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二十四章 绝望的战利品搜索

  “居,居然这么轻易就解决了吗?”
  看着自己艰苦对决的对手,仅仅是一个照面就已经被日向百掌干掉,绳树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原来我是这么弱小的吗?”
  “呃,绳树,你别这样……”
  看到绳树突如其来的人生败犬的样子,日向百掌突然有些不适应:
  “其实我也是占了他和你长时间战斗后,体力和查克拉消耗巨大的便宜!”
  “百掌,你不用安慰我了!”
  绳树收起了往日的白痴模样,语气低沉的开口:
  “这场战斗的真实情况,通过了与对手生死间的战斗后,我已经有了一定的判断,对手还有一定的战斗力,最起码,如果不是实力差距过大,他是不可能被你这么简单就干掉的!”
  “我的天!”
  看到了绳树如此低沉的模样,周断非但没有上去安慰的想法,反而是一脸惊喜的拽着波风水门的衣领:
  “水门,你看见了吧,绳树这个家伙终于是开窍了,原本我还以为,三代目猿飞老头把这货扔给我已经是一步死棋了,没想到啊,仅仅是一场真实的战斗,就已经让家伙知道了战斗的真谛,太好了,这货还有拯救的机会,只要这个家伙的脑子正常了,我肯定能把他由战斗意识为负数的白痴变成一个强劲的战斗力的!”
  “旗木周断、波风水门、日向百掌,你们三个听好了!”
  与往日不同,听到了周断嘲讽的话语,绳树非但没有与其顶嘴,反而是一脸认真的看着三人发出了誓言:
  “我千手绳树,第一代火影千手柱间的孙子、立志成为火影的忍者在此起誓,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做出白痴的举动、再也不会做出智障的行为,我要摆脱菜鸡的行列,成为一名脑子够用,有智商、不再是智障的忍者!”
  “……呃!”
  一直没有说话的波风水门略微抽了抽嘴角,对着旗木周断尴尬的笑了一下:
  “我好像感觉那里有些不对”
  “你别感觉了!”
  看着绳树那充满斗志的口号,周断绝望的开口:
  “就冲他这几句话,这货就还是个智障啊!”
  “喂,周断,你不要太过分了!”
  刚刚发出誓言,就被队友这么看不起,千手绳树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经历了这场战斗,我已经成长了很多,相信再过几场战斗下来,我就会超过你了!”
  “啊,是是是!”
  明显已经不想和千手绳树多说什么的旗木周断打断了他想继续说下去的欲望,指着地上的四具砂忍的尸体:
  “我们的动静闹得有点儿大,我们木叶的忍者兴许会赶来查看情况,但也有可能会招来其他砂忍的追杀队伍,战场上,收集死去忍者的物品也是一项很重要的技能,相信以你的性子,平时肯定没学过这方面的技能,绳树,你把这四具尸体收刮一遍,我们三个在一边儿指导你,你的速度快一点儿,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周断!”
  充满了昂扬斗志的誓言被旗木周断三言两语的就给带过,绳树即使生气,却也毫无办法,毕竟这是宣言,是需要靠自己今后的努力来证明的,其他人不相信自己也没办法,但是,绳树心中的一股火还没压下去多久,听着旗木周断的指示,看着地面上的四具尸体,绳树沉默了一瞬,紧接着,怒火便再也压抑不住,爆发了开来:
  “你是在耍我吗?”
  不怪绳树如此愤怒,场中的四具尸体,只能用惨烈来形容,浑身布满了伤口不算,身上更是铺满了一层散发着刺鼻气味的白色浑浊液体,在输出中战斗,在输出中绝望,最后,更是在输出中死亡!
  而其中那名中忍更是惨不忍睹,即使实在战斗中,还在承受着几只忍龟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这是死后到了地狱都会被人嘲笑一辈子的绝望战绩!
  当然,这种死法也有唯一的一种好处,最起码会阻止一大部分希望对自己死后搜身的敌人!
  千手绳树此时也是这么希望的,然而,他碰上了所有的良心全部喂了忍犬的旗木周断!
  “喂,绳树,动手啊,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看着千手绳树迟迟没有动手,反而还是一副愤怒的样子,旗木周断顿时就不乐意了:
  “绳树,忍者,忍常人所不能忍!你连这么简单的对尸体搜身都不愿意去做,你以后还能有什么成就?从这次砂忍的行动上就可以看出,砂忍村这次是出了大手笔的,追杀的队伍肯定还有不少,我们再次遇上砂忍的追杀部队肯定是有很大几率的,兴许战斗后搜身的时间极其短暂就会再遇上战斗!
  而之后我们要去往战场前线,类似搜身的时间肯定还会更少!
  这是你的第一次搜身,你现在不先积累一些经验,以后兴许就没这种机会了,你就愿意这么自甘堕落下去吗?你看看……”
  周断指着中级砂忍的尸体:
  “那个风之国中级砂忍的尸体还是我不辞辛苦的用钢丝辛辛苦苦拽回来的,一点儿都没有损坏,就是为了给你一个最好的收索环境,难道,你就这么不懂我们的良苦用心吗?”
  “那个,周断啊……”
  日向百掌在周断的耳边低语:
  “那个中忍的尸体是我拽回来的,没你什么事吧?”
  “我知道他是你拽回来的!”
  周断同样在日向百掌耳边低语:
  “看来你也是想和绳树那货一起同甘共苦啊!”
  日向百掌定定的看着周断,愣了两秒,突然之间露出了极其灿烂的笑容:
  “周断,我们谁跟谁啊,一个破中忍,谁拽回来不一样啊,没关系的,我不在乎的,呵呵,呵呵呵!”
  “既然这样!”
  没有理会周断和日向百掌两个人的偷偷摸摸,绳树突然智商在线,提出了一个十分致命的问题:
  “周断,既然你说的这么大义凛然,那么,你先来给我做个示范吧!”
  “……”
  周断看了绳树一眼,露出了非常不可思议的表情:
  “绳树,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这个人了,你觉得,我会做出这么肮脏的事情吗?”
  “那你他妈就觉得我会做这种肮脏的事情了是吗?”
  绳树顿时就抓狂了起来:
  “你个混蛋,凭什么?”
  “就凭你在打不过我的同时,还会被我收拾的十分凄惨!”
  周断双手一挥,六七支不同颜色的药剂瓶再次出现在双手之间:
  “绳树,相信我,如果你不听话,你的下场会比你身边趴着的几个哥们更惨,现在,绳树,回答我,你干还是不干?”
  看着周断手里的药剂瓶,名为千手绳树的忍者顿时回想起了曾经被擼树药剂所支配的恐怖,看着周断那一脸阴狠的表情,绳树咽了口吐沫,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我干!”