞远的黑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