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八十四章 那一抹阴损的笑容

  “最新下发的消息,常固绿洲刚刚击败了与之对战的砂忍,正在打扫战场,而流沙骨地则是与砂忍打了平手,因为我们与常固绿洲的关系,那一边的砂忍也不得不退了回去,现在,我们常固绿洲和流沙骨地的忍者正在向着我们钢岩谷这里集合,而为了保证通往砂忍的路径安全,我们这里已经派出了一小半的忍者去清除砂忍布置下的陷阱了!”
  钢岩谷一角,刚刚回来的百掌拿出了记录的本子,将刚刚记录的信息逐一读了出来:
  “根据两地与我们的距离,以及打扫战场以及休整的时间考虑,他们会在两天后的清晨抵达这里,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两天的空闲时间!”
  “才两天时间,这也太短了,够干什么啊?”
  靠在一棵大树上的绳树一脸的无聊:
  “就算是修炼,这两天的时间也太少了,要我来看,还是在战场上杀敌才能锻炼人,我能感受到,虽然只是在战场上呆了不到一个月,但我已经进步的飞快,这种成长简直比一年的修炼还要管用!”
  “战场上学会的,永远只是技巧,它只会把你掌握的东西融会贯通,真正想要强化自己,还是需要基础,还是要靠平日里的积累……”
  坐在一块石头上的周断告诫着绳树:
  “不用时间长,你再在战场上呆半个月,你就不会感到自己有提升的空间了!”
  “那我们跟着清理部队去清理战场怎么样?一天去清理,一天回来修养,总比在这里呆着要强啊……”
  绳树有些不爽的开口:
  “我平常一次的修炼最少都是四五天的,这才两天时间,刚刚练到状态就要被打断,这种感觉很让人不舒服的!”
  “绳树,你疯了吗?”
  没等周断说话,一旁的百掌就忍不住了:
  “虽然砂忍是撤退时留下的陷阱会有些粗糙,但架不住数量多,而且因为其数量庞大,有些陷阱还联动在了一起,导致危险性进一步提升,那根本就不是我们四个下忍可以解决的,敌人拼死留下的陷阱,你让我们四个下忍去趟雷?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啊……”
  绳树无神的眼睛看着天空:
  “好无聊啊!”
  “绳树,太好了,你没有事!”
  绳树不满的抱怨落下没有多久,纲手那充满激动的声音便已经传了过来,前一秒声音还在远处,下一秒人影已经冲到了绳树面前,在绳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直接将绳树的脑袋埋进了自己的胸口!
  “咕咚!”
  场上同时传来了四声吞咽口水的声音,不谈与纲手一起过来的色鬼自来也,纲手那不经意间的举动,就连平日里心里素质最为强大的水门都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而百掌更是在一边抓着周断的肩膀,对同样眼睛发直的周断开口:
  “队长,我也好想有这样一个姐姐啊!”
  “你就知足吧!”
  周断满是怨念的推开了百掌:
  “我看过你的家庭信息,你好歹还是有一个长的不错的姐姐的,茂叔倒好,生下了旗木卡卡西后,直接就把他老婆气跑了,我不但没有漂亮的小姐姐,就连妹妹都没有,只有一个瞪着死鱼眼,一个不爽就冲人撒尿的臭小子啊!”
  “姐,你别这样!”
  绳树挣扎着把脑袋从纲手的胸口处艰难的拔了出来,这货非但没有享受的表情,反而是满脸通红的吼了起来:
  “姐,我已经是一名忍者了,你这样会让我在其他人面前被耻笑的,一个被耻笑的下忍,是没资格成为火影的!”
  “不,就算你不被其他人耻笑,就以你这个智商,想当火影也有些难啊!”
  周断憋住了心里的一口吐槽,但是周断环视了周围一圈发现,除了纲手和绳树,看其他人的表情,估计也都是这么想的!
  “你这家伙,我不是担心你吗!”
  纲手看着眼前的绳树,眼里满是对于亲弟弟的溺爱:
  “我们父母去世的早,我可就你这么一个弟弟了,我也想早点儿过来找你的,可是与即将到来的砂忍战斗的会议,以及大量的伤员需要处理,我这都是好不容易挤出来的时间来看你的……”
  纲手叹了口气,随即又是在绳树的身上挨处检查:
  “快让我看看,你在战场上没受什么伤吧?要知道砂忍的战斗力是一方面,他们的用毒手段也不容小觑!”
  “诶呀,放开我了,姐!”
  绳树再次从纲手的手下挣脱了出来,看着不依不饶的纲手,实在不想在众人面前当乖宝宝的绳树吓得直接一指周断:
  “我真的没什么事了,周断就是医疗忍者,我在战场上的伤他都帮我治疗好了,而且他更是在战斗结束后为我们小队所有人都检查了一遍,你看,我身上现在连条伤疤都没有!”
  “周断,真是辛苦你照顾绳树了!”
  此时的纲手心里满是感激,作为绳树的亲姐姐,纲手早就知道自己的弟弟战场生存能力低的令人发指,但是因为溺爱,所以自己才一直不忍心特训绳树,而眼下看到活蹦乱跳,连伤疤都没有的绳树,纲手直接把周断也搂进了怀里:
  “周断,你果然不愧是旗木溯茂大人的养子,作为对你的感谢,你想要什么,只要我有的,我都给你弄来!”
  绵软、Q弹,这种足以将自己的头部埋进去的触感让周断感慨万千,以前一直以为这种触感只会存在于小说漫画里,直到现在,周断终于是感受到了这种天堂级别的治愈!
  “果然,老婆就要找腰细胸脯大的,这种享受简直就是殿堂级的啊!”
  周断感受着脸部上的美好,同时,心底的一丝想法,就如同荒原的野火一般,成燎原之势,一发不可收拾,想到了这里,周断艰难的从纲手的怀里露出了一只眼睛,看着站在不远处狂流口水的自来也,在对其露出了一副让人欲杀之而后快的阴损表情后,慢慢的对着自来也,缓缓的竖起了自己的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