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中忍考试

  看着时间从当天中午一直到了第二天上午,木叶村里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周断不禁疑惑的喃喃自语:
  “不对劲儿啊,我给自来也用的药剂可是从相当珍贵的药材中提取的,不光是蛊惑,对欲望的刺激也是很强大的……”
  周断回忆起旗木朔茂吃了带药剂的饭菜后,因老婆很久之前就被气跑,欲火难耐下,不得不躲在卫生间把手伸向了裤子里的场面:
  “这种药剂即使是茂叔也扛不住,自来也就更不可能靠自己摆脱了!”
  波风水门:“……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水门刚松了口气,这心又提了上来,一方面自己貌似听到了一些传出去会被杀人灭口的事情;
  另一方面,在确定了自来也一定无法摆脱药剂的影响后,担心自来也会不会被纲手毒倒在地,然后被刀子一刀一刀的捅在身上,毕竟,纲手不光医术响彻忍界,用毒那也是一等一的强悍!
  “那个,要不然我们去看看?”
  看着事情陷入了僵局,水门不得不提了一嘴,毕竟自己是自来也的徒弟,即使自来也被干掉了,自己也应该去帮着收尸的!
  “水门,你这个提议很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事情陷入了不清不楚的尴尬局面,周断的心里比水门还要着急,但毕竟是自己先把水门拦在了这里,为了显示自己的胸有成竹,即使再着急,“去看看事情的结果”这句话,也要由水门先说出来。
  然而,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越着急,越是有其他事情一起堵在你的面前,正当周断和水门两个家伙火急火燎的想往村子里纲手的家里冲的时候,加藤鹰,这个许久不见的老师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周断、水门,你们这两个倒霉孩子怎么在这儿?我们找了你俩一晚上了!”
  脸色焦急的加藤鹰抓住了两人的肩膀:
  “中忍晋升测试马上就要开始了,马上跟我走!”
  “中忍测试!”
  水门一惊,这才意识到因为周断的缘故,自己差点错过了中忍晋升测试!
  虽然没有通知,但是每逢大战之后,村子里为了向其他忍村以及大名证明自己的村子没有虚弱,依然强悍,不但不会减少接取的任务数量,相反,还会加大接取任务的数量,但因战斗而消耗掉了大量的中忍也是不争的事实,因此,每到这个时候,村子里都会从下忍里选取实力不俗的下忍补充到中忍队伍里!
  水门对这件事早有预感——木叶先是在雨之国战斗损失了一大批忍者,紧接着就是攻击了比雨忍实力还要强大的沙忍,战场确实损失了不少人,晋级考试如此迅速倒也能理解,甚至水门已经做好了回村就立即回家等待通知的准备!
  但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自己刚进村,没等喘口气,第一时间就被自来也拉着听他一条胆小舔狗悲情的诉苦,然后就是周断的紧急插入,面对着周断的战斗状态以及心系自来也的安危,这两件事加起来,使得心思缜密的水门直接就把中忍考试的事情忘在了脑后!
  中忍晋升测试,这是一个非常珍贵的机会,而成为中忍,是所有下忍的目标,因为这代表着更好的任务资源,尤其是对于水门这样的忍者,明明自己的实力足够,但因为下忍的关系而无法接取酬劳更高任务,这几乎是所有顶尖下忍的心结!
  尤其是这种大战之后需要大量中忍的晋升考试,无论是难度还是繁琐程度,都会大大降低,水门这样的忍者倒不会害怕中忍晋升考试过于艰难,但正常的晋升考试,总归是很麻烦的!
  然而,虽然中忍考试的诱惑很大,但水门还是有些犹豫,毕竟,周断的药剂实在是太恐怖了,水门实在是担心自来也遭遇什么不测想及时的去看看,一想到纲手大人那一拳能粉碎一座山的恐怖拳头,水门就感觉到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自来也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总归对于自己是有恩的,正是自来也的教导,自己才能拥有着不俗的实力。
  与满是纠结的水门不同,在中忍测试这种大是大非面前,周断果断把生死不明的自来也抛到了脑后,毕竟,自来也被暴揍后的惨像可以事后再看,中忍晋升考试则是非常珍贵的机会,他代表着自己可以独当一面、正式成为村子里的一块基石,更好的为村子奉献自己的力量!
  当然了,拥有着中忍的身份,也就意味着可以接更多的任务,赚更多的钱,有权利可以给更多的人下药,不,为更多的人治疗!
  至于说实力问题,周断丝毫没有去在意这一点,别的不说,单说自己的药剂对上忍都能造成巨大的威胁,虽然有一群人为自己打了掩护,但面对着中忍,自己只要拖到药剂成功发作就是自己的胜利,毕竟,这么折在自己手里的家伙也不少,一想到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使用实验中的药剂,周断就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你们这两个家伙真是不让人省心,虽说村子里的结界能在你们第一时间进村的时候就把你们的信息留下,但精确定位所需要的资源还是太大了,村子正值依靠结界警惕其他忍村忍者探查的时候,根本没有经历去在意你们俩,要不是我费劲心力的找到了你们,你们就等着第二波的中忍考试吧,那个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强大!”
  带头狂奔中的加藤鹰狠狠的瞪了一眼身后的两个倒霉孩子,自己负责通知的区域正好有周断和水门,本以为是很正常的通知,结果一去加藤鹰才发现人没在家,由于要通知的人太多,等通知到周断和水门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无奈之下,加藤鹰只能是挨个地方搜查,而这时候正是村子里加大巡逻力度的时候,每过一个区域,非但不能像以前一样借用暗部的力量帮忙搜查,反而是要经过他们的一番审查,解释为什么满村子乱窜!
  自己为了这两个倒霉孩子可以说是费近了心力,可是看着周断那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以及水门那魂不守舍,完全没有听进自己话的样子,加藤鹰顿时感到了一阵心累,仿佛冥冥之中有一只鸭子压在了自己头顶,使自己感到了一丝压力,至于为什么不是其他的东西压着自己,已经郁闷到了极点的加藤鹰已经无暇去思考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