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自来也,你都不敢强上纲手,你凭什么说爱她!”
  周断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得自来也当时就把手中的酒壶给扔了出去,如此丢人的事迹被人发现,而且发现的人还是最让自己抓狂的周断,自来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还没等自来也钻进地缝,周断那神一般的逻辑当时就把自来也镇在了原地:
  “周断小子,你在说什么胡话?”
  自来也震精的看着周断:
  “强上了纲手,你是认真的吗?且不说这种罪大恶极的犯罪行为,我要是敢对纲手这么做,她绝对会把我轰的渣都不剩的!”
  “不要找借口了,自来也,你这个懦弱的家伙!”
  周断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自来也:
  “别以为我不知道,凭借你的身手,绝对可以轻松制服纲手大人,之所以你每次都会被揍,完全是因为你是个抖M爆表的混蛋!
  有些事情,一旦错过了,就真的拿不回来了,自来也,你要记住,舔狗舔到最后会一无所有的,难道你要把纲手大人拱手让给加藤断吗?你这个喜欢人妻的淫荡家伙!”
  “够了!”
  自来也怒视着周断,双眼布满血丝,脸上呈现出了不正常的红色:
  “我自来也长这么大还真就没怕过什么,不就是强上了纲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你去啊!”
  周断寸步不让:
  “纲手大人现在就在木叶村,你有本事现在就去啊!”
  “师父,冷静啊!”
  周断的一席话,不但成功激起了自来也的火气,同时也深深震惊到了一旁的水门,尤其是看到自来也那不正常的状态,水门更是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蛋疼预感:
  “师父,你现在的状态不对劲儿,队长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你不要当真啊!”
  “你不用劝我了,我意已决,纲手,我今天上定了!”
  能让一直波澜不惊的水门惊吓到这种程度,足可以见自来也的状态已经严重到了什么地步,然而,脸色通红的自来也却丝毫没有在意这些,瞪着两个血红的大眼珠子,直接一手推开了拦路的水门,一个闪身,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队长!”
  自来也的离去所带给水门的震撼是巨大的,水门在原地整整呆立了两分钟,才终于从震撼中恢复过来,看着脸上露出诡异微笑的周断,水门的嘴角止不住的抽搐:
  “队长,你是不是给自来也师父下药了?”
  “是啊!”
  周断一脸的理所当然:
  “我要是不使用药剂,以自来也的性子,怎么可能会这么勇敢吗?
  不过水门,你放心好了,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我也不会太过分的,我给自来也身上下的蛊惑药剂是特制的,只要自来也见到了纲手大人,20秒后就会恢复了,这只是对于自来也前几天在战场上再一次偷走我钱包的小小惩戒,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吗!”
  “20秒后恢复吗……”
  20秒,水门估摸着即使纲手下意识的开始反抗,也足够自来也扒掉纲手的一件外衣了,而这个时候的自来也再恢复了清醒——不敢还手的自来也遇到了暴怒中的纲手,之后会发生什么,水门已经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
  “你这家伙,我倒宁愿你给自来也师父一剂完全蛊惑,让他一天都无法恢复过来的药剂啊,不行……”
  水门的脸上满是焦急:
  “我一定要去阻止师父!”
  “水门,你是知道我的……”
  看着水门焦急的样子,周断果断上前一步拦住了水门,双手七八瓶药剂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辉:
  “木叶村里,唯独对于自来也,我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哪怕对手是你,我也绝不会放你离开这里一步,为此,哪怕付出我的生命我也在所不惜,水门,告诉我,你做好了要与你的战友、你的队长、你的生死兄弟决一死战的决定了吗?”
  “嘶~~~~!”
  水门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眼前狂信徒一样的周断,水门的心里第一次充满了卧槽的复杂情绪,同时也在心里佩服着自来也——连心黑手辣到了极点的周断也敢再次招惹,自来也是真的不知道死这个字是怎么写的吗?
  看着已经拔掉了药剂瓶的瓶塞,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和自己开战的周断,以及其不断瞄着自己裤裆的不善眼神,水门不禁咽了口吐沫,突然觉得自来也身为木叶的精英上忍,一名下级医疗忍者所研制的药剂对他的影响应该没那么大,估计还没遇见纲手就已经摆脱了药剂的困扰,自己才下忍的实力,也犯不上这么为他操心!
  想到这里,水门立刻后退一步表示了自己不再掺和此事,见状,感动不已的周断直接掏出了一瓶清酒,表示水门不愧为自己的好兄弟,为了忍界的正义、木叶村的明天、忍者们的未来,果断放弃自来也是正确的选择!
  同时,周断也收起了自己的药剂瓶、关闭了自己八门遁甲的开门和休门、将手指上套着的苦无和手里剑收进了怀里,再将袖口隐隐指着水门的袖箭按回了卡槽里。
  见到周断如此,水门也是腼腆的一笑,将嘴里含着的钢针吐回忍具包,把缠绕在周断四周的钢丝绳缠起,并示意周断后退两步将其脚下的起爆符收了起来!
  没办法,和周断呆了这么长时间,无论水门是否愿意,这些缺德带冒烟、连自己人都坑的手段已经被周断不知不觉的传染到了水门的身上,这种深入到骨子里的剧毒,是怎么戒都戒不掉的,就在周断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原本性格阳光,光明磊落的波风水门已经与他的人设渐行渐远,渐渐走上了一条脸上笑容灿烂,心里却在想着怎么给对手后脑勺来一板砖的腹黑道路!
  不过这些事情,完全被周断无视了,周断现在的所有心思,全部放在了一会儿自来也能被纲手揍成什么德行的事情上!
  然而,当时间缓缓流逝,从当天中午一直到了第二天上午,木叶村却根本没有发出什么巨大的声响时,周断的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