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六十九章 我有特别的防御方法

  烈日照耀之下,木叶与砂忍厮杀的战场上,一幕“感人至深”的“援助”正在“温情”上演。
  “周断,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你真的不用浪费这么多的起爆符!”
  秋道丁莽一边艰难的控制着敌人,一边努力的想要阻止着周断:
  “你这样做,我的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秋道丁莽大人,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是差那点儿起爆符的人吗?”
  周断看着秋道丁莽,再次拽出了五六张起爆符,一脸的义正言辞:
  “别说我不差这二十几张起爆符的钱了,你看,就是让我再加上几张起爆符,我的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
  “别啊!”
  秋道丁莽的冷汗当时就下来了:
  “我看绳树那小子用忍术就不错,你看看啊,你也是木叶医疗忍者,等绳树查克拉用光了,你给他喝一瓶补充查克拉的药剂不就行了吗!”
  “秋道丁莽前辈,你好歹也是上忍,能极速恢复大量查克拉的药剂,都有着很大的副作用,这一点你也不是不知道!”
  周断再次一脚踹飞了窜到自己面前,想要表示自己释放忍术没问题的绳树,看着秋道丁莽,一脸的为难:
  “三代目把绳树交给了我,我就要为他的生命负责啊,相比之下,才几张起爆符,我还是出的起的!”
  “……周断!”
  感受着身上挣扎力度越来越大的鬼刀迅利,以及周断越来越和善的眼神,秋道丁莽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是认了怂:
  “周断,那天我放你鸽子是我不对,都怪我没有禁住诱惑而去吃了你请的烤肉,但是那真的不能怪我啊,你那抽血的针头都有两个手指头粗细了,你那手术刀都有菜刀那么宽了,你那是抽血吗,你那是取样分析吗,你那分明就是要我命啊!”
  秋道丁莽看着周断那毫不动容的脸色,更是吓到了肝颤,那是二十多张起爆符啊,一般的忍者正面挨一下基本就丢半条命了,虽然自己一族是所有忍者里最抗揍的,但挨了这一下,也是会掉层皮的啊,想到这里,秋道丁莽再也顾不上其他,直接用颤抖的语气说道:
  “周断,对于放你鸽子,我深感罪孽深重,我只请你不要在我与砂忍战斗的关键时刻下手,等到战争结束了,你让我怎么放血都行!”
  “队长……”
  周断小队的良心担当百掌有些看不下去了:
  “秋道丁莽前辈是犯了错误,但他现在好歹也正在为了村子战斗,你这样趁火打劫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再说这事传出去也不好听啊!”
  “放心,他可没脸传出去,你可要知道,他那天到底可是吃了我多少的烤肉,那可是我整整四个月的收入!”
  周断看着秋道丁莽,心中冷笑不已,虽然周断老说自己挣得少,但真实情况是身为旗木溯茂的养子所得到的生活费以及下级医疗忍者所挣的钱,足以让周断与一个实力垫底的中忍所挣取的金钱相持平!
  也就是说,秋道丁莽在干掉了周断相当于中忍四个月收入的烤肉后,愉快的放了周断一个鸽子!
  最可气的是秋道丁莽事后害怕周断报复,直接就接了个监视砂忍的长期任务跑路,如果不是战争爆发,指不定周断什么时候才能碰见他呢!
  周断也不是没想过将这件事上报给村子,可是本着看热闹,同时也想给周断添添堵的三代目直接就把这件事给压了下来!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旗木周断这个村霸当惯了的家伙愤怒不已,从来都只有自己仗着官二代的身份欺负别人,好不容易自己良心发现想要来一回正当的交易,结果却被人放了鸽子,秋道丁莽这个家伙无疑已经触碰到了旗木周断的底线,想到这里,周断再也没有犹豫,直接就把手里的起爆符扔了出去!
  “卧槽,要遭,辣椒丸!”
  周断的所作所为直接让秋道丁莽来了一波三连操作,平时要心里斗争很久才使用的辣椒丸,现在连想都不想,直接就被秋道丁莽扔进了嘴里!
  “我的天,柔拳法奥义——回天!”
  看到周断甩出了起爆符,原本以为周断只是做做样子吓唬秋道丁莽的其余三个小伙伴都惊呆了,百掌一边后退,一边疯狂的用出了防御体术,而身边一直露出温和笑容的水门此时也顾不得笑了,双手结印间,直接一声大吼:
  “风遁——风阵壁!”
  看都身边的队友在危机刚刚显露的时候就做出了最完美的应对,周断在欣慰同伴实力的同时,身形后退,右手向着身后一伸,也是做出了最为强大的防御:
  “木叶高级防御忍术——千手绳树肉身之盾!”
  “嗯?什么情况?”
  原本因为被周断踹了两脚之后,而躲在周断身后老老实实看热闹的绳树直接被周断拽到了身前,而绳树看着周断的这一波神器操作,当时就蒙了,但眼看起爆符的光芒已经亮起,绳树也顾不得许多了,直接下意识的就放出了防御忍术:
  “土遁——三重土丘!”
  “轰!”
  伴随着巨响,二十多张起爆符汇聚的强烈冲击波向着四周急速扫荡,第一时间就冲破了水门的风阵壁,冲击波余势不减,直接冲向了绳树所造出的三座土丘,在粉碎了三座土丘后,冲势终于锐减,在经过了百掌的回天防御后,原本强烈的冲击,终于只剩下了一阵狂风,带着树枝土块劈头盖脸的砸在了绳树的身上,让周断完美的躲过了一劫!
  “队长,你也太王八蛋了吧!”
  经过了树枝与泥土的洗礼,此时的绳树满身的泥土,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也满是细小的划痕,眼神里流露出的满是委屈,看上去弱小、可怜、又智障!
  “我们好歹也是队友,你怎么能老这么坑我啊!”
  “绳树,你怎么能这么想!”
  周断看着绳树,脸上满是被误解的神态:
  “从你进入小队到现在,我是什么样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我所做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有着深意的,从水门的风阵壁,再到你得三重土丘,再到百掌刚刚掌握的回天,以及你最后的肉身阻挡,正是有了这么完美的防御链,我们才只付出了你轻伤,我们毫发无伤的战果,你来说说,我这么做难道有问题吗?绳树,我们是一个小队,都是过命的兄弟,你怎么能这样斤斤计较呢?绳树,你做人不要这么狭隘啊!”
  周断义正言辞的次责绳树,那是越说越是起兴,但是看着绳树越来越怀疑,以及越来越失望的脸色,周断想了想,还是果断岔开了话题:
  “话说,秋道丁莽前辈为了我们木叶,为了干掉砂忍的强大敌人,不惜强烈的要求我用起爆符攻击,以达到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目的,真是让人赞叹不已的牺牲精神啊,我们赶紧去看看,秋道丁莽前辈还有什么遗物留下让我们继承吧!”
  千手绳树:“……”
  日向百掌:“……”
  波风水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