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二十五章 良苦用心

  “水遁——小瀑布之术!”
  “笨蛋,住手,这几个砂忍身上的线索本就不容易寻找,你现在释放了水遁,是想将本就不多的线索彻底抹消吗?
  还有,搜索是要用手的,你拿两根破树枝在干嘛?
  绳树,不要怕脏也不要怕累,你需要认真,喂,他的三角裤不要扔掉,兴许会有一些性格怪癖的家伙在这里隐藏了什么秘密!”
  弱小,可怜,又无助就是此时对于绳树最好的形容词,一开始绳树还在抱怨,时不时的还在对着周断愤怒的咆哮,但是在一系列周断表示并不存在故意恶搞绳树的指令后,绳树就已经崩溃了!
  良久,在周断的指示下,扒光了砂忍所有衣服,甚至连他们的头发都给剃光的绳树完成了搜索,双手沾满了数十亿生命的千手绳树流露出了崩坏的笑容,一指旁边的一堆儿搜索完的卷轴手里剑:
  “周断,我已经完成了我的工作了,呵呵,呵呵呵!”
  “嗯,你辛苦了!”
  看到千手绳树一副被玩坏了的表情,周断也是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是自己的队员,太过分就不好了,想到这里,周断也没有多说什么,拿出了一副手套套在手上,开始检视分辨那一堆儿从四个砂忍身上收集到的东西!
  “……喂,周断,好像有点儿不对吧!”
  绳树看着周断拿出的手套,眼睛当时就红了:
  “为什么你会拿出一副手套?”
  “嗯?”
  周断很是惊奇:
  “面对过于肮脏的东西,我拿出手套翻看有什么不对吗?要知道我可是给你们每人都发了一摞手套的!”
  “那你刚刚为什么不提醒我这么干?”
  “哦,我忘了!”
  “放屁,以你的脑子会存在忘了这种事?你分明就是想折磨我!”
  “好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吗!来,给我释放个水遁,把这些东西清理一下!”
  “卧槽,你他妈还是人吗?你刚刚可是禁止我释放水遁的,为什么现在到了你就可以了?”
  “诶,话可不能这么说啊,一开始我觉得这些忍具还有希望,所以不能被二次污染,但是我现在看这些忍具都已经被脏的不成样子了,即使拿水冲洗也没问题了!”
  “周断,你还有点人性吗?你说的那是人话吗?不行,我要和你拼了,水遁——水弹连……”
  “啪!”
  清脆的声音在绳树脚边响起,绳树低头看去,只见一瓶破碎的药剂瓶摔在自己脚下,而透过那药剂瓶中残留的紫色药水,绳树绝望的发出了两个字:
  “卧槽!”
  犹如烈焰在心中翻腾,无尽的亢奋再次袭向大脑,征服一切的欲望再次点燃了心中的理智!
  其疾如风,侵掠如火,动如雷震!
  待到熟悉的感觉一过,绳树中纵然心中有数,但还是绝望的发现自己虽然抱住了一颗不同的大树,但还是不受控制的对着面前的大树做起了前后动作!
  “周断,我杀了你!”
  绳树发出了濒死野兽的凄厉吼声,而徒劳的吼了五分钟后:
  “周断,只要你现在放了我,我会对你所做的一切行为宽宏大量的!”
  再五分钟后
  “周断,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不会对你的所作所为发出质疑了!”
  “周断!”
  看着周断掏出解药解除了绳树的撸树状态,日向百掌还是心中有些不忍:
  “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过分?我可不这么觉得!”
  没有理会在地上躺死狗的绳树,周断拿出了自己的卷轴,解封了一盆清水,清理着那一堆儿砂忍的忍具:
  “别的不说,如果我不是让绳树,而是让你去清理场上的四具砂忍的尸体,并且用和绳树一样的方法清理,你会去吗?你会有怨言吗?”
  “……”
  “我会去清理,并且不会有任何怨言,因为……”
  日向百掌沉默了一瞬,理解了周断的意思:
  “因为学校的课堂上讲过这些知识,你的命令是完全正确的!”
  “是啊!”
  周断的表情严肃了下来:
  “忍者的世界是残酷的,只是搜索几具不干净的尸体,根本什么都算不上,你之所以会觉得我对绳树做的过头,完全是因为绳树这个遇事只知道往前冲的笨蛋影响了你而已!
  我们马上就要去往前线,相比那里,这次战斗根本不算什么,那里才是战场的绞肉机,说的违心点儿,我们这批毕业生就是为了缓解前线压力的炮灰,只有上忍以上的高级战力才有生存的机会,而我们,只能看命!
  别看我和水门是这届毕业生里的第一第二名,你也是中上游的水平,可绳树那不正常的战斗意识完全可以拖累我们,你也看到了,一开始面对大量的砂忍来袭,轻井上忍让我们撤退的时候,要不是我及时拽住了绳树,这家伙可是还想要和砂忍拼命,并认为在战力悬殊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战而胜之的!
  如此没有脑子的性格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绳树他自己根本没有自己做错了的意识,这才是最要命的!
  我相信,这些东西是绳树根本不会听的,或者他听了也不会在意,那么,我就要把这些东西深深的刻在这个家伙的骨子里,你可以不听,可以不在意,但你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必须给我做出这些事情最正确的应对方法!
  事实证明,我做的这一切并不是毫无作用的!”
  周断对着日向百掌一指躺在地上一脸绝望的绳树:
  “你刚刚注意到了吗?刚刚绳树对我发出的攻击是释放速度更快的D级别的水遁,可不是一开始见面时那释放速度慢的感人的A级别的土遁了!”
  “……受教了!”
  日向百掌看着面前的周断,第一次摆脱了吐槽担当,用语气严肃的开口:
  “周断,当我接到入队通知发现我的队长不是中忍,而是年龄还没我大的同届毕业生下忍时,我心理是很不满意的,但是今天,我日向百掌正式认同旗木周断所做的一切,正式承认旗木周断为我的队长!”
  “百掌,你,我好感动,终于有人可以理解我的苦心了!”
  周断感动的不能自己,几乎就要落泪:
  “终于有人知道我在村子里试验药剂是正确的了!”
  “呃!”
  日向百掌有些发呆:
  “我们说的是一个事吗?”
  “终于有人知道那些药剂的副作用很大,但本身的疗效还是很管用的!”
  “呃,我们还是来谈谈接下来的战斗吧!”
  “百掌,你终于知道了我的实验对象虽然对火影岩做出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但对于村子的贡献来说,火影岩算个屁啊!”
  “喂喂喂,这个我可没认同过!”
  “既然这样……”
  周断看着日向百掌,露出了狂热的表情:
  “我这正好有一瓶药剂,对于提升忍者体质很有帮助,百掌,作为对我的认同,你就喝下它吧!”
  日向百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