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四十章 我有特殊的物资兑换技巧

  “物资兑换点吗?”
  记录的忍者接过了周断递回来的卷轴。放回了抽屉里,随着抽屉上的封印符文一闪而过,记录忍者也露出了放心的表情,语气沙哑的开口:
  “出了门右转,门上有着两支苦无交叉的房子就是,哦,对了,我要是没想错的话,现在哪里应该还排着队呢!”
  “嗯,多谢!”
  周断转过身来,带头向着门口走去:
  “大伙儿该走了,我们还有一堆的破损战利品要兑换呢!”
  “诶?不对啊,周断!”
  周断没走几步,绳树就拦下了他:
  “我记得我没搜寻的战利品不多啊,几乎都是能用的,你又在哪里找了一堆破损的战利品啊?”
  “啧!所以我就说让你平常的时候多听听我的指示,多注意注意我的行动!”
  周断无奈的开了绳树一眼,从忍具包里掏出了一个用灰布包裹了好几层的棍状物体:
  “这是我们最后一个中忍对手,那个使用了禁忌忍术的家伙的卷轴,你之所以没有看见,完全是因为怕我再让你去搜索战利品而躲得远远的,呐,虽然这个卷轴破损了,让其中一部分忍具取不出来,但里边还是能取出不少忍具的,虽然这些忍具都破损了,但也能换取不少的好东西的!”
  “真的?”
  兴奋的绳树一把将卷轴抢了过来,扒开了灰布,里面果然露出了一个红色的卷轴,虽然已经有着很大一部分破损导致实际价值大大缩水,但也让绳树兴奋异常,直接就一口亲在了卷轴上面!
  “呃,绳树!”
  看到了绳树的行为,周断的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流露出了诡异的神情:
  “我们在一起组成小队也有一段时间了,在这个情面上,我给你一个忠告,那就是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你都不要乱亲敌人的忍具,兴许敌人就会在自己的忍具上放点儿什么东西!”
  “嗯?不会吧?”
  看到了周断的表情,绳树本能的察觉到不好,立刻就担心了起来:
  “难道这个卷轴有毒?”
  “呃!”
  周断摇摇头:
  “这个卷轴到是没有!”
  “那难道有特殊的起爆符,我一亲就会爆炸?”
  “这到也不是!”
  “那不就没事了?”
  绳树放心了下来,不满的看了周断一眼:
  “那这个卷轴还有什么不好的?”
  “因为我找到它的地方不好……”
  周断怜悯的看了绳树一眼,语气平静的开口:
  “找到它的地方,是那个使用了禁忌忍术中忍的直肠里!”
  “混蛋,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绳树绝望的看了周断一眼,紧接着再也忍不住,跪在地上就开始干呕了起来!
  “虽然我也看不惯绳树这么不经大脑的行为……”
  一旁的百掌眉毛抽搐的看着周断:
  “但这次的惩罚是不是太狠了,你一开始看他有亲吻卷轴的举动,直接就制止他,告诉他原因不就完了?”
  “一般人的确是用你的办法警告一下就好……”
  周断不屑的撇撇嘴,向着百掌指了指趴在地上还在干呕不已的绳树:
  “你觉得用警告的方法能让这货长记性吗?”
  “……”
  百掌顿时沉默了起来,一秒钟后,百掌拽着绳树的后衣领,带头走了出去!
  …………
  木叶物资兑换处,这是一座狭长的建筑,分成了十几间房子并联在一起,每一间房子开了一面小门,为钢岩谷内的忍者提供着兑换服务,然而,饶是如此,每间门口还是排了不短的队伍,周断没有急着排队,反而是每个队伍都待了一会儿,直到最后,才选择了一支排队人数最少几乎都是下忍排队的队伍!
  “喂,周断,我们为什么要排在这啊?”
  刚刚站定,百掌就询问了起来:
  “其他队伍虽然会时间长了点儿,但恰好证明了兑换公平,你看看我们这个队伍,几乎都是刚毕业的下忍,中忍根本就没几个,这说明里面负责兑换战利品的人员很不靠谱好吧?”
  “嗯?”
  站在一旁的绳树听了这话,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还有这种操作?”
  “当然会有这种操作!”
  周断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绳树一眼,然后向着百掌开口道:
  “一般人的确会被坑的很惨,但是别忘了,我是旗木溯茂的养子,绳树是一代目火影的孙子,我们一个是官二代,一个是官三代,谁的胆子那么大敢坑我们,他们非但不敢坑我们,还要多给一些好处,其他严格按规程执行兑换准则的忍者也就罢了,对于那种坑普通忍者坑习惯了的家伙来说,我们是他们需要跪舔的存在!”
  “你不说我都差点儿忘了你俩的身份了!”
  百掌回忆了一下村子里的二代们,个个都是一脸冷酷,一脸严肃,为了维持家族尊严,为了争取自己当上族长,拼了命的克制自己,几乎不敢有任何飞扬跋扈、贪赃枉法的行为,一个个搞的像是个面瘫一样!
  反过来再看看周断和绳树,一个为了研究自己的药剂,弄得村子上下乌烟瘴气,而且为了胜利无所不用其极,又是下非主流的毒药,又是菊裂千本的,而提到绳树,那根本就是一个智障,要是不说,完全就不知道这俩活宝是官二代,官三代好吗!
  “我说怎么还看见了宇智波家的宇智波富岳和秋道家的秋道丁座了呢,原来如此!”
  百掌点点头,认同了周断的说法,而没有过多久,队伍就轮到了周断四人,周断没有啰嗦,直接带队走了进去。
  “姓名,分属哪支小队,需要兑换什么?”
  屋子中间,是一台用土遁升起来的土桌,一个尖嘴猴腮,眼珠子乱转的忍者坐在后面,看都不看刚刚进屋的周断等人,直直的盯着屋顶,用一种极其不耐烦的语气开口说道:
  “希望你们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如果是一两把破苦无,碎千本,那就不要来浪费我的时间了!”
  “把你的眼睛给我转过来!”
  面对这这名战利品兑换人员,周断顿时露出了严肃的神情:
  “我是旗木周断……”
  周断一把拽住了身旁的绳树:
  “这是千手绳树,我们两个的名字,你应该听过吧!”
  “天啊!”
  听了了周断的话,兑换的忍者立刻把目光调转了过来,立刻犹如见了亲爹一般兴奋的嚎叫了起来:
  “原来是两位大人啊!”
  兑换的忍者丝毫不顾及自己中忍的身份,对着周断和绳树两个下忍,十分没节操的喊出了尊称,要知道在等级森严的忍者世界中,还真没几个有这货这么不要B脸的:
  “我是杉村大和,两位的大名我早就听过了,旗木周断您是木叶的天才药剂师,小小年纪就获得了下级医疗忍者的资格;千手绳树就更不用说了,简直就是木叶的下一任火影吗!
  要知道,我对两位的仰慕简直不能用语言来形容,您放心,您的兑换我一定尽心尽力!”
  “来之前我虽然有这种预感!”
  站在门口的百掌脸庞抽搐的看着另一边的水门:
  “但这么没节操的忍者,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