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十二章 木叶村忍犬事件

  “茂叔,你就帮我这一次吧!”
  “不行,这么胡闹的要求我怎么可能答应!”
  “茂叔,我马上就要去战场了,前路艰险,能不能活下来就靠那一样东西了,你真的忍心看我死在战场上吗?”
  木叶村,旗木朔茂家里,名为周断的无赖正抱着旗木朔茂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恳求着,然而,已经见惯了周断这种小小聪明的旗木朔茂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开口问道:
  “周断,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为什么不去向火影大人直接要,反而是要靠这些偷鸡摸狗的行为,要知道,看在你这么急切又有充足的理由份上,火影大人说不定会同意你的意见,即使要付出什么代价,我也会帮你的!”
  “茂叔,你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周断看着一脸不为所动的旗木朔茂,继续挣扎道:
  “茂叔,我知道你是相信我的,可是其他人不一定相信啊,火影会认为我是在胡闹,要是那家伙的主人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撕了我的!”
  “不行,其他事情我可以纵容你,但这件事关系重大,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看着对面坚决的样子,周断明白,旗木朔茂是铁了心不同意自己的请求,但是,在忍界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周断也不是吃素的,想到这里,周断一指旗木朔茂,大喝一声:
  “旗木朔茂,既然你逼人太甚,就别怪我不念这些年来的收养之情了!”
  “呵呵!”
  旗木朔茂被逗的一乐:
  “周断,虽然这些年来你进步飞快,但我还真不知道你有什么信心对一个精英上忍发出这样的挑衅,来吧,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招要使出来!”
  见事情已经严重到了这种地步,周断叹了口气,对着旗木朔茂流露出了一丝怜悯,但转瞬间就被自己的意志所掩盖,这里已经成为了战场,为了自己的目标,自己必须不顾一切!
  想到这里,周断一把撕开了自己的衣服,脸上的表情也由不甘迅速转变为了惊恐、愤怒、不可置信与哀求,甚至还强行挤出了几滴眼泪:
  “旗木朔茂,我没想到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
  旗木朔茂莫名其妙,同时,一丝不好的预感隐隐在他心头缠绕:
  “我是怎么样的人了,小子,你把自己的衣服扯开干什么?”
  “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自己不知道吗?”
  此时的周断依然影帝上身,两手捂胸,声泪俱下的怒斥旗木朔茂:
  “木叶精英上忍,人人称赞的旗木朔茂,把我从战场中心捡回来,居然是为了我的美色,幸亏我发现的早,我现在就要把你这一恶行告知全村,让你活在所有人的唾弃之下!”
  “还有这种操作?”
  旗木朔茂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想到这个性格虽然有些让人头疼,但一直对自己极为尊敬的养子居然对自己来了这么一出,如果不是对周断极为熟悉,旗木朔茂甚至都怀疑眼前的周断是不是被人假冒的了!
  身为精英上忍,将突发以及复杂的情报瞬间整理,这已经成为了旗木朔茂的下意识行为。
  首先,周断污蔑自己的事件绝对不会被村子相信,其次,虽然周断自己不在乎名声搞出这一出,但是这件事的影响可大可小,周断是个天才,往后必定会成为木业的高层,如果有人拿这个事件搞事情,对周断也是一大影响!
  好吧,其实想了这么多,旗木朔茂真的是为了周断考虑,真的不是担心有人相信了周断,拿异样的眼光看自己,虽然自己最在乎名声,但真的没有害怕,旗木朔茂默默的安慰着自己,良久,他默默的看着周断,缓缓的开口:
  “周断,既然你的决心如此之大,身为你的监护人,我有必要时刻监视着你,防止你做出什么对木业不利的事情,但是相应的,身为你的监护人,你路上的一切荆棘,我也会想办法为你铲平!”
  …………
  白狼丸身为木叶村犬冢一族里战斗力最为强悍的忍犬,不但享受着所有忍犬的尊敬,同时也享受着犬冢一族最为顶级的照顾——拥有着最健壮美丽的忍犬配种,吃着犬冢一族费尽心力做出的狗粮,身边更是配有两个犬冢一族的族人专门照顾自己,虽然因为战争的原因,照顾人员由中忍变成了下忍,但这依然改变不了自己是最受尊敬的忍犬这一事实!
  听族长说,马上就到了自己上战场的日子,但是白狼丸并没有什么不满,反而十分亢奋,自己强大的战斗力就是从战场磨砺出来的,只有战场,才会让自己的地位不被人超越!
  想到激动处,白狼丸不禁有些口渴,有专门的照顾人员就是好,白狼丸这么想着,像往常一样把头向右转去,然而,想象中一副讨好自己的两个下忍没有谦卑的站在自己旁边,反而是趴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白狼丸的眼珠,瞬间缩成了针尖大小,自己虽然拥有上忍实力,但能击倒自己身边的人而不被自己发现,那这个偷袭者的实力又该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没有起身四顾,也没有匆忙备战,白狼丸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准确的判断——张开大嘴,奋力的准备吼叫示警!
  然而,敌人不光拥有着恐怖的实力,战斗的意识更是恐怖的让狗绝望,白狼丸的嘴角才刚刚咧开了一丝缝隙,立即就被飞来的钢丝绳紧紧绑住,还没等白狼丸做出什么像样的反抗,伴随着后脑的一阵剧痛,白狼丸立即就失去了意识!
  夜已深,凉风袭来,吹动着不知何时出现在白狼丸身旁两人的衣摆,旗木朔茂一手抓着绑住白狼丸嘴角的钢丝绳,一边不住的四处警戒:
  “周断,速度快,犬冢一族对白狼丸宝贝的紧,加之它不日就要前往战场,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
  “放心,茂叔……”
  周断手握手术刀,双手挥动间,舞出了道道残影,而白狼丸那一身浓密雪白的毛发,转瞬间就被周断剃了个精光!
  “就算算上上级医疗忍者,我的手速也是全医院公认的前十!”
  看到周断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旗木朔茂松了口气,可是刚要离开,却是发现周断在白狼丸的两条后腿之间糊着一种绿色的药膏:
  “周断,你这是做什么?”
  “哦,这个呀!”
  周断抓住了迅速凝固下来的药膏的一角,露出了“纯良”的微笑:
  “一种让皮肤光滑的药膏罢了!”
  夜色宁静,伴随着一高一矮两道身影的急速远去,一声惨绝人寰的凄厉狗叫响彻了整个木叶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