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七十章 硬核治疗

  二十多张起爆符叠加起来的威力是巨大的,一个巨大的坑洞出现在了原本秋道丁莽所在的地点,而鬼刀迅利,本就不擅长防御的他直接就在爆炸的光辉中化成了渣渣!
  至于秋道丁莽吗,不得不说,既然能在人才济济的木叶都创出偌大一番名头,这个蝶化之术的确是有着真正的厉害之处——一双巨大的蝶翼将秋道丁莽整个人包覆了起来,蝶翼呈亮蓝色,整体由查克拉构成,伴随着蝶翼的展开,周围的空间,似乎都在震颤不已!
  “真不愧是响彻木叶的蝶化之术啊!”
  百掌的眼里满是见到强大忍术的激动:
  “早就听闻秋道一族的蝶花之术的强大,今天终于得偿所愿了,如此近距离的观看这个忍术,真是太棒了,这种查克拉的流动方式,这种查克拉的活跃程度,虽然只是将存储起来的查克拉一股脑的释放,但是这种对突然巨量涌现的查克拉的管理疏导,简直就是难得一见的珍贵教材啊!水门……”
  百掌略带羞愧的对着身边的水门开口:
  “我虽然不想这么说,但队长把秋道丁莽前辈给炸出了蝶化姿态,这可真的是太棒了!”
  “这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珍贵景像!”
  一旁的水门赞同的点点头:
  “由于蝶化状态是秋道一族的最后保命战斗状态,是底牌中的底牌,所以一般情况是见不到的,也只有今天这种情况才会出现,我们真的是赚到了,说实话,观看这个秘术对我也有很大的帮助!”
  “呃……这个……你们真的学到东西了?”
  听到了百掌和水门的谈话,绳树的表情明显很是尴尬:
  “你们学到什么了?”
  “这个吗……”
  百掌和水门对视了一眼,很是“委婉”的回答着绳树:
  “这种东西,我们说了你也不会懂的!”
  “喂,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听了百掌和水门两人的回答,绳树立时就张牙舞爪了起来,同时,还不忘对着身后的周断打着小报告:
  “队长,他们这样对我,你也不管管?”
  “啊啊,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周断随手推开了身前的绳树,快步走到了大坑边缘,看着大坑中心的秋道丁莽,很是不爽的开口:
  “啧,居然还没死吗!”
  “请务必不要说出这么无礼的话!”
  身处大坑的中心,在经历了一场堪称疯狂的爆炸后,秋道丁莽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虽然在紧要关头开启了蝶化之术保护了自己,但爆炸的剧烈冲击以及开启蝶化之术之后对身体的疯狂消耗,使得秋道丁莽几乎站都站不稳了!
  而且还不光如此,虽然蝶化之术抵御住了大部分伤害,但并不代表施术者就毫发无损了,秋道丁莽身上大量流血的伤口无疑是在对在场的所有人诉说着一个事实——秋道丁莽的身体不容乐观!
  当然,这些都无所谓了,当秋道丁莽看到周断手里拿出了两根手指粗细的抽血针头以及加肥加大版的手术刀时,冷汗当时就止不住了!
  “我说周断,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
  周断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是医疗忍者,你现在是一个身受重伤的病人,我当然是为你治疗来了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治疗我欢迎……”
  秋道丁莽艰难的咽了口吐沫:
  “但你能不能把那吓人的针头和手术刀收回去?”
  “秋道丁莽大人,胡闹也是有限度的!”
  看到秋道丁莽如此“质疑”自己的医术,周断当时就不乐意了:
  “急救手册上说的很清楚,在患者伤口多,且出血量大时,对伤口附近的血管大量抽血,严重时甚至可以直接捅进心脏里抽血,这样血流干了,伤口就不会继续出血了!
  而当伤口让患者产生疼痛,刺痒等难以忍受的折磨时,直接进行截肢,这是最完美的方案!
  秋道丁莽前辈,虽然你曾经坑过我,但是,在如此重要的战场上,我还不至于对你进行挟私报复!”
  “你这还不是报复吗!”
  听了周断如此“专业”的治疗手段,秋道丁莽的眼睛都直了:
  “你究竟是在哪里看的急救手册?我怎么不知道这么个急救办法,等等,周断,你冷静一点,我们有话可以好好说的,等等,周断,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啊!!!”
  先是一大坨肉被踹倒在地的声音,紧接着便是利物刺入肉体,而后传来的,便是那一声足以刺破人耳膜的凄厉嚎叫!
  “好了好了,身为一个上忍,只是被抽了一针血就惨叫成了这个样子,你就不觉得丢人吗?”
  周断撇撇嘴,撤开了踩在秋道丁莽后背上的脚,收起了装满了三公升瓶子的血液以及砍掉的六斤秋道丁莽的屁股肉,一脸的鄙视:
  “整个木叶,也就你和自来也最没有契约精神,多大的人了,居然还骗我一个小孩子的烤肉钱,真是丢人,今天算你运气好,我不但不计前嫌的帮你解决掉了难缠的对手,还帮你止血,你就偷着乐吧!”
  “队长,秋道丁莽前辈的血确实是止住了……”
  周断身后的百掌眉毛止不住的跳动:
  “但他伤口周围呈现明显的白色,而且嘴唇也白的吓人,这分明是大量缺血导致的吧,你这治疗也太硬核了吧!”
  “百掌,你是不了解这个家伙……”
  周断拿出了上一回治疗绳树所剩下的白色粉末扔在了秋道丁莽浑身的伤口上,立时,一种熟悉的声音直令不远处的绳树浑身都是一抖,而听着这种声音,周断的脸上满是大仇得报的快感:
  “别看这家伙战斗不怕流血,可一到了让我抽血取样的时候,那叫一个贪生怕死,你别看他刚刚说的义正言辞,你看着吧,如果我不趁着现在给他放血,但凡这货恢复了一点儿的行动能力都会跑的没影!
  哦,对了,百掌,你别闲着,那棵树上有鬼刀迅利的封印卷轴,应该是刚刚战斗的时候被秋道丁莽打飞出去的,虽然秋道丁莽在这场战斗中起了微不足道的作用,但是颠倒黑白可是这帮大人最为拿手的手断了,兴许这个家伙会仗着自己可怜而把战利品拿走!
  那可是我们的战利品,查看一下里面有没有什么好东西,不要让秋道丁莽这个可耻的家伙抢夺我们的战利品!”
  百掌:“……”
  水门:“……”
  绳树:“……”
  秋道丁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